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章 决定

《奋斗人生[重生]》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什……什么?你说你是谁?”李德义一直以为祁承的生父早就去世了,现在忽然冒出一个男人来说要带祁承走,李德义自然是震惊得不行。

    “我是祁承的父亲。”席华盛大大方方再次重复一遍,那一脸坦荡荡的表情里一点都看不出来祁承是他的私生子。

    李德义还是有些不信:“小承什么时候有个爸了?我怎么不知道?”

    “大伯,先让他进来再说吧。”李安宁扯了扯李德义的衣服说,“其他的事情我们进去说,别一直在门口站着。”

    李德义抓了下头发,侧过身子郁闷道:“请进。”

    席华盛点了点头,随后迈开步子走进屋,旁边两个保镖立马跟在席华盛身后,从李德义和李安宁中间挤了过去。

    “等等!”李安宁伸手拦住也跟着准备进屋的王铃和舒中华,脸色冷淡毫不客气道,“你们就免了,有多远滚多远吧。”

    此时席华盛和李德义已经坐在沙发上,席华盛对其中一个保镖使了个眼色,那个保镖立马面无表情从提着的公文包里掏出一张支票。

    而门口。

    “兔崽子,你想造反了?连你妈都不认了?”王铃尖着嗓子说。

    和王铃长相相似的舒中华也在后面跟腔:“安宁啊,你妈一个人辛辛苦苦把你们养大,你们倒好,吃里扒外跑到别人家来了?你们想过你们妈的感受吗?”

    李安宁对王铃的耐性早在她为了钱强行把祁承拖走那一刻就磨光了,如果说对讨厌的人李安宁还能做到漠视的话,那对王铃和舒中华,李安宁已经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滚。”李安宁简单扔下一个字,看也不看她们一眼,往后退了一步就要关门。

    王铃眼疾手快抓住门,铁青着脸就要开骂了,她嘴里除了脏话和咒骂的话好像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狗东西,白眼狼,你这样对我会遭天打雷劈的!”

    “谢谢祝福。”李安宁冷冷淡淡地说完,他也不管王铃的手还抵着门,一用力就要把门合上,王铃的手顿时被狠狠夹在门缝里。

    “啊——”王铃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连忙抽出手,手背上赫然出现一道红印子,王铃疼得眼泪花子都开始在眼眶打转了。

    李安宁仿佛没有看到王铃的手被夹到,第一次没有关上门第二次便更加大力的砰咚一声把门关上了。

    随后李安宁走到沙发前在李德义身旁坐下,李德义和席华盛不知道谈到哪里了,两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没有说话一直僵持着。

    “大伯。”李安宁喊了声。

    “安宁,你先别管这里,进房去写作业吧。”李德义烦躁地说,他忍不住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烟和打火机,把烟叼在嘴上,拿着打火机正要打火时,嘴里的烟忽然被抽走了。

    李安宁把烟放在茶几上,淡淡道:“我是祁承的哥哥,我有权利坐在这里。”

    席华盛忽然笑了笑,打破僵局说:“既然我来了这里也不想和你们绕弯子了,如果不是祁承现在在这里生活的话,我也不可能找到你们,严格意义上来讲,你们对祁承的去留没有决定权。”

    “那谁有决定权?王铃?”李安宁看了一眼被保镖放在桌上的支票,那张支票一直没有被人动过,“你也是用这种方法说服王铃带你们来这里找我们的?”

    席华盛目光深沉看着李安宁,不语。

    “好了,别说了安宁,你先回房去。”李德义把手里转着的打火机扔到茶几上,他推了推李安宁的肩膀,“大人的事情你小孩就别管了,小承现在也是我的半个儿子,你放心,我不会轻易把他让出去的,就是玉皇大帝也不行。”

    “不,大伯。”李安宁忽然说,“如果他是真心诚意来接祁承回去,那就让祁承跟着他走吧。”

    李德义诧异地瞪大眼睛:“安宁?你说什么……”

    席华盛也有些吃惊,他打探到的消息可是李安宁和祁承的关系好得不得了,没想到李安宁这么容易就同意他把祁承带走了,来之前席华盛可是做好了看到李安宁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准备。

    “我说让祁承走。”李安宁抬起眼睛正视席华盛——这张和祁承十分相像的脸,他抿了抿唇,此时此刻心里像是针扎一般的疼,尤其是想到祁承即将离开他……可是主动提出来总比被席华盛不择手段逼着答应好,而且祁承那么聪明还那么小,如果他有更好的条件和空间可以发展,为什么不放手?又不是一辈子都见不到面了,他可以彼此都稳定了再去找他。

    “你这是说真的?小承可是你弟弟。”李德义知道李安宁和祁承感情好,尤其是祁承对李安宁特别依赖,“如果小承知道的话,他肯定不会同意跟这个人走,况且我们连这个人的身份都不知道……”

    席华盛适时递了一张名片给李德义:“这是我的名片,目前我在北京盛世电子集团就业,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可以打电话去盛世公司咨询。”

    李德义狐疑地接过名片,顿时就被“总经理”三个字震住了。盛世公司规模宏大,小镇上很多人都在用盛世公司生产的电子产品,李德义当然知道盛世公司如何高大上,只是这个男人竟然是盛世公司的总经理?!

    李安宁思考了一下又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太欠考虑了,他经历过一世,自然很清楚席华盛的家庭背景为人性格,也知道上一世的席华盛是多么看中祁承这个唯一的儿子,就算祁承想要天上的星星,恐怕他也要买个火箭摘了来。

    但是李德义对席华盛一点都不了解,有防备心里是肯定的,他也不可能就凭席华盛和李安宁的三言两语就同意祁承被带走。虽然李德义确实没有权利留下祁承,但几个月的相处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孩,他也会出自己的一份力尽量保护祁承。

    “这样吧,我们先想一想,三天内给你答复。”李安宁一边说话一边淡定地拿起放在桌上的支票揣进自己兜里,“哦还有,我猜王铃肯定向你编造了一大堆谎言来掩盖她的罪行,不过我还是想让你看看这个。”

    说完李安宁回到卧室里拿出一份装订好了的材料,甩到席华盛面前的茶几上,表情冷淡俯视着他说:“这些都是王铃殴打祁承的证明,里面还夹着照片,而且这还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我们告王铃虐待我们的官司就在明天上午九点钟开庭,如果你感兴趣可以作为亲友团来看看。”

    席华盛迅速拿起材料草草翻了几页,一张俊朗的脸霎时被阴云笼罩,纸张在他手里被捏得变形。

    等到席华盛带着满身戾气离开后,李安宁才添油加醋、真假结合地把席华盛和祁美优的感情纠葛以及祁承跟着席华盛走的好处统统告诉李德义,李德义震惊祁承身世的同时又更心疼这个可怜的孩子了。

    李德义知道就算自己再反对也不可能阻止祁承和他生父相认,说白了他现在还只是个外人而已。所以在李安宁的分析下,李德义留下祁承的心也越来越淡了,说不定让祁承跟着席华盛走是一条更好的出路。

    “那你要怎么和小承说?”李德义担心道,今天早上文月要带感冒了的祁承和李宏茂去医院看病,走之前祁承还因为李安宁不能陪他而闷闷不乐,“小承那么黏你这个哥哥,说不定他不会跟那个半路出来的父亲走。”

    “如果有更好的生活条件为什么不去?我不希望他明明有那个机会却还要和我挤在一张小床上,分离只是短暂的,未来的道路长得很。”李安宁笃定道,反正祁承是走定了!

    晚上吃过晚饭后,李德义单独把祁承叫到房间去里。

    祁承看到李德义严肃的表情还以为自己闯祸了,吸着因感冒而红通通的鼻子跟着李德义往卧室走,进去后才发现李安宁也在里面。

    “安宁哥。”祁承下意识抱着李安宁的腰就不松手了。

    李德义叹口气,脸上写满了无奈。

    李安宁郑重其事拉下祁承圈着他腰部的手,让祁承规规矩矩坐到凳子上,然后和李德义你一句我一句地把他们想要说的话全部告诉了祁承。

    祁承越听表情越迷糊,在李安宁和李德义说完又沉默了良久后,祁承才愣愣开口:“安宁哥,你这是不要我了吗?”

    “我不是不要你,我只是让你去寻找更好的出路,以后你照样有机会可以回来看我们。”李安宁淡淡说,他身形笔直坐在床沿上,抓着裤子的手有些发抖。

    祁承瞬间就眼红了,眼睛水汪汪的,扁着嘴巴十分委屈:“可你就是不要我啊,你这么做就是把我赶出去!”

    “祁承……”李安宁扶了扶额,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祁承解释,“我刚才就跟你解释过很多次了,这不是分别,以后我们随时可以见面,现在只是让你换个住的地方而已。”

    祁承抬起手背抹了一把泪水,带着哭腔反驳:“可是你刚刚说我要去北京啊,北京离这里好远,我同学说坐车都要坐好久的。”

    “北京离这里不远的,坐车四个小时就到了。”李德义连忙补充。

    “四个小时还不远吗?我和安宁哥见一次面就要坐四个小时的车吗?”祁承哽咽着,撇过头满脸通红地倔强道,“我不去我不去我不去!”

    李安宁见软的说不通,顿时态度也强硬起来了,沉声说:“不去也得去,这可不是你说了算!”

    祁承愤愤道:“我不去就不去,打死我都不去!”

    “必须去!”李安宁站起身逼近祁承,双手扶着他的脑袋强迫他转过头正视自己,“祁承,你想一辈子就窝在这个小镇上吗?你根本不属于这里,你还有很多事情没做!你应该有更广阔的天空而不是窝窝囊囊呆在这里连上个学都成问题!”

    祁承仰着头目瞪口呆怔怔望着李安宁,泪珠凝固在他眼角,他脸上还带着迷茫和疑惑,他根本听不懂李安宁说的话。

    “安宁啊。”身后的李德义重重咳嗽几声,“你现在和小承说这些他也不懂,还是好好劝劝吧。”

    李安宁愣了愣,脑海里竟然浮现出上一世西装笔挺、英俊帅气的祁承英气蓬勃站在一众记者媒体面前,带着自信的笑容介绍他公司的新产品——那样的祁承才是真正的祁承才对!

    在李安宁发愣的空隙,后知后觉明白自己已经被彻底嫌弃的祁承猛地从凳子上跳下来:“我讨厌你!”

    李安宁反应过来的时候,祁承已经泪奔的消失在门外了

看《奋斗人生[重生]》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