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章 转折

《奋斗人生[重生]》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在所有老师的劝架下,脸面终于有些挂不住的王铃忿忿不平瞪了一眼李安宁,说了句回家再找他算账,然后踩着高跟鞋准备离开办公室。

    当王铃走到办公室门口时,一直沉默着一言不发的李安宁忽然“砰咚”一声跪在李大伯李德义面前,他低着头,垂下的细碎黑发遮住了他的眼睛,只见不多时两滴泪水就滴落在地板上,绽开花来。

    李德义被李安宁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扶李安宁的手臂,却被李安宁倔强地躲开了。

    “你这孩子……真是的,快起来。”李德义显得有些手脚无措,在原地愣了半天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焦急道,“安宁啊,有事起来再说吧,别这么跪着。”

    闻声顿住脚步的王铃也转过头看了过来。

    “大伯,请你答应我一个请求,如果你同意我就起来。”李安宁不禁想到王铃对他的种种,顿时感到无比委屈,连声音都哽咽了。

    “安宁,你先起来,起来了我们好好说,成吗?”李德义劝慰道。

    李安宁还是坚持:“请您先答应我。”

    而这时才从诧异中反应过来的王铃也气势汹汹冲了过来,扬起手就骂道:“你这兔崽子,你老娘在这里你不跪,你跑去跪别人,存心给我难堪是不是?”

    随着王铃话音的落下,那一巴掌就准确无误打在李安宁脑袋上,李安宁被打得脑袋一偏,但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继续坚决地跪在地上。李安宁白净的额头上还留着一道浸着点点血迹的狰狞伤疤,他低眉顺眼缩着肩膀可怜兮兮地跪在那里,连旁观的老师看了都觉得心疼。

    这个学生虽然平时的课堂表现差了点,但是他成绩优异,又积极参加各种比赛,也是个可以塑造的好苗子,再说了,哪怕是自家儿子真的不中用,样样都差,当妈的也哪下得了这种狠手啊?毕竟是自己十月怀胎生出来的。

    老师们都快怀疑王铃是不是李安宁后妈的。

    王铃对李安宁骂骂咧咧了半天发现对方还是无动于衷,提起脚就想向李安宁踹去,所幸被李德义及时拦了下来。

    “王铃,这可是你亲生儿子,有哪个亲妈像你这样恶毒的?”李德义瞪着眼睛愤怒地吼道,他忽然怀疑一周前的晚上李安宁进医院时脑袋上的伤是不是也是王铃造成的了。

    尽管李安宁只是李德义弟弟的儿子,但李德义还是非常心疼自己的侄儿,他和弟弟李德辉感情好,小时候俩兄弟都以优异的成绩考上镇上重点高中,可是贫穷的家里只能供一个孩子读书,最后是分数相对低些的李德辉放弃读书外出打工并挣钱供大哥李德义读完高中还上了大学,李德义一直记着自家小弟的奉献和恩情。

    火冒三丈的李德义没等王铃回答,一把拉起跪在地上的李安宁,说道:“说吧,什么事?只要是你开口的事情大伯我都会帮你。”其实从王铃打骂李安宁还有李安宁默不作声的态度来看,李德义已经能隐约猜出李安宁的请求。

    在王铃不可置信的目光下,李安宁目不转睛看着李德义,一字一顿道:“让我做您的儿子,可以吗?”

    这下不仅是王铃和李德义,连同办公室所有旁观者的老师们都震惊了。

    李德义下巴都差点掉在地上,他缓了缓神说:“什……什么?安宁,你这是说真的?”李德义刚才还以为李安宁只想到他家里住几天看看爷爷奶奶或者让他劝劝王铃,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这么劲爆的话。

    “兔崽子,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最先回过神的王铃抬手又要一巴掌向李安宁打去,睁大了眼睛龇牙咧嘴的表情狰狞得可怖。

    有准备的李德义眼疾手快抓住王铃的手腕,沉声说:“有你这样当妈的,安宁不说出这种话来才怪。从我进门那一刻起你已经打骂过他多少次了?你为什么不反思一下你自己?有哪个母亲对儿子骂出那么难听的话?”

    王铃挣扎了几下无奈李德义力气太大没挣脱掉,她声音尖锐发疯似的大笑几声,随即道:“我要怎么教训儿子关你什么事,我就要打他骂他你管得着吗?”

    “我是安宁的大伯,我当然管得着!”李德义被王铃的话气得脸色铁青,甩开王铃的手当即拉住李安宁,“如果你不好好对待他,我可以以你虐待孩子为由拿走抚养权。”

    “我虐待他?”王铃指着李安宁说,“你问问他,我有虐待他吗?”

    说完王铃狠狠剜了一眼李安宁,她满心以为李安宁会因为害怕她而站在她这边说话,哪知道李安宁抽噎了一声,顿时眼泪珠子就“啪嗒啪嗒”往下低,他仿佛中了魔怔般疯狂地摇着头,声线颤抖道:“她经常打我和弟弟,一旦输了钱就打我们,我不想回去了,大伯,我真的不想回去,你收养我和弟弟好不好?”说着李安宁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紧紧抓住李德义的衣服。

    李德义心里一动,心里一横搂住李安宁的肩膀说:“好,那不回去了,回大伯家去,大伯还嫌家里人少冷清了。”

    王铃眼睁睁看着李安宁和李德义的互相,咬牙切齿骂了几句,最后抵不过众多老师的异样眼神,跺了跺脚满是不甘地走了,走之前还对李安宁放下狠话:“以后别让我在家里见到你。”

    王铃走后,这场无厘头的闹剧才终于收场。李安宁也没有心思继续上体育课了,班主任竟然特例准了李安宁半天假让他处理家事,李德义找了位老师帮他代今天的课后,便带着李安宁离开学校。

    初秋的天气还带着闷热,周一下午两点半,大街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李德义带李安宁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麦当劳店,他给李安宁点了一份分量十足的套餐又斟酌了半天只给自己点了个价钱最便宜的汉堡。

    李德义端着餐盘回到位置上时,李安宁正双手撑着下巴发呆。

    “快吃吧,你肯定饿了。”李德义把自己的汉堡拿出来后,把整个餐盘推到李安宁面前。

    李安宁无精打采地吃了几根薯条,发现李德义三两口吃完汉堡后就看着他没再吃了,便把餐盘推了过去:“大伯,一个汉堡太少了,你多吃点吧。”

    “你吃吧,我不饿。”李德义摆了摆手笑道,片刻后他又忽然说道,“安宁,你给我说说你家的事,我也快十年没有见过你和你妈了,我记得你妈曾经不是这种脾气啊。”李德辉还在世时,王铃是个非常温柔的家庭太太,恐怕是遭受了太大打击才会变成这样。

    闻言李安宁眼神黯淡下来,他把王铃在家里的所作所为详细地跟李德义讲了一遍,并把祁承的事情也交代了一遍。

    “太过分了,王铃怎么能这样对待孩子!”听完讲述后,气愤的李德义一掌拍在桌子上,周围三三两两的顾客全被李德义的动作吓了一跳。

    “大伯,你收留我和弟弟好吗?”李安宁知道李德义的犹豫,只得趁热打铁道,“这样下去我们肯定会被她打死的。”

    “可是……”李德义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道,“安宁,这收养你们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算你爸爸去世了可是你妈妈还有抚养能力,所以就算王铃同意了,法律也不会同意啊。”

    李安宁沉默片刻,说:“那我们先住在你家呢?我真的不想回去了,大伯,你看到了她对我的态度了,她真的会打死我的。”说到后面李安宁变成了哀求。

    “哎……”李德义叹着气,思考了良久才咬了咬牙下定决心,“好,那就住大伯家吧,大伯还是养得起两个孩子。”

    &

    下午三点钟,太阳依旧火辣,李安宁和李德义一起回到四合院里准备收拾收拾东西,顺便带家里的祁承一起走。

    没有人的四合院里静悄悄的,只有院子后面施工地传来打地基的噪音,李安宁从裤兜里拿出钥匙开了门,脚还没有踏进屋子,一张塑料小板凳就被扔了过来,李安宁反应迅速躲开了,凳子被甩在外面的水泥地上。

    然后屋里传出王铃的骂声:“你不是你回来吗?你不是要跟着别人走吗?给我滚,你死在外面了老娘都不会管你。”

    李安宁站在门口没有进去,淡淡说:“我只是回来收拾东西的。”

    王铃没有接话,屋子里静悄悄的。

    “要不然我们直接进去?”后面的李德义说。

    李安宁摇了摇头说:“不了,大伯,我们还在就在外面等吧。”经过上一辈子,李安宁可以说是非常了解王铃,如果这个时候走进去,感觉领土受到侵犯的王铃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来。

    在门外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王铃披头散发地把李安宁和祁承的衣服、书籍、生活用品等全部像扔垃圾一样扔到院子里。

    “你想走是吧?马上拿着这些给我滚。”王铃双手叉腰骂道,“以后你再回来,老娘非把你打到残废不可。”说完王铃走进屋“砰咚”一声大力关上门。

    李安宁不知从哪里捡来一个黑色大口袋,安安静静捡起地上的东西装进口袋里。

    李德义被王铃的泼妇气质震惊得一时间话都说不出来,虽然王铃曾在李德辉去世后的那一段时间变得疯疯癫癫的,和李家两位老人争夺五万感谢金时也尽显泼妇本质,但李德义一直以为那只是王铃不能接受丈夫的死才变成那样,以后会慢慢恢复,没想到她如今竟然成这般不可理喻的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下得了狠心。

    李安宁和祁承的东西本来就少,没几分钟就装完了,李德义把黑色大口袋抗在肩膀,问李安宁:“安宁,你不是说你还有个弟弟吗?”

    “恩。”李安宁点头说,环视了一圈四合院里也没有看到祁承的身影,“我没有看到他,他应该在外面吧。”祁承虽小,但非常聪明很懂得看人脸色,一般王铃心情不好时他很快就躲到外面去了。

    李德义说:“那我们到外面去找找吧。”

    李安宁和李德义把周围可以找的地方都找完了,可惜就是没有看到祁承的身影,通常祁承跑不了多远就会自动回到李安宁身边,可是现在李安宁再怎么呼喊都没有任何回应,身边空荡荡的感觉让李安宁高悬着的心始终放不下来。

    一直到太阳落山了还是没有找到祁承,李安宁越来越紧张,他忽然很担心祁承是不是出事了,他才那么小的一个孩子,遇到危险都没有反抗的能力。

    李安宁紧握着的手捏出了汗水,他目光不停搜寻着四周,担心害怕的情绪让他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祁承,你在哪里?

看《奋斗人生[重生]》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