设置

关灯

第509章 憧憬之地

《首辅家的长孙媳》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www.50zw.com

    弘复帝的令旨是针对齐王、秦王、周王三个皇子,齐王往岭南,秦王去福建,周王下江浙,职责为监督政令,这着实是个十分宽泛的授职,如何行事该何行事就只看三位皇子的领悟,而考核标准也只有弘复帝心里清楚。

    弘复帝是召见了兰庭,确定兰庭甘愿跟从周王前往南京,圣令才正式任命兰庭为副使。

    “迳勿确定让我一同往金陵?”春归忽闪睫毛问得小心翼翼又犹犹豫豫。

    兰庭顿觉不妙:“辉辉难道不愿随我前往金陵?若你担心外祖父因此又将奔波,大可不必。我早问过了外祖父的想法,老人家说这些年来在铁岭卫,两位舅父以及表兄表弟接触者多为商贾、兵丁,早已荒疏了经义制艺,科举入仕是无望的了,外祖父也不强求。外祖父有亲好故旧,正在金陵城,这回去正好走访,江浙商事繁华倒也更加益于舅父谋业。

    轩翥堂虽说已离金陵数十载,不过金陵仍然为族业根基所在,这回辉辉正好随我一同拜面诸位族老,祭祖祠,登族谱。金陵乃赵门基业所在,人势对于外祖父再振家业当然会有助益,辉辉可不用觉得过意不去,矿务一类政事,我还多请教于外祖父,给予助益亦为情理之内在所不辞。”

    这还真是苦口婆心的好番游说了。

    春归睫毛忽闪:“我说过我不愿去么?我只是难以置信这么快就将动身。”

    太师府里虽然已经不再有人成日里盯着她规行矩步,日子过得完全不存艰辛,但春归却是一个标准“心怀天下”的人,这么上佳的一个跟着兰庭一同见识江浙风情的机会,她若错过才是扼腕叹息。

    兰庭把春归盯着看了好一阵儿,笑意像这季节越来越稀少的凉风缓缓才蕴漾眼底,他唇角刚刚一钩,就探过身去隔着几案轻吻春归的额头,全然不顾此刻他们并不在密蔽的室内,而坐于廊庑底,前头花草相傍的甬道上还有好些婢女正在候令,那眼角的余光一定不曾疏忽两位主人这并不算小的动作。

    只听“哎呀”一声。

    春归应声便伸手一推,同时侧过脸去。

    一个仓促转过来的背脊,一个正看着他们两笑呵呵的女孩儿。

    李琬琰几乎是被妹妹李华英拖着来了廊庑底,春归只见她一面通红的耳鬓,死活还是不肯正脸转过来看人的模样,急得李华英跺脚道:“姐姐这么惊讶做什么?在铁岭卫也不是没过见亲密无间的夫妻!”

    春归瞪了一眼兰庭,但对大表姐的造作也确然几分堵心。

    真要想规行矩步的避嫌,就不该在这时往她的居院硬闯,春归就不信没有奴婢告知大表姐兰庭此时正在斥鷃园,见到了原应避讳的事,更不该“哎呀”喊出声来,大表姐可不是养在深闺从没见过外男的姑娘,理应具备沉着应变的能力,拉着华英先避开就是了——夫妻之间的亲密值得大惊小怪,又不是撞见了苟且偷情的男女。

    她这样惊怪,偏偏还被华英硬拖了过来,直到这时仍然扭捏作态……

    春归深呼吸,止住,不能对大表姐

    抱有成见,毕竟大表姐流放铁岭卫多年,应当包容。

    “大爷还伫在这儿做何?”春归只能继续瞪视兰庭。

    赵大爷被驱逐离场之后,春归才对李琬琰姐妹道:“是我冒失了,琰姐姐英妹妹勿怪。”

    李琬琰终于才愿意转过正脸来:“春妹妹也确然……有失端庄。”

    春归还没说话,李华英又急得跺脚了:“阿姐你说什么啊?表姐就是客气一句罢了,阿姐竟然还真责怪起表姐来,姐夫和表姐在自家居院里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难道还要规行矩步?明明是我们冒失了,无礼的是咱们。”

    她也不管姐姐是个什么脸色,上前就扭了春归的胳膊:“表姐要怪就怪我吧,是我硬拉了姐姐进来,我和姐姐是听说过几日表姐夫和表姐要往金陵去,邀请我们一家同行,赶忙想证实这话真是不真?”

    春归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华英头上挽的小鬏:“真,比真金还真。”

    “这可太好了。”李华英捉着春归的臂膀直晃悠:“祖父从前是在金陵有过一任官,我们常听祖父说起金陵的风致人情,我早就心生向往了,可别说那时在铁岭卫,即便现今到了京城,我仍不敢想这么快就能够去见识见识那龙盘虎踞、六朝古都,江南佳丽地、风雨帝王城。”

    那语态神气,生生地把春归都听得心头发痒痒及眼底了。

    而李琬琰这时也不再执着于早前的窘事,两眼焕发光彩:“我也还记得江雨菲菲、十里烟笼,兰舟深入处,渔歌出芦渚……”

    李华英身子一歪就扭住了自己阿姐的胳膊,笑得眉眼弯弯:“祖父说了在金陵任职时,阿姐才不过三岁,怎会记得金陵风致?阿姐跟我一样也是听祖父说起才生向往。”

    李琬琰大是羞恼地瞪了妹妹一眼,忍了半晌才涨红着脸起身告辞,她们走出十多步春归还见李华英跳脚:“阿姐你拧我做何?”

    菊羞这才凑过来压低声道:“奴婢瞧着李家大姑奶奶心思确然有些不正,也难怪老太太认为有机可乘了。”

    李琬琰时常往踌躇园陪老太太说话,春归当然不会一无所知,只这事她既不好阻止更加没有阻止的必要,外祖家两位舅母都知道老太太和她之间的“过节”,自然是会告诉大表姐,就这样还拦不住大表姐偏偏要去献殷勤,春归又能奈何?

    “这亲好也不是全然基于血缘,更得看有没有这样的缘份,性情不相投,表面上和和气气也就是了,倒也没有必要去迎合,就更不能够让对方相迎合了。”春归刚刚颇有沧桑气地总结完这句关于人情冷暖,就见菊羞“扑哧”一笑转身就跑,她转头一瞧,原来是被“驱逐”离场的赵大爷推开了一面窗,“望穿秋水”地望了过来……

    “完事了?”赵大爷唇红齿白的一笑。

    春归叹一声气,只好走过去,偏隔着窗子站在那儿,斜睨嗔视:“几句话的功夫,大爷就如此不甘寂寞了。”

    “一想到就要和娘子同往金陵,着实期待,只恨不能立即动身。”兰庭今日情绪似乎格外的好:“咱们快快商量预

    备事宜,远行前该得同晋国公府、沈学士府的亲友道别,我想着或许还应该筹办一次息生馆集宴,让万顷兄等几个为咱们饯行,或许辉辉还有嘱咐周王妃的话,还得抽半日空闲另去一趟周王府……”

    兰庭话未说完,春归便经过了窗子挑开门帘进了屋子,三两步过去挨着炕沿儿坐下:“明妹妹不和殿下同往金陵?”

    “原本皇上也没令止周王妃同行,但王妃刚被诊出有了身孕,自然不能经受舟车劳顿只能留在京城。”兰庭笑眯眯的靠过来,肩膀挨着春归的肩膀,心情更加的愉快了。

    “还有秦王的副使是谁?可是魏国公?”

    “魏国公应当不会相随秦王前往福建。”

    “这是为何?”春归挑眉道:“就算魏国公真正辅从者并非秦王,这样做也太过显眼了。”

    “怎么显眼?魏国公交游如此广泛,还怕荐不出个相助秦王一臂之力的副使?而他坐镇京城,就可让秦王免于后顾之忧,在皇上看来魏国公拒绝随往福建方为合情合理。毕竟周王有宁国公在后方掠阵,魏国公怎能不留在京中提防呢?”

    听兰庭这样一说,春归恍然大悟:“言之有理啊。”

    “这场战役将到关键之时了。”兰庭用手指敲了敲春归的膝头。

    春归唇红齿白的一笑:“看大爷这神气儿,我还道您早把这些正务大局忘去了九宵云外,一心一意想着去游山玩水呢!”

    “劳逸结合,方能事半功倍!”兰庭言之凿凿。

    这边厢夫妻两欢欢喜喜说着私房话,那边厢李华英追着李琬琰低声下气地陪不是:“阿姐就莫再怪我了,我只想着表姐又不是外人,说话哪里需要那样小心在意的,才调侃了阿姐两名,要不阿姐再拧我两下解解气?”说着就当真把胳膊递给了李琬琰,还撸了一撸衣袖,手腕上赫然已经有了指甲盖大小的淤青了。

    李琬琰“啪”地打开了妹妹的手,她的眼圈儿倒是泛红了:“怎么就不是外人了,你和她才见过几次就不是外人了?竟当着她的面儿这样奚落我,我才是你的亲姐姐呢。我那年才三岁又怎样,从前家里的境况,我才三岁也能记得清清楚楚,金陵、汾阳、京都,都是铁岭卫那穷山恶水的地方不能比的!”

    “是不能比、是不能比,阿姐就是记得金陵的风致,是我太想当然了……不过阿姐可别连表姐也迁怒了啊,要非表姐,咱们不还得留在铁岭卫么?”要说来李华英是在铁岭卫出生长大,倒不觉得那地方有多么的让她难以忍受,离开前还甚觉得和伙伴们依依不舍,小半程路都愁眉不展呢。不过她也知道祖父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故土,父母与姐姐也都希望能回到关内,所以在家人面前她从来不提对铁岭外的依恋。

    可李华英仍然感激表姐让他们一家获赦,因为从此不再是流徒,祖父老怀安慰,父母欢欣鼓舞,哥哥们也有了新的憧憬与抱负,家人们都为此雀跃,她自然也是开心的。

    姐姐说表姐是外人的确太过了,连姑母都已经过世了,表姐也只有他们一家血缘至亲了。

看《首辅家的长孙媳》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