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章 离开

《奋斗人生[重生]》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祁承一股劲就跑出了屋,外面都天黑了也不知道他要往哪里走,文月和李宏茂担心地看着从房内走出来的李安宁和李德义。

    “我去找找他吧。”文月说,“也不知道那孩子是怎么了,是不是你们对他说了什么话?”

    “哎,不用,让他自己冷静一下,应该等一会儿他就会回来了。”李德义摆了摆手说,“具体的事情明天再告诉你,我先去洗个澡睡了。”

    文月望着拿好换洗衣服的李德义向卫生间走去的身影,忍不住叹了口气,想问问李安宁发生什么事了,结果欲言又止了半天还是没有问出口,最后默默去卧室准备明天去法庭要用的东西。

    “哥,刚才怎么了?”原本在写作业的李宏茂见文月走近厨房,便贼头贼脑凑到李安宁面前悄声说,“你是没看到祁承那样子,哭得可伤心了,该不会是弄丢钱了吧?”

    “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马虎吗?”李安宁笑着点了一下李宏茂的额头,答非所问说,“你今天早上把我给你买东西的钱弄丢了,我都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李宏茂缩了缩脖子,吐了下舌头说:“哎呀,这些小细节我们就不要在意啦~”于是李宏茂很成功地被转移了关注点。

    一开始李安宁还以为祁承只是充了气跑出去,过不了多久就会自己回来,结果左等右等的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见到祁承回来的影子。

    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晚上九点钟了,窗外的天空漆黑,没有一丝光亮。

    和李安宁一起坐在沙发上等祁承回来的文月坐不住了,拿起一件外衣搭在身上便说:“安宁,我出去找找小承,你去洗澡睡觉吧。”

    “伯娘,我去好了。”李安宁拉住文月的手,“是我把他气跑的,还是我亲自去说比较好。”

    文月犹豫了一下:“那我们一起吧。”

    “伯娘你就别担心了,祁承他肯定不会跑出小区的,我很了解他。”李安宁推了一下文月,“好了好了,你快去休息吧,我会带钥匙的,我找到他就带着他回来。”

    文月用食指指着李安宁,警告道:“不许在外面逗留啊!”

    李安宁抬手做了一个军礼:“yes,sir。”

    这个小区的面积不大,只有五栋楼外加一个花园,而且花园只需要不到十分钟就可以走完全程,但是李安宁还是用了很长时间才找到祁承——祁承裹着李安宁的外套蜷缩着身子坐在一个单元楼梯里,李安宁找了很久才找到他。

    “祁承,原来你在这里。”李安宁坐过去,直接挨着祁承在地上坐下。

    下一刻祁承就往旁边缩了一点尽量和李安宁拉开距离,李安宁又挨了过去,祁承不死心地继续移动位置,李安宁一如既往贴着他。

    最后祁承被李安宁挤到墙壁边上了。

    “躲着我干什么?我又不是豺狼虎豹不会吃了你。”李安宁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摸摸祁承柔软的黑发,但是还没碰到祁承就被他快速避了过去,李安宁的手在空中尴尬地僵硬了一会儿,随后悻悻放下手。

    祁承已经没有在哭了,只是眼眶依旧红红的,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像是才被谁欺负了一样。

    “我知道你对我的这个决定不满,可是我也是为了你好。”李安宁抱着双腿坐着,眼光怔怔看着前方,“祁承,你明明可以去享受荣华富贵的,你没必要和我一起受穷。”

    祁承哪管那么多,只一个劲说:“我不管,我就不走。”

    “你怎么这么固执呢!”李安宁急了,来来回回和祁承说了好多遍,祁承就像石头脑袋一样根本说不通,就算是十岁孩子也能听懂大人的话了吧!

    “我就固执!”祁承扁着嘴巴说。

    “那你说你留下来有什么用?你还需要我来照顾,还需要大伯和伯娘挣钱来养,现在的你就是一个累赘!”李安宁在祁承错愕的目光中,咬了咬牙狠狠说道,“你还说你要快点长大,挣了钱来养我,不让我被王铃欺负。可是现在呢?就算王铃打了我,你也没有能力替我还手,你只会躲在我身后哭!”

    “安宁哥,我……”祁承生怕李安宁会丢弃他似的,一把抱住李安宁窝进他怀里,急忙道,“我不是这样的,我可以挣钱我可以养你。”

    “可是现在的你什么都不会!”李安宁铁下心冷酷无情地扳开了祁承的手,“算了,我的话就说到这里了,反正无论你愿不愿意你都得跟着你爸走,他才是你正确的方向。”

    说完李安宁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后准备回去了。

    “安宁哥。”祁承连忙牵住李安宁的手,眼泪瞬间又出来了,“安宁哥……”

    李安宁头也不回,身形笔直而僵硬:“你年纪太小了,我跟你说什么你都听不懂,显得我就像白痴一样。”

    祁承表情怔愣,傻傻看着自己被李安宁打掉的手,然后朝走远的李安宁的背影喊道:“安宁哥,我不是累赘!”

    李安宁的声音传来:“你就是累赘!”

    “我不是!”

    “你就是!”

    祁承咬着唇,强忍住再次溢出眼眶的泪水,李安宁决绝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转角。这一刻,祁承忽然意识到,他和李安宁再也不能回到之前那种美好的关系了,一切都是因为他那个突然冒出来的爸爸……还有他太小的年纪、他的无能和懦弱……

    有什么种子在祁承幼小的心灵里悄悄发着芽。

    #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文月就挨着把所有人都叫起床了,李安宁眼睛下面挂着两个浓浓的黑眼圈,心事沉重的他几乎一夜未眠,所以文月稍微一喊他就立马翻身起床了。

    祁承似乎也没有睡得太死,在李安宁坐起身的同时他也坐起来了。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早上祁承没有再像以前那样抱着李安宁磨磨蹭蹭赖了半天,他顶着两个熊猫眼一声不吭地起床穿衣服。

    今天的祁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沉默,默默无闻洗漱又默默无闻吃完早饭,最后默默无闻坐在沙发上开始发呆。

    被文月千呼万唤终于叫起床的李宏茂揉着朦胧的睡眼,一走出卧室就看到沙发上那个阴气沉沉的小黑影,一时间还吓了一跳,对李安宁说:“哥,他怎么了?”

    “没事,不用管他。”祁承拍了下李宏茂的后背,“快去洗漱吃饭,不然等会你妈妈又该说你了。”

    八点整,五个人准时从家里出发去法院。

    法院距离小区只有二十来分钟车程,坐五站公交车就到了,这路程短得李安宁不停感概,他上一世在北京生活了那么多年,每次出门去哪个地方都至少要提前两个小时出发,果然小镇就是有小镇的好。

    到达法院时,五个人都同时惊了一下,法院门外早就守着一群打着亲友团招牌实际是来看热闹的朋友邻居,这群人可比李安宁和祁承这两个正主积极多了。

    王铃并没有准时达到法院,也不知道她是害怕了还是根本不屑这场官司,最后是法院的人代替王铃临时出的席,而法院宣判的结果就如文月的初中同学说得那样,李安宁和祁承赢得毫无悬念。

    从法院出来时,入冬以来的第一束阳光正好照耀在李安宁的脸上,暖洋洋的,阴霾了许多的天气终于放了晴。李安宁微微抬头,久违的阳光在空中汇聚成彩色光圈,他微微眯了眯眼睛,一时间竟然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后来王铃被警察带进了派出所,由于她的罪行还不构成严重的虐待罪,所以法院判决的是拘留三个月并且赔偿一定的精神损失费给李安宁和祁承——当然李安宁已经归为李德义户口下了,只是祁承待定。

    判决后的第二天,李安宁让李德义按照席华盛名片上的联系方式主动约他在一个茶楼里见面,这次李安宁也带上了祁承,尽管祁承非常不情不愿。

    席华盛是个大忙人,就算小镇的镇长要见他也是得提前预约的,而这次席华盛为了见久违的亲生儿子竟然提早了一个小时在茶楼等,可见其诚意。

    “这就是……祁承?”席华盛站起身定定看着跟在李安宁身后走来的祁承,声音里是满满的惊喜——祁承和他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祁承浑身戒备地看着席华盛,下意识往李安宁身后躲。

    席华盛眼里有些失落,张了张嘴最后发出一声叹息,他重新坐回位置上说:“请坐。”

    李安宁没有让李德义拿走祁承的抚养权,也是因为席华盛是祁承的亲生父亲,他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就带走祁承的一切。

    “你要带走他我没有意见,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也相信你能给他更好的教育。”李德义按照他和李安宁商讨的结果说,“但是我有个条件。”

    席华盛眼神一动,带着一抹讥讽的嘴角轻轻上扬。他也大概猜出了李德义要提出的条件,人都是自私的,谁又愿意白白抚养一个和自己不相关的孩子呢?

    如果李德义的胃口不大,那席华盛还可以接受,毕竟他儿子可是无价的

看《奋斗人生[重生]》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