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章 重生

《奋斗人生[重生]》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李安宁知道自己不久之后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天来会得这么快。

    他在北京的一家医院里连续住了两个多月,胃癌晚期,其实大家都清楚,他再怎么挣扎也不可能逃脱死神的魔爪。可是祁承偏不信邪,满世界地跑非要找出个名医把李安宁从死神手里拉回来。

    八月三日,天气炎热,那是祁承出国第十天,联系不到祁承的王铃终于舍得来看一眼她病重的儿子,只可惜醉翁之意不在酒。

    “祁承呢?我打电话他都不接,你帮我联系下他。”已经五十岁的王铃仍然打扮得花枝招展,她双手环着胸居高临下看着靠在病床上面色苍白的李安宁,用涂得红艳艳的嘴唇说,“我辛辛苦苦挣钱把你们带大,你不中用就算了,他倒好,关键时刻找不到人了,还认不认我这个妈了?”

    李安宁早就对王铃这个当妈的绝望了,低着头淡淡道:“他出国了。”

    “我知道他出国了,那傻小子明知道你都快死了还在做徒劳功夫,有那些闲钱还不如拿来孝顺我。”王铃尖着嗓子说道,丝毫不顾及李安宁的感受,“我来就是让你帮我找找他,你肯定能联系到他。”

    “找他干什么?”李安宁冷笑着,“又叫他为你还赌债?”

    王铃不耐烦地催促道:“你别管这么多,你现在只需要联系上他就够了。”

    李安宁心底发冷,沉默了片刻冷冷道:“从祁承回到他亲生爸爸身边开始你已经用各种各样的借口要了多少钱了你算过吗?他是个人不是你的提款机,你能不能适可而止!”

    “哟,你长大了翅膀了还学会跟我顶嘴了是不是?”王铃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瞪着李安宁,指着他骂道,“你这小兔崽子,当年你老娘我起早贪黑的挣钱养你们,结果养出了两个白眼狼,哎哟,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说着说着王铃就开始鬼哭狼嚎起来。

    李安宁撇过头闭上眼睛,他实在不想看到王铃这么丑陋的一幕。

    王铃哭天抢地在病房里闹了半天都没有得到李安宁的回应,后来气不过的她又开始砸病房里大大小小的东西。耳边全是噼里啪啦东西摔碎的声音,李安宁一动不动坐在病床上发怔,既没有看王铃一眼更没有出声阻止她的无理取闹。

    最后是闻声赶来的两个护士把王铃劝了出去,王铃像泼妇一样指着李安宁破口大骂,骂他没有孝心连妈都不管。

    李安宁笑容苦涩,他连自己的命都管不了了还怎么去管她?

    八月七日,同事们组团来看望李安宁,鲜花和水果堆满了整间病房,平常冷清的病房里终于有了欢声笑语。在他们来之前李安宁才做完这辈子最后一次检查,半年的化疗还是阻止不了癌细胞的扩散。

    与此同时,同事们还带来了一个消息——顾淳和宋怡萱下周三结婚的婚讯。

    李安宁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但是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感觉心里像针扎似的疼。

    顾淳是李安宁的前男友,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班级、同一个寝室也是同一个公司的,顾淳曾经借着李安宁的肩膀不断往上爬,却在得知李安宁患了癌症后果断与他分手,继而投入对他死缠烂打狂追求的千金小姐宋怡萱的怀抱。

    这天晚上,压抑了许久的李安宁终于爆发了,他砸烂玻璃杯企图用玻璃碎片割腕自杀,但是被查房的护士拦住了。

    八月十一日,李安宁接到祁承打来的越洋电话,祁承说他在美国找到一家医疗技术特别先进的医院,并且那家医院也愿意尝试着替李安宁进行治疗。

    祁承说了很多鼓励李安宁的话,他告诉他一定要坚持活下去,不要放弃希望,他不希望他死。

    如果你死了,那我也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这句话到底祁承都没有说出口。

    但是李安宁没有等到祁承来接他。

    八月十二日早上,李安宁恶心呕吐的现象加重,早餐时他只喝了一小口粥就到卫生间干呕了半个小时,腹部越来越疼痛,那难以忍受的痛处仿佛要把他整个人都吞噬。

    李安宁撑着墙壁跌跌撞撞往病床前走去,按铃在病床上方,他想叫医生来。

    在距离病床只有几步之遥时,腹部疼痛难忍的李安宁摔倒在地上,他的脸惨白得像一张纸,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放在病床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祁承打来的,李安宁单独为祁承设置了另一钟铃声。

    李安宁想站起来,可是疼到抽搐的身体根本没有力气去支撑他站起来,李安宁努力睁大眼睛,视线逐渐变得朦胧不清。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安宁捂着腹部瘫在地上,他已经疼得麻木了。

    连思绪也开始涣散起来,李安宁想到祁承,想到他得知自己重病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想到他东奔西跑为自己找医院找医生的疲惫样,李安宁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他,毕竟之前他从来没有关心过祁承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曾经的他还一度认为祁承就是个累赘,是个拖油瓶。

    如果下辈子他还能见到祁承,他一定要好好对他,李安宁这么想着。

    渐渐地,他就没了意识。

    &

    初秋的天还带着夏季的闷热,火辣辣的太阳挂在天空中,教室里飘着一股难闻的汗臭味。微微发福的中年女老师一只手拿着书本一只手用白色粉笔在黑板上刷刷写下数学题的解析,女老师沉闷的讲题声像催眠曲一样,下面的学生头一点一点地打着瞌睡。

    倒数第二排中间的男生干脆直接趴在课桌上,光明正大睡起觉来。

    忽然,半截粉笔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后,准确无误砸到埋头大睡的男生头上:“李安宁。”

    “安宁。”同桌的男生连忙用胳膊撞了撞李安宁的腰,低声喊道,“安宁,刘老师叫你呢,别睡了。”

    李安宁□□一声,突然袭来的剧烈头痛让他猛然清醒过来,李安宁抬起头发现全班都在看着自己,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整张脸已经黑成了煤炭。

    “李安宁,你家长送你来学校就是让你来睡觉的吗?”老师扶了下眼睛,板着脸凶巴巴道,“站起来,你来说说这道题怎么做。”

    李安宁对老师的话充耳不闻,他表情呆滞地环视了一圈教室,脑袋里还混混沌沌的转不过弯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在医院里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这些人长得好像他曾经的初中同学,还有讲台上那个女老师,不就是他初中班主任的年轻版吗?

    接连不断的疑问让李安宁稍微缓过来的头疼又开始疼起来。

    “李安宁!”被忽视的女老师气得嘴巴都歪了,以前的李安宁不听话就算了,现在竟然变本加厉起来公然无视课堂纪律。

    “不想上课就给我出去,今天一下午都给我在门外站着。”女老师火冒三丈指着门外,“我教过那么多届学生,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么不听话的,不想上学就别来学校了。”

    李安宁发懵地站到教室外面去了。

    李安宁这么一站就一直站到放学,用了一下午的时间他才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已经死亡了,并且现在还重生了,重生回他初中的时候。

    这个世界真是太神奇了!李安宁忍不住感叹道,他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的鬼神传说,可是他重生回了过去又是千真万确的事。

    难道是他其实没有死只是一不小心睡着了,而现在他还在自己的梦境里?

    抱着疑惑的李安宁狠狠捏着自己的手臂,钻心的疼痛告诉他这不是梦境,这是现实,他没有做梦,他是真的重生了。

    确认了这个消息的李安宁激动得双手都颤抖了,上辈子他有过太多太多的遗憾无法弥补,或许是上天怜悯他,重新给了他一次机会。

    这辈子,他一定不能再像上辈子那样傻傻任人摆布了。

    放学后,消了不少气的女老师把李安宁叫到办公室去教训了一顿,李安宁还沉浸在重生的喜悦中,他非常真诚地向女老师道了歉并保证以后他一定会好好学习,女老师见李安宁态度诚恳便没有再说什么了,又叮嘱了几句后便让李安宁走了。

    此时距离放学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放学铃声一响学生们就像得到解放的人民似的蜂拥出了学校,李安宁回到教室收拾了书本才慢慢吞吞往学校大门走。

    空荡荡的校园里只有三四个做完值日的学生嘻嘻哈哈跑过,李安宁缓缓走在林荫大道上,道边郁郁葱葱的树叶变成了枯黄色,秋天已经到了。

    闷热的空气让李安宁额头上渗出一层汗水,他目光怔怔望着前方,这熟悉的场景让他突然感动得想哭。

    李安宁家离学校不算远也不算近,要在学校外面的公交站坐五站公交车,下了车还要走五六百米才到家。李安宁性子安静内向,不管是中学还是大学,朋友都只有那么一两个,所以放学后基本上都是独自回家。

    其实李安宁也不太想回那个家,父亲李德辉在李安宁五岁时因下水救人而去世,伤心欲绝的王铃从那时候起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日没夜地打牌输钱,输了钱就把气撒在他身上。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王铃为了赡养费把失去母亲的祁承领养回家才稍微好转,因为幼小的祁承成了王铃的新出气筒。

    李安宁满腹心思地走出校门,还没走远,就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胆怯的喊声:“安宁哥。”

    熟悉的声音让李安宁动作一滞,转身就看到那道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弱小身影,祁承穿着七分牛仔背带裤,里面是一件黑白条纹长袖t恤,他双手放在腹前紧张地绞着手指,微长的黑发遮住了他一半眼睛,露出白皙的皮肤和削尖的下巴。

    祁承穿的都是李安宁小时候的旧衣服,他就那么局促不安地站在原地眼巴巴看着李安宁。

    李安宁感觉自己呼吸都快停滞了,上辈子他死亡前最遗憾的就是没能再见上祁承一面。

    “祁承。”李安宁朝祁承招了招手,柔声说,“你过来。”

看《奋斗人生[重生]》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