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零四章

《邪魅总裁独宠娇妻成》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对了南炫,余萱的妈妈的后事准备的怎么样了,这个孩子如今这样,也只有靠你们来帮忙了。”

    丽莲问,然后又想到刚刚冷夏说的话心中在思考着要不要问问占南炫余萱妈妈的事情,她和冷夏俩个人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丽莲阿姨不用担心,余妈妈的后事墨寒已经安排好了,葬礼就在后天,我也希望后天萱萱能够醒过来,我想如果萱萱醒过来,余妈妈在天上应该也不用担心了。”

    占南炫满是深情地握住余萱的手看着她安静的沉睡的容颜,心中在祈祷着。

    “南炫,余萱的身世……你了解吗?”冷夏问。

    占南炫虽然不知道冷夏为什么这么问,不过,他还是如实地回答了冷夏的问题。

    “我听萱萱说过,她是由她妈妈带大的,不过,她们一直都在国外生活,她的母亲带她来到这里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这里才是她母亲的故乡,而且,那次萱萱好像说她母亲告诉过她,她的父亲也在这座城市,只是,她母亲没有明说,她也不清楚。”

    “那她的母亲呢,她母亲叫什么名字?”

    冷夏问,听占南炫这么说,她就感觉更加的可疑了,或许她真的认识余萱的妈妈。

    “余苑”

    “果然是她?原来,她竟有了这么大的女儿。”

    冷夏听到余萱妈妈的名字喃喃自语,看着冷夏的表情,丽莲就知道冷夏的怀疑是对的,她真的认识余萱的妈妈,不过,占南炫就不明白了。

    “冷阿姨,你怎么了?什么是她?怎么回事?”

    “南炫,带我去见见余萱的妈妈吧。”

    冷夏没有回答占南炫的问题,而是想要见到余萱的妈妈,占南炫虽然疑惑,不过,还是带她去了。

    “丽莲,你先在这里陪下余萱。”

    “好的,你去吧。”

    然后,冷夏就在占南炫的带领下来到了放置余萱妈妈尸体的地方。

    她没有让占南炫陪她一起进去,而是自己一个人慢慢走进那躺在床上被白布蒙住全身的人,冷夏慢慢地靠近余苑,眼泪也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她颤抖地揭开了盖着余苑的白布,印入眼睑的正是她熟悉的面容。

    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不过,她还是没有变,余苑她只是年纪大了,她的面容还是依旧那么的妩媚动人,再加上已经为她画过妆的缘故,更加像以前的余苑了。

    “余苑……”

    冷夏用手捂住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是眼泪还是一直就这么的往下流,看到余苑,冷夏的心中甚是难过,真是没有想到,当年余苑的不辞而别,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再次见面,竟然会是这样的场景。

    占南炫在外面等了好久,正在着急冷夏怎么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冷夏走了出来,看着冷夏红肿的眼睛,占南炫知道她已经哭过了,不过,他没有问,只是就这么馋着她回到了余萱的病房。

    安以陌回到工作室之后就开始忙了,她过段时间要参加全国珠宝设计大赛,不过最近又有了那么多的事情,所以她就只能趁有空的时间来工作,来设计属于她自己的作品。

    “安琪,安总裁来接你了。”

    笑笑走进安以陌的办公室对她笑笑,她虽然不知道余萱的事情,不过,身为安以陌的助理,她还是能够知道安以陌的心情的,她知道安以陌的心情最近都非常的压抑,而且,过段时间她还要参加比赛,在这个时候,她只能尽职尽责,希望自己可以帮到以陌。

    “嗯,我知道了,笑笑,你最近那么拼命,为了奖励你,我打算明天给你放一天假哦。”

    对于笑笑的默默支持,安以陌心中非常的感动,听了安以陌的话的笑笑摇摇头。

    “我没事,倒是你,最近心情不是太好,而且,还要参加比赛,才是需要好好休息的人。”

    “好了啦,我没事的放心吧,只是最近朋友出了点事,不过可以解决的,你就听话好好休息,嗯?”

    安以陌坚持,笑笑无奈只能点点头,得到笑笑的回答,安以陌满意地走出了办公室,然后就看到坐在旁边沙发上正在看杂志的安墨寒。

    虽然安墨寒低着头,不过,安以陌看着他怎么看怎么帅,呵呵。

    “走吧。”

    安以陌来到他身边伸出自己的手放到他眼前,安墨寒放下手中的杂志宠溺地接过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掌中,然后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就拉着她走出了工作室。

    “你要参加全国珠宝设计大赛?”

    刚刚在安以陌的工作室里听到员工们在议论,安墨寒就想要求证一下。

    “嗯,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安以陌假装思考了很久才回答安墨寒的问题,安墨寒看到她这个样子也就只是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没有再问什么。

    全国珠宝设计大赛,安墨寒想了想,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大赛是由墨陌国际和烁光珠宝集团联合举办的一场比赛,而最后赢得的前三名就会被这两个集团签约成珠宝设计师,让他们的作品走向世界,只是,没想到,以陌竟然会来参加这场比赛。

    “安墨寒,比赛在三个月后,你说,我有足够的时间准备吗?”

    安以陌歪歪头问开车的安墨寒,安墨寒想了一下,点点头。

    “应该有,现在呢,你就什么都不要想,就为比赛做准备就好了,所有的事情就都交给我。”

    安墨寒知道安以陌现在苦恼的是余萱的事情,还有不到两个月的他们的订婚仪式,不过,这些安以陌都不需要操心,他会解决的。

    “嗯,你说的哦,我会当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问的。”

    “嗯,好。”

    然后,安墨寒就带着安以陌来到了一家沙龙店为安以陌做造型,等会他们要去参加安于擎举办的宴会,不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一点怎么对得起安于擎呢,想到安于擎,安墨寒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墨寒……”

    安以陌看到安墨寒的笑容,心中有点担心和心疼,她担心的是今天晚上会出事,心疼的是要让墨寒就这么面对自己的仇人而不能够杀之而后快,墨寒的心里一定不好受。

    “我没事。”

    安墨寒坐在安以陌旁边的椅子上握住安以陌的手,从安以陌的手心里传来的温度,让安墨寒刚刚全身的冰冷气息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经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安以陌终于打扮好了,简单而俏皮的妆容搭配上血红色的公主裙让人眼前一亮。

    虽然早就知道安以陌穿红色很美丽,不过,今天再次看看还是感觉眼前一亮,不过,看到安以陌这么美丽迷人的样子,安墨寒目光一沉,然后拉过安以陌的手直接把她锁在自己的怀里,狠狠地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

    “怎么了?”

    安以陌感觉安墨寒有点莫名其妙,不过,现在想想,好像每次她去参加宴会装扮好安墨寒都会这样做。

    “不想去了。”安以陌知道安墨寒说的是宴会,不过,她还是不明白安墨寒为什么不想去了呢。

    “为什么呀,不是已经决定正面的面对他了吗?”

    安以陌以为是因为安于擎的原因,不过,这也只是她能够想到的唯一一个原因了。

    “安以陌,你还可以再蠢一点。”

    安墨寒说过这句话在安以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再次敷上她的唇,这一次他很温柔,不过却很深入。

    由他高超的技巧的带入,安以陌也渐渐地迷失了自己,双腿已经无力再站立,如果不是安墨寒紧紧地抱着她,她真的要坐在地上了。

    一吻结束,安以陌已经完全瘫软在安墨寒的怀里了,这个时候安以陌才想起周围应该还有造型师在的,正想要看看可是却发现周围空无一人,整个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了,安以陌这才放心地靠在安墨寒的怀里。

    意识到安以陌的动作与想法,安墨寒露出了一个邪魅至极的笑容,一双桃花眼更是让人神魂颠倒。

    “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不想去了吗?”

    安墨寒拥住安以陌问,在他怀里的安以陌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如果现在她还不知道为什么就真的是笨蛋了。

    “霸道。”

    安以陌退出安墨寒的怀抱,然后看着他笑的邪魅的脸轻轻地说。

    “这不叫霸道,这叫爱懂不懂?”

    安墨寒说着拿起安以陌的包包然后牵过他一的手走出沙龙店。

    “切,自恋狂……”安以陌不赞同他的说法,不过,却随着他的脚步一起走出了沙龙店,然后坐上车俩个人去了安于擎宴会所在地。

    在另一个地方,宴会已经快要开始,来来往往的大人物都一个随一个的进场,安辰昊和管家在外面热情地接待,安墨寒和安以陌已经算是很晚才过来的了,他们过来的时候门口接待的地方已经很少有行人了,而且,管家陈叔也已经进去呆在了安于擎的身边,就只剩下安辰昊一个人在等着还没有到来的宾客。

    “墨寒哥,姐,你们来了。”

    看到安墨寒和安以陌,安辰昊一直提着的心终于在这一刻放了下来,其实,他还真的有点担心安墨寒和安以陌不过来,因为,今天的宴会不只是安于擎再次复出的开始,也是安于擎给他安排的变相的相亲晚会,他也是今天才刚刚知道,所以从开始到现在他就一直在等着安墨寒和安以陌能够过来解救他。

    “人都来完了吗?”

    透过大门,安墨寒能够依稀看到里面的人,他的目光变得更加的深邃,因为他所看到的人都是一些商界的元老,呵呵,真是没有想到安于擎竟然连那些人都请了过来。

    “嗯,就差你们了,哥刚刚我爸还在问我你来了没有,说如果你来了就先去书房找他。”

    安辰昊重复着安于擎对他说的话,他的话刚刚说完还没有得到安墨寒的回答,这边,安于擎身边的陈叔就走了过来,在看向安墨寒和安以陌的时候眼中带有着慈爱。

    “陈叔,好久不见,您身体还健康吗?”

    安墨寒问,对于陈叔他是非常尊敬的,虽然陈叔是安于擎的人,不过,对他和以陌从来都是非常的慈爱,而且,也从来都没有做过伤害他们的事情,甚至有的时候还在暗地里帮着他们。

    “我挺好的,好久不见了少爷,小姐,少爷,这边请,小少爷好好照顾小姐。”

    然后安墨寒和安以陌相视一眼,安墨寒就跟着陈叔来到了安于擎的书房,而安以陌则被安辰昊带到了大厅里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服务员送来两杯红酒,安辰昊和安以陌接过,安以陌拿起手中的酒杯并没有喝而是看向了大厅里来来往往交流的人。

    虽然安以陌叫不出来名字,不过她知道这些人都是商界的人才,安以陌勾勾唇,心中冷冷地笑了,真是没有想到安于擎他这次还真是下了血本,竟然把商界的人才们都给请了过来,当然,她所能够叫的出名字的也就只有占叔叔和旋叔叔,还有就是她的亲生父亲上官年。

    和她同龄的她也就只是知道司夜他们几个,其他的她也不知道是谁,不过,从穿着打扮上就可以看出来肯定不是普通人。

    在人群中,一个红色的身影吸引了安以陌的目光,只见她身穿红色的大长裙,一头美丽的波浪卷自然下垂,眼神妩媚动人,火红的嘴唇更是该死的性感,凹凸有型的身材更是在红裙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迷人。

    上官虹,没想到这么久没有见到她,竟然变化那么大,举止投足之间竟然有着些许的女王气质,不过,她脸上高傲的表情却还是没有变,安以陌笑了笑,不再看她,而是注意到了一个穿着白色公主裙打扮的清丽脱俗的女孩子正向上官虹走去,安以陌认出那个人正是苏洛的妹妹,苏月。

    “以陌姐,我说了这么多你听懂了吗?”

    安辰昊的话成功地把安以陌的注意力从苏月的身上给移走了,安以陌看向了安辰昊,见他全身冒着火气,安以陌充满疑惑,不知道谁惹到他了,不过,她不知道是自己惹到安辰昊了。

    “小昊,你说什么?”

    “以陌姐,感情我刚刚说的那么多你一个字都没有听到。”

    安辰昊深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忍住自己的拳头想要打在安以陌充满无辜的脸上的冲动,安以陌看着安辰昊的表情终于知道自己惹到他了。

    “咳咳,那个,小昊啊,抱歉,姐姐刚刚在想事情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好不?”

    安辰昊忍下自己的怒气,委屈地撇了安以陌一眼然后向安以陌交代了自己的苦恼。

    “你是说,那些女人都是你爸爸给你安排相亲的?”

    听了安辰昊的话,安以陌有点惊讶了,今天不是安于擎复出的时机吗?怎么成了安辰昊的相亲会了勒?

    “小昊,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你爸告诉你的?”

    她可不相信如果真的是这样安于擎会好心地提前告诉安辰昊,果然,安辰昊摇摇头。

    “是我偷偷听到我爸和陈叔的谈话才知道的,以陌姐,你今天一定要救救我,你知道的,如果你今天不帮我,我一定逃不了,难道你想看着你这么可爱的弟弟就这么被别人决定一生娶一个自己都不认识得女人吗?”

    安辰昊满腔得可怜啊,说的无比的凄惨,终于,安以陌被说动了,不过,说动归说动,她也没有什么办法,除非现在安辰昊来个先发制人告诉所有人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有喜欢的人了,否则,谁也帮不了他。

    想到这里,安以陌眼前一亮,然后她又想到昨天晚上安辰昊离开她家时问她的问题,顿时心生一计。

    “来来来……”

    安以陌朝着安辰昊朝朝手,安辰昊靠近安以陌,然后安以陌附在安辰昊的耳朵旁说了自己的想法,安辰昊听着顿时豁然开朗,边听边点头,俩个人就这么熟若无睹地计划着,却不知他们的动作被一些有心人看了去像是在咬耳朵,非常的亲密。

    然后,在安辰昊和安以陌看不到的地方,有嫉妒的目光,有嘲笑讽刺的目光,还有深沉复杂的目光,不过,这些安辰昊和安以陌都不知道。

    “姐,这个办法真的可以吗?”

    听了安以陌的建议,安辰昊虽然赞同,不过心中还是有点不确定。

    安以陌点点头。“放心吧,一定能行的,只要你打死都不从,你爸也没有什么办法,最后也就只能让你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听到安以陌这样说,安辰昊对这个想法的信任度终于增加了,只是,现在问题来了,他去哪里找一个他喜欢的人呢?

    “可是姐,我去哪里找一个我喜欢的人呢?”

    安辰昊这句话一问出口,安以陌刚刚喝到嘴里的红酒就这么一下子都被吐了出来,安辰昊赶紧上前把纸巾递给安以陌,并贴心地拍拍她的后背。

    “咳咳……”

    “姐,你没事吧?”

    安辰昊也知道是自己的错,安以陌抬起头撇了他一眼,然后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顿时让安辰昊找不到北了。

    “小昊啊,你就没有一个喜欢的人吗?”

    他昨天不是还问她女孩子会不会喜欢花,还一脸害羞的样子,怎么今天就成这样了呢?

    听了安以陌的话,安辰昊的脑海里第一个出现的人就是占颜,他被自己吓一跳,赶紧摇摇头,观察到他的变化,安以陌戏谑地笑了笑,她就说嘛,安辰昊一定有偷偷喜欢的女孩子。

    “看吧,我问你问题的时候,你的脑海里第一个出现的人就是你喜欢的人,来来来,告诉姐姐,她是谁呀?我认识吗?”

    安以陌一副八卦的样子,安辰昊想到自己刚刚脑海里的人的容颜,又更加用力地摇摇头,这样安以陌疑惑了。

    心中想着……“难道他脑海里出现的人不是他喜欢的,还是说他自己都不确定喜欢人家?”

    “小昊,你别再摇头了,摇的我脑袋都痛了,赶紧说,那个人是谁?”

    软的不行,安以陌就只能來硬的啦,看来她只有严刑逼供,安辰昊才会老老实实地回答她问题了。

    “没有,姐,我真的没有喜欢的人?”

    安辰昊是打死都不承认,其实,与其说不承认,倒不如说是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有喜欢的人,而且,还是那个人。

    “好啊,那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以后呢你的事不要再找我了哈。”

    安辰昊不肯说,安以陌只能来狠的啦,听到安以陌这样说,安辰昊顿时慌了,安以陌可是他的军师,他不能够没有她的,权衡下来,安辰昊决定如实回答安以陌的问题。

    “姐,我如果告诉你了,你不准笑话我。”

    安辰昊一副小鲜肉的样子,低着头,抠着手指甲,一看就知道他在紧张,安以陌看到他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其实看到他这样,安以陌想到了安墨寒,安辰昊本来和安墨寒就非常的像,只是气质不同而已,她在想如果哪一天安墨寒也做出像安辰昊这样的动作是什么样子,想想就觉得好笑。

    “姐,你确定你问的问题时我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喜欢的人?”

    安辰昊不死心地又问了一边,他自己还是不敢去相信啊。

    安以陌更加确定地点点头,安辰昊看到安以陌点头,更加的怂了。

    “那……如果是男人呢?”

    “什么?”

    这一次,安以陌真的被安辰昊吓住了,幸亏大家都在聊自己的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不然,他们真的丢人了,不过安以陌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呢,现在她只能紧紧地盯着安辰昊,希望他能够回答她他刚刚说的都不是真的。

    安以陌现在是完全混乱了,她虽然不反对同性恋,可是,她是真的不能够接受安辰昊是同性恋啊。

    “小昊,你别告诉我,你……”

    安以陌拉过安辰昊指着他……想要说什么,可是,就是开不了口。

    安辰昊当然知道她误会了,“姐,你放心吧,我才不是同性恋呢,我只是问问。”

    听到安辰昊的回答,安以陌深深地呼出了几口气,然后又坐到了原来的位置喝了口水,压压惊。

    “幸亏不是,我都快被你吓死了。”

    安以陌撇撇他,她可是真的要被安辰昊给吓个半死啊,安辰昊无奈地耸耸肩,一脸无辜。

    “不过,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想到的是个男人,是不是就说明喜欢的是男人呢?”

    安辰昊又再次不死心地问出了那个问题,这次,安以陌非常的平静地点点头,最后,安辰昊垮了,不得不说出自己脑海里想到的人了。

    “占颜。”

    “什么?”

    安以陌好像没有听清一样,也有些许的不敢相信,最后,安辰昊又重复了一边。

    “姐,你问问题时我脑海里出现的人是占颜,你也不敢相信对不对?我就说这是不准的吧。”

    安辰昊说,不过,安以陌这一次彻底地听清楚了,她看了看安辰昊,然后又看向大厅里的众人,从中搜寻到了穿着浅蓝色连衣裙的占颜,她正在占阿姨的身边陪她和别人说话,好像感觉到了有人在看她,她看向了目光的由来,见是安以陌,就伸出手摆了摆,算是打了招呼。

    “小昊,你……”

    “如果姐你说的是对的,那么事实就是这样,我喜欢的人是占颜,姐,晚会要开始喽,我先去计划计划去了哈,哥应该一会就过来了,你先坐会儿。”

    然后安辰昊绅士地在安以陌的脸颊印下一吻,就迅速地逃走了,没错,是逃走了,因为他看到安墨寒正目光深沉,满是杀气地看着他。

    安墨寒走到安以陌的旁边坐下,然后拿出纸巾在安以陌的脸上安辰昊刚刚亲过的地方擦了擦,有点痛,安以陌伸手制止了他。

    “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最调皮了,别擦了,痛。”

    安以陌拉过安墨寒的手放到她的腿上,安墨寒看着被擦的有点红的地方,心疼地在那个地方印下一吻,这才满意地接过安以陌递给他的酒杯。

    “你们说什么呢?那个臭小子兴高采烈的走了,你却在这里失魂落魄的。”

    听到安墨寒的话,安以陌无奈地笑了笑,她哪里失魂落魄了,她明明在思考好不好?不过,爱吃醋的男人你怎么解释都没有用的,不过,想到安辰昊,安以陌感觉还是把他们刚刚的谈话告诉安墨寒比较好。

    “墨寒,刚刚小昊说他喜欢颜姐。”

    “嗯?怎么回事?”

    安墨寒皱皱眉,为毛安以陌说的国语他听不懂,知道安墨寒是这个反应,安以陌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安墨寒,安墨寒听完之后是挺惊讶的,不过,也就只是惊讶而已。

    “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安以陌看到安墨寒只是有点惊讶,然后就没有什么反应了,就忍不住问。

    “这是小昊的私人感情,我知道你担心他,不过,以陌,感情的事情是外人没有办法解决的,小昊他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也是第一次喜欢人,虽然,我们不知道他是因为冲动,还是什么,不过,这一切都需要时间,知道吗?”

    “我不懂,我只是担心小昊和颜姐他们会受伤。”

    其实,安以陌是不支持安辰昊和占颜在一起的,首先先不说占颜是不是喜欢安辰昊,就从他们个人来看,她感觉如果他们在一起了,真的能够幸福吗?

    听到安以陌这样说,看到她苦闷的表情,安墨寒就知道安以陌多想了。

    “以陌,小昊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而且现在颜姐也已经和陆炎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你能怎么样呢?所以呢,你现在就不要多想,等小昊的结果就好,如果他们没有在一起你不要遗憾,如果他们在一起了,我们就只要送上自己的祝福就可以了。”

    得到安墨寒的安慰,安以陌不再多想了,其实,她知道一切都是自己想的太多,不过墨寒说她这是关心则乱,其实也是,不过,很多事情她都没有墨寒想的透彻。

    “嗯,我明白了,墨寒,谢谢你。”

    安以陌窝在安墨寒的怀里,正在这时一阵掌声响起,安墨寒和安以陌俩个人在看向已经聚集在一起的众人正看着楼梯口的方向鼓掌,他们相视一眼,也走了过去。

    伴随着掌声,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手拿着拐杖一步一步有下楼梯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男人看起来四十多岁,很是年轻,只是,那个拐杖和那条走路依旧不是很顺畅的左腿不免让人有些惋惜。

    ------题外话------

    占用了写结课作业的时间写了这些,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多多支持月月,虽然每天并不能让大家尽兴,不过,月月一直都在努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看《邪魅总裁独宠娇妻成》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