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章 认亲

《奋斗人生[重生]》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这个年头小镇上已经修筑了一个法院,规模比较小,但是在这个面积不大的小镇上还是很有威信的。法院大多时候是在处理居民的人事纠纷,工作量小,在法院工作的人也乐得清闲,如果真有杀人放火把嫌疑犯告上法庭的案件,那是不可能由这个小法院来处理的了。

    文月和李德义对法律都是一窍不通,所幸文月还有个关系不错的初中同学在法院工作,文月提着大大小小的东西去拜访过几次她的初中同学,那个人念在旧情也愿意帮助她。

    在文月等人收到法庭的通知书之前,被告人王铃就直接找上门来了——不得不说,得知消息的王铃肺都快气炸了,但是她又没有可辩解的理由,毕竟文月他们提供的证据都是事实。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安宁和小承早就是我的儿子了,想把他们要回去,门都没有!”文月双手叉腰气势汹汹把前来闹事的王铃拦在门外。

    文月是个典型的家庭妇女型的女人,在丈夫面前文文弱弱,连说话都不会太大声。但一旦李德义没在,充当顶梁柱的她顿时就变成女汉子了,再加上最近小摊生意很成功,精神和生活上都得到满足的文月自然底气也足了。

    “他们是你生的吗?你的儿子?我呸!说话还要不要脸了,他们是我王铃的儿子!”王铃气得脸都发紫了,狰狞着脸一副泼妇模样地尖声尖气骂道,“文月,不要给你脸不要脸,赶紧把他们给我带出来,不然我闹得你们不得安宁!”

    “好啊,你闹啊,随便闹!”文月冷笑。

    “你……”王铃骂人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面前的文月往后一退,然后砰咚一声关上了门,门差点撞上王铃的脸。怒火中烧的王铃直跳脚,连踢带踹地打着房门,难听的骂声源源不断。

    文月脸色阴郁往厨房走去,准备继续做饭。

    “妈。”趴在客厅茶几上写作业的李宏茂满脸担心地问,“我们不把她赶走吗?要是爸爸回来了被她看到,她肯定又要去缠着爸爸了。”

    文月仔细一想也是,李德义性格老实耿直,很少和人直接起冲突,尤其是对于王玲这样连脸面都不顾的女人,李德义更是无可奈何。所谓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李德义遇上王铃也只有吃亏的份。

    文月正想着要怎么才能赶走王铃的时候,李安宁的卧室门突然被打开,李安宁面无表情从里面走出来。

    “安宁?”文月被李安宁难堪的脸色吓了一跳,连忙说,“安宁你去做你的事情,这里伯娘会处理的。”

    李安宁仿佛没有听到文月的话,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盯着被敲得咚咚直响的房门看了半晌,然后忽然向卫生间走去。

    不一会儿李安宁就出来了,只是手里还端着一个装着满满的水的盆子。

    “安宁,你要干什么?”文月皱眉道,其实她心里也大概猜到了李安宁的目的,但她并没有阻止。

    “宏茂,你来开一下门,我要把这个疯子赶走。”李安宁端着盆子站在门前,沉声说。

    李宏茂应了一声,活蹦乱跳跑了过来,然后在李安宁眼神示意下猛地打开门。

    在李宏茂把门打开的一瞬间,李安宁就把满盆子的水泼了出去。门外的王铃正做出用脚踹门的动作,落了空后一屁股摔在地上,紧接着就是迎面而来的冷水泼得她一身都是。

    此时已经是冬天,被泼了一盆冷水绝对是谁都不能忍受的,更何况小家子气的王铃。

    王铃立即就震惊了,冻得惨白的脸逐渐发红,又由红转绿,又绿转青,最后变得黑紫黑紫的。

    “与其在这里瞎嚷嚷,不如回去好好琢磨怎么才能在法庭上少赔些钱。”说完李安宁迅速举起盆子,王铃想甩在他脸上的巴掌重重打在盆底。

    李安宁看着王铃甩着手,痛得脸都纠结成一团了,心里有了一丝快意,在王铃开骂之前他就关上了门。

    王铃一个人对着门骂了半个多小时,最后骂得筋疲力尽依然得不到回应的她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了,李德义正好就在王铃走后不久回来的。

    李德义不知道王铃来过,文月在厨房做饭、李宏茂和祁承乖乖巧巧坐在茶几上写作业,李安宁在卧室里记他上辈子做过的食品烹饪方法,四个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向李德义提起王铃的事情。

    其实李德义一家和王铃那点破事,周围的邻居私下里都传了个遍,谁是谁非大家都有眼睛看得清清楚楚的,而且李德义夫妇为人耿直又乐于助人,所以任凭王铃在他们家门前再怎么闹,邻居们都装作没有听到看到。

    这几天李德义老是往外跑也是托了李安宁的福,自从听了李安宁的话摆了摊子改善了生活后,李德义和文月对李安宁的话也算是听得进去了。

    李安宁花了很大功夫劝说李德义和文月把目光放长远一些,不要只满足现状,又分析了一大堆开店的利弊——当然在李安宁口中是利远远大于弊。最后李德义和文月都被说得有些心动,于是这几天李德义都在潜意识打听门面的价格。

    很快一个学期就结束了,李安宁和祁承和李宏茂都放了寒假,同时他们也收到消息,法庭将在下周二开庭审理他们的诉讼请求,文月的初中同学看了证据后都十拿九稳地说他们绝对能赢官司。

    过年的气氛逐渐笼罩而来,终于不在是记忆中和王铃一起战战兢兢地过新年,李安宁的心情是从未有过的晴朗。

    时间在流逝,生意还是要做的,学校放了寒假就等于是没有了客源,李德义只好重新打听了一处离家里比较近的工厂门外卖炸酱面。小镇上只有两个工厂,而且都是工人数量很多的大型工厂,工人们和学生一样,每天早上起了床就匆匆来上班了,很少有时间在家里做早饭的,所以在工厂门外摊贩上买早饭的人更多。

    文月和李德义在家里休息了三天就开始忙活了,李宏茂非要拉着祁承每天早上跟着去帮忙——一个学期的相处下来,李宏茂总算不像之前那样对李安宁和祁承格外冷淡了,他开始慢慢接受了他们。

    祁承起初还不愿意,他只想和李安宁黏在一起,但在李安宁的要求下,他还是扁着嘴巴满脸委屈地跟着李宏茂走了。

    独自一人的李安宁有了更多时间和自由去打探小镇上的行情,他用了两天时间再次把小镇逛了个遍,这次他总算想起来了当初他遗落了什么,那就是政府的拆迁。

    没错,就是拆迁。李安宁记得上辈子就在这两年内,政府会对南边进行大规模拆迁。南边是小镇最落魄的地方,可以说是小镇中的贫民窟了,房子摇摇欲坠看起来非常破旧。所以政府才打算从南边下手,把破旧的平房拆了,重新建造商业圈。

    当然那个原本就算再便宜都没有人愿意去买的地段,最后竟然变成了小镇最繁华的地方。

    现在国家还没有对买房进行限购,也就是说在二零一零年之前挣够了钱在那里买上几套房子,日后绝对可以大赚一笔……前提是得有钱买房……

    李安宁顿时又忧愁了。

    同时那边李德义和文月也犯起愁来,不知道该说有缘还是怎么的,他们在工厂外摆摊时竟然又遇到了李老两口,李老两口显然比他们先到这里来,看到他们后立即摆出一副戒备的嘴脸。

    而让李德义和文月更郁闷的是,这李老两口竟然也改卖炸酱面了,只是他们压根不懂炸酱面的做法,只能跟着李德义和文月的做面方法学,再加上他们的偷工减料,做出来的炸酱面自然是无人问津了。

    所以李德义一家人一去,就抢了很多人的生意,其中把恨意表现得最明显的就是李两老口了,碍于对方是老人,文月除了过过嘴皮子也不能做出什么来。

    两边都在愁的时候,在开庭前一天,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的王铃竟然又找来了,只是这次她终于不再是单枪匹马,她还带着李安宁的外婆舒中华。舒中华和王铃长得七分像,即使脸上长了许多皱纹还是能看出她曾经的清秀美丽,只是这种美被她表现出来的尖酸刻薄磨没了。

    跟在王铃和舒中华身后的是两个五大三粗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保镖面无表情分别立于她们两侧,仿佛两座巨大的山一样无形中给李安宁一方增添了许多压力。

    在看到舒中华时,李安宁心里就暗叫糟了,逃避了这么久,他害怕的一天始终是来了。

    李德义见李安宁面色惨淡,便搂住他的肩膀拍了拍,低声安慰说:“没事,有大伯在。”

    李安宁摇了摇头,心想这不是李德义能解决得了的了。

    气势嚣张的王铃狠狠瞪了一眼李安宁,这次她终于没有像以前那样张口就开骂,而是和舒中华默默退到了旁边,一直被挡在后面的席华盛总算是出现在李安宁眼中。

    席华盛是祁承的亲生父亲,祁承是他婚外/情的产物,只是可怜的祁美优压根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喜欢着的情人其实是个有妇之夫,在得知自己被席华盛欺骗之后,祁美优也毅然决然选择离开。

    祁美优临死前除了希望祁承能快快乐乐长大外,还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席华盛永远别找到祁承。

    只可惜,恐怕这个愿望如今不能实现了。

    此时的席华盛比李安宁记忆中还要年轻很多,上辈子的席华盛是在祁承大学时才找到他的,没想到这辈子提前了将近九年。

    “你好,我姓席,是祁承的亲生父亲,我这次来是想带他回去。”在李安宁五味杂陈的眼光和李德义疑惑的目光中,席华盛英俊的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看《奋斗人生[重生]》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