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章 过年

《奋斗人生[重生]》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李德义吸了口气,既然席华盛都把话说明白了,他也懒得绕弯子了,看着席华盛直接说道:“席先生,我想你肯定调查过我家的经济情况,不然也不会这么迅速找上我们,我家现在的确有些困难,我们想在商场里开一家店铺……”越说李德义就越觉得没有底气,他这样明目张胆地要钱又和卖孩子有什么区别呢?可是这改变命运的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又不想放弃。

    同时,李安宁也很配合地从兜里拿出那张席华盛给他们的支票,放在桌上。李安宁的确打过这比钱的注意,但最后他到底还是没有勇气接受这笔巨款。

    “这是你给我们的支票,我们现在还给你。”李德义挺直了腰杆,面色严肃,似乎希望自己因此看上去有骨气一点,可是他说出来的话注定是低了席华盛一等,“我去看过那些店铺,看中了一家,那家店铺搬走了,门面到现在还空着……我只希望席先生能借半年的房租钱给我,这钱我不会白拿的,半年之后加上利息一定还,我会给你写欠条。”

    祁承也不是半大的孩子了,能听得懂别人说话的意思。听到李德义的话后,祁承的脸色当即白了不少,他从小和李安宁在八卦妇女成群的四合院长大,多多少少也明白了一些李德义的意思——让席华盛用钱来换他,没错,原来他在李德义和李安宁眼中是用钱来衡量的。

    钱不是万能的,至少钱不能换回亲情友情和爱情。只是这次,钱竟然换到了祁承对李安宁的感情,祁承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李安宁低着头没有插嘴李德义和席华盛之间的谈话,余光中他看到了祁承不自然的表情,下意识伸出手想去摸摸祁承的头发,却被祁承偏过脑袋躲开了。李安宁的手僵在半空中好一会儿,最后还是讷讷收了回去。

    李安宁心里不好受,酸酸涩涩的像是哪里空了一块。

    最后李德义和席华盛非常愉快地谈妥了,帮助李德义租下商场一层楼里空着的商铺,这对于财大气粗的席华盛来说事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甚至不需要他亲自动手,他的助理就可以很完美地替他解决这个问题。

    走之前,席华盛还把他买给祁承的礼物拿了出来,是一个包装得非常精美的大盒子,席华盛双手捧着递到祁承面前,祁承没有接,也没有像平常一样下意识往李安宁身后躲,而是埋着脑袋一声不吭坐在那里,眼睛都没有往席华盛身上放过。

    席华盛无可奈何,把礼物交给李安宁后才念念不舍带着助理走了。他最近实在太忙了,正在计划一个新的电子项目,完全不能抽出时间来陪伴这个根本不待见他的儿子。

    祁承心情很差,而且他把他的情绪表现得非常明显,就差把“我心情不好”几个大字写在脸上了,连李安宁碰他都别别扭扭地躲开了。

    李安宁让李德义先离开,自己则慢慢跟在祁承后面,祁承头也不抬,一个劲儿地往前冲。

    冲着冲着祁承就差点撞上前面的一个铁柱子,李安宁几步走上前及时拉住祁承的手臂。就算在与铁柱子相差大约二十厘米的时候,祁承忽然感觉手臂上一股力量拖着他往后,他一个踉跄就随着那股力量打了一圈转,然后跌进李安宁怀里。

    片刻愣神后,祁承猛地搂住李安宁的腰,肩膀一抽一抽地开始啜泣起来。

    李安宁抱着祁承,一时间也想不出可以安慰对方的台词。失落、伤心、无奈这些情绪在他心底揉成一团,李安宁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在隐隐作痛,那是种非常细微的痛处,看似感觉不出来,其实密密麻麻遍布了浑身各处。

    好久好久,李安宁才发出一声叹息,悠长又无可奈何的:“好了,别哭了。”

    祁承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事实,他是注定要被送出去的。说恨吧,他又不恨李安宁和李德义,如果没有他们,祁承早就成了街边的流浪儿了。但是如果说不恨,他们把他抛出去又是铁铮铮的事实。

    于是祁承就在这种自我矛盾的情绪里挣扎,最后抱着李安宁的腰嚎嚎大哭起来。

    这是祁承第一次哭得这么惨烈,以前的而他只会躲在李安宁背后小声抽泣,到后来他渐渐地学会了坚强了,他学会了不在李安宁面前掉眼泪,他以为他会一直这么坚强下去,不过那只是他以为。

    不得不说席华盛的办事效率是非常高的,才三天时间,席华盛就把门面转让书亲自送到了李德义手上,不是出租合同,而是转让——席华盛直接买下了门面送给李德义。

    李德义简直受宠若惊,拿着合同看了好半天,最后像是烫手的山芋似的连忙把合同放回桌子上:“这这这这不对啊!”

    “为什么不对?”席华盛理所应当地微笑,“你们值得拿这么多。”

    接待席华盛的时候,李德义特意让文月带着李宏茂回屋里做作业,文月安排好了李宏茂就偷偷跑到了李安宁和祁承的卧室里,李安宁正在帮祁承收拾东西,祁承眼眶通红站在旁边看着李安宁的背影,时不时地抽着鼻子。

    文月一瞬间也红了眼睛,她对事情始末不太清楚,李德义对她说得含糊,她自然不会也不敢多问,她只知道祁承的有钱爸爸来接他了,他不用再和他们一起挨穷了。在不舍的同时,文月是真心替祁承感到高兴。

    “小承。”文月哽咽着开口,她把手里捏着的布口袋卷成一团放到祁承的箱子里,“这是伯娘给你织的两件毛衣,不值什么钱,但是天冷了穿着也暖和,到了你爸那边你要注意照顾自己,什么事儿都多上点心。”

    听完这话,本来还在坚持着不掉泪珠子的祁承瞬间眼泪决了堤,他重重点了几下头,抿着唇没有说一个字,好像生怕把自己难受的情绪透露出去。

    祁承的东西不多,李安宁和文月两个人很快就收拾好了。祁承拖着行李箱出去的时候,席华盛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看到和自己长相相像的祁承时,席华盛的眼光不可抑制地亮了好几度,他笑弯了眼睛,对祁承招了招手说:“儿子,来,爸爸带你回家。”

    祁承依然没有说话,却是头也不回地跟着席华盛走了。他不敢回头,他怕回头就看到身后的李安宁,那样他肯定是打死都不想跟着这个自称是他亲手爸爸的人走了。

    心里仿佛压着一块沉重的石头,祁承脚步异常沉重,阴郁的气息笼罩着这个年仅十岁的孩子。

    席华盛的助理帮祁承把行李放到汽车后备箱,并提他拉开车门,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祁承呆愣了片刻,才抬脚准备上车。这时,身后忽然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

    李安宁急急忙忙从楼道跑了下来。

    “这个差点忘记给你了。”李安宁气喘吁吁的,他一边凑到祁承耳边低声说一边把一个信封塞到他怀里,“这是我这些时间存的钱,不多,你拿着用。去了那里后如果有任何不如意的时候,你随时可以回来,我会一直等着你,你知道地址的,这里的门永远为你敞开。”

    祁承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李安宁,李安宁也目不转睛望着他,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如此近,祁承从李安宁清澈黑亮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和他那张惊和喜混杂着的脸。

    “我知道了。”祁承说,“安宁哥。”

    李安宁握了握祁承的手,大冬天的李安宁的手非常冷,这和他的体质有关,相比之下祁承温暖的手倒像是暖手袋了。以后睡觉时就没有这个天然暖炉了,李安宁失望地想,心里落落空空的,很想找个东西把它填满,但是环顾一周却又什么都找不到。

    后来祁承走了,跟着席华盛直接去了北京,离这个四个小时的车程,不远,但也绝对说不上近。

    就算是天塌下来了,时间也照流,日子也照过。该挣的钱还是要挣的,该做的生意还是要做的。

    李安宁颓靡不振了几天,然后强打起精神来继续他的卖面大业——他需要往上爬,爬到更高的位置,然后用崭新的面貌迎接以后归来的祁承……只可惜他不确定那时候的祁承是否记得他。

    门面到手了,接下来就是装修和设计的问题,李安宁上辈子专做食品方面的事情,跟设计沾不上一毛钱的关系,所以这些事情也就自然而然全部交给李德义打理,他完全不插手。李德义曾经一个同事的同学的老婆在镇上一个装潢公司里工作,找了几层关系才终于以不错的价钱谈妥了装潢问题。

    门面的装修还是要花一定时间的,这段时间里,李德义一家子除了时不时去商场里查看一下装修进展,剩余时间就在工厂外摆面摊。李德义和文月都是穷怕了的人,体会过没有钱的艰辛,乡下两个人老人也是需要钱来看病的,所以他们时刻都不能闲下来。

    做小生意挣来的钱的确比李德义当老师还要多,虽然起早贪黑是累了些,但只要一家子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李安宁以为一切都会这么顺顺利利地发展下去,直到离过年还有十多天的时候,他就没在和李德义文月一起去摆摊了,而是呆在家里重新规划一下面馆的未来以及今后要走的道路。

    其实在之前李安宁就做好了规划的,只是他没有预料到席华盛的到来,所以在他的规划中,他们要开一个自己的门面还要经历太多太多。没想到幸福竟然来得这么突然,从天而降的席华盛让他们走了一个大大的捷径,预想和现实的差异甚至让李安宁有了一种他把祁承卖了换取利益的愧疚感。

    日子一天天过去,除夕随着日历本上一篇篇被撕去的纸张也悄然而至,大街小巷已经有了卖鞭炮的摊子的身影,四处都贴着红红喜喜的福字,放了假的孩子作完了寒假作业天天下午在院子里呼来跑去的。

    但是李安宁没有想到,在这年味浓郁、举家欢庆的日子里,李德义和文月的摊子就出了事儿

看《奋斗人生[重生]》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