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十三章 让人意外的司空冷

《冷皇独宠神医太子妃》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司空冷云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说不羡慕是假的,眼神透过司空傲变得悠远起来。其实,他原本也有机会的,可是,却没有珍惜,甚至,最后竟然让自己最爱的女人,被害死了。导致现在,他就只能看着别人出双入对,虽然那个别人,就是自己的儿子,可是,还是让他羡慕又嫉妒。

    其实,害死她的人,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司空冷云还是知道是何人,只是当时,他却无力去动她,想想,自己真是可笑,真是无能,竟然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司空冷云的神情变得悲伤而无奈,还有一抹孤寂和伤心。只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人不在了,说再多,又有什么意义。

    “父皇,现在有一个机会,可以治罪兰贵妃,父皇意下如何?”司空傲并没有直接说出来他们已经做了什么,而是先给自己的父皇一点心理准备。再怎么说,这个人也是从小宠爱自己的父皇啊。面对那样的事情,还是要给他个心里准备为好。

    “什么机会?”司空冷云的注意力被拉了回来,这兰贵妃可是十分小心的,这么多年了,他一直想要抓住她的把柄处置了她,可是,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包括当初她的事情,虽然明明知道是兰贵妃所为,可是,却因为没有证据而让她一直逍遥法外,加上她家里的势力……而现在有个机会,是什么机会?“不要让他们家人抓住什么把柄!”司空冷云形势还是十分小心的,虽然他也想除掉兰贵妃一党,可是,也总不能被人抓住把柄,牺牲过大。现在已经内忧外患了,司空冷云又怎么会不明白。而就因为明白,所以,才不能有大的动作,要让他们心服口服,所以,只要他们稍一有动作,那么,就是名不正,言不顺,自然的,就会引起公愤的。

    “放心,父皇,不过,父皇就要小小的牺牲一下了!”司空傲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毕竟,这可不是小小的牺牲,而是大大的牺牲啊,那头顶上,绿油油的啊,看着,实在是有碍观瞻啊。司空傲越想,越是觉得心虚。如果事情放在他的身上,他可是受不了的,不过好在,父皇对兰贵妃那个女人可没有感情存在,不像他,就这么一个女人,这一生,而已只要她一个女人,自然,就要看护好了,可不能让人给惦记了。说到惦记,司空傲顿时想到了轩辕听风,不知道他此刻,还在不在。

    “小小的牺牲?”很显然,司空冷云还不知道自己被自己的儿子儿媳给算计了。

    “恩!”司空傲点头,有些不敢看向自己父皇的眼睛,就担心自己的心虚被他发现,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他这样的闪躲,不是显得更加的心虚吗!

    果然,司空冷云看着司空傲的动作,眉毛一挑,他这个儿子,今天可是十分不对啊,到底,他要让自己牺牲什么呢?“有话就直说!”

    司空傲咬了咬牙,然后目光终于跟自己父皇的对视上了,“是父皇让儿臣说的,不要说了后,又怪儿臣!”丑话先说再前面。

    司空冷云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了,他什么时候怪罪过他?只要他不怪罪自己,就好了,那他就烧高香了。唉,有人做父亲做的这么失败的吗?何况他这个父亲,还是君父,不是一般的父亲。

    “有话快说,否则朕现在就治罪于你!”司空冷云难得对司空傲摆出了严父的形象。

    “可是您让我说的!”司空傲又纠结了一阵,“就是,就是,兰贵妃她,她在寝宫里,跟人那个那个了!”司空傲说到最后,眼神又转移了,不敢看向司空冷云。

    司空冷云皱眉,那个那个?猛然,眼睛睁得大大的,“你说兰贵妃给朕戴了绿帽子?”司空冷云的声音不由得大了起来。

    司空傲顿时拉着兰倾倾向后倒退数步,然后点头。

    “她敢!”司空冷云显然被气到了,也对,任何一个男人面对自己的女人给自己戴了那么一顶绿油油的帽子都不会开心,尤其那个男人还是一国之君,一国中最尊贵的男人。

    “不是她敢不敢的问题,问题是,已经在了,而且,只要我们抓住这件事情,就可以堵住安家那些人的嘴巴,何乐而不为呢!”兰倾倾见司空傲不说话,不由得暗中用脚踩了他两下,无奈,只有自己出马了。不过,兰倾倾也是第一次发现司空傲和自己父皇之间对话,有这么啰嗦的时候,直接切中要点不就好了!

    果然,兰倾倾的话一落,司空冷云顿时陷入了深思中。的确,这是一个让安家无话可说的理由,也可以趁机将兰贵妃打入冷宫,当然,这还得是安家求情,才有的效果,否则,就等着兰贵妃被处死。而只要兰贵妃倒了,那么,安家的支持就显得苍白无力了,自然的,傲儿的前途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而且,也因为这件事情,或许可以打击到老二,让他不要再动不该动的心思,这样,或者可以保住自己这个儿子,不是吗?司空冷云权衡利弊下,最后率先迈开脚步,朝着外面走去。

    兰倾倾见状,随即朝着司空傲递去一个你是白痴的眼神,瞧,她不过那么两句话就搞定了,而他竟然罗里吧嗦说了那么一大堆,竟然一直都没有办法切中要点,听的她都累了。

    司空傲被嫌弃也郁闷了,话说,男人的想法和女人的能一样吗?能一样吗?他这样,还不是为了顾虑一下自己父皇的自尊?

    话说,司空傲太子爷,你确定,你的父皇还有自尊?事情都已经发送了,还有什么自尊可言?

    见司空冷云已经率先一步走了出去,兰倾倾立刻迈开脚步跟了上去,被嫌弃了的司空傲见状,急忙也迈开脚步,上前伸手,一把将兰倾倾拉到了自己怀中,自己的女人,还是自己看好了比较好。

    兰贵妃的寝宫,此刻,正上演着限制级的画面,而且,画面有越演越烈的趋势,由此可见,兰倾倾下的药,分量绝对的不轻。

    所以,当司空冷云过去的时候,一众的侍卫宫女太监看到了,都大吃一惊,而对于兰贵妃寝宫内传出来的声音,他们其实已经听到了,可是,却不敢进去。这大白天的就做那种事情,又怎么会不让人脸红心跳。而现在被皇上亲自抓到了,这后果……

    司空傲没有理会众人的视线,迈开大步走了进去,当一靠近,立刻被寝宫内那糜烂的味道刺激到了。这得是战斗的多么激烈啊,才能散发出如此浓烈的味道。司空冷云不由得眼底闪过嫌恶,眉头也跟着蹙了起来。继续朝着里面走去,然后就看到了这样一副画面。

    只见此刻兰贵妃那张舒服的大床上,两条赤果果的身影在浮动着,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给人清冷高贵典雅的兰贵妃,此刻,她正骑坐在男人的身上,疯狂的掌控着一切。那忘我的模样,让看到的人,都有些陷入了某种想法中,无法自拔。

    而在兰贵妃身下的男人,当司空冷云看到那张脸的时候,不由得怔了怔。那张脸,很熟悉,竟然是兰贵妃的一个远房表哥,现任朝中兵部侍郎的沈亮。

    而兰贵妃在入宫之前,曾经和沈亮订了亲,当然,这个之前司空冷云也是不知道的,毕竟,这一切,都是安家的所作所为,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开始,安家就已经开始有所图了,而那个时候,司空冷云也确实需要平衡朝中的势力,也借机拉拢自己的势力,越是,顺势将兰贵妃接进了皇宫。而后来司空冷云会知道,还是因为见到过一次沈亮来皇宫中,单独见兰贵妃,却也是无意中撞破,听到了二人的对话。那个时候,司空冷云就觉得脸上无光,头顶绿油油,不过,好在没有什么过分的事情做出来,加上他需要安家的势力,于是,也就没有过分苛责兰贵妃。却不想,若干年后,这两个人竟然又搞到了一起。

    司空冷云的嘴角不由得浮现了一抹冷笑,很好,机会送上门来了,那么,就不要怪他了。

    “来人,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他们分开!”

    其实,已经不用分开了,因为兰倾倾在进来后,已经朝着空气中洒了一种无色无味的粉末,然兰贵妃体内的某些情潮褪去,自然的,她就会看到眼前的情况了。

    当然,其实兰倾倾也很想看一看兰贵妃和那个男人的颠鸾倒凤的,当然,对于那个男人,兰倾倾也是充满了好奇,不过,这个疑问也就只能等到无人的时候再来详细的询问了。想看的兰倾倾却是不被允许看的,司空傲的一双大手紧紧的捂着她的眼睛,让她根本就看不到。

    兰倾倾那个郁闷啊,伸手又要朝着司空傲的腰际掐去,不过却被司空傲早一步察觉阻止了。这让兰倾倾更加的郁闷,不由得抬脚,朝着司空傲的脚踩去。

    司空傲皱眉,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发情了?恩,看来,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好好的调教一番。当然,眼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看到,免得污了这丫头的眼睛。再一次的躲避过去兰倾倾的无影脚,在兰倾倾准备又进攻的时候,松开了蒙着她眼睛的手,兰倾倾急忙朝前看去,只见兰贵妃和那个男人已经穿好了衣服。

    这份定力,果然了得啊,整个过程,竟然一眼不发,真的是让人佩服啊佩服。

    “兰贵妃,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朕解释一下眼前的情况吗?”司空冷云的声音还算平静,不过,很明显,刚刚的事情,对他的刺激还是很大的,所以,他眼神中的愤怒,还是十分明显的。

    “解释?臣妾也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于之前的事情,臣妾根本就毫无所觉,臣妾觉得,应该是有人给臣妾下了药,所以臣妾才会……”兰贵妃虽然跪着,不过,却腰杆挺的很直,一点都没有自己马上就会被处死或者被打入冷宫的觉悟一般。

    而反观那个男人,虽然也跪着,不过,同样的,腰杆挺直,朝着司空冷云磕了一个头,然后开口,“对,微臣也是莫名出现在这里的,微臣记得,微臣之前,被人敲晕了,陛下应该好好的查一下,看看是什么人如此大胆,竟然敢陷害当朝重臣以及后宫娘娘!”

    敢情儿,这两个人的说法都这么一致啊,这关系,怕是不一般吧,最起码,默契十足啊,就仿佛认识了千八百年了一般。兰倾倾饶有兴味儿的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

    “哦,你们的意思是,有人陷害你们?那是什么人呢?你们倒是找出来给朕看看!”司空冷云自然也看出了这里绝对的有问题,悄悄的看了自己的儿子和儿媳一眼,这事情,怕是他们弄出来的,不过,不管如何,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而且,这也确实是一个扳倒兰贵妃,以及安家的好机会。

    要知道,这安家,这个沈亮,可是出了不少功力的,虽然他只是安家的一个外甥,又官职不是很高,不过,却足智多谋,很受安家人的器重,如果这一次性的,弄掉了安家这也两个佼佼者,那么,安家也就不会那么猖狂放肆了。

    这一下,司空冷云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兰贵妃和沈亮两个人根本就不需要对视,就可以完全理解彼此的意思,于是,目光一起朝着司空冷云身后的司空傲和兰倾倾看了过去。

    “太子妃医术了得,弄点什么药,这个一定不是难事!”兰贵妃率先开口,目光看向兰倾倾的时候,眼里的恶毒毫不掩饰。

    “皇宫大内,想要来去自如,必须要身份贵重,这一点,太子殿下十分符合!”沈亮的目光落在了司空傲的身上,不紧不慢的开口。

    “你们的意思是,你们会如此,是太子和太子妃陷害的?”司空冷云挑眉,虽然他心里已经相信是那么回事了,不过,就是那么回事,它也要不是那么回事。

    “请陛下明察!”两个人再一次默契的一同磕头,说着同样的话语。

    司空冷云忽然就笑了,“兰贵妃啊,沈爱卿,你们的默契,一直都是那么好的吗?”

    兰倾倾听到皇上这话,不由得开始猜测着兰贵妃和这个司空冷云口中的沈爱卿的关系,由此看来,一定不简单啊。或者,两个人曾经是青梅竹马?然后皇上棒打鸳鸯?兰倾倾的脑子开始恶补了起来。

    兰贵妃和沈亮的脸色顿时因为皇上的这句话而变得各种精彩,随即又同时恢复,“请皇上明察!”

    再一次的异口同声,让兰倾倾想要认为着两个人没有问题都不可能。对此,兰倾倾对于司空傲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果然,这个人选,可是比一个普通的侍卫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这事情虽然还没有闹开,不过,这兰贵妃这里的人可都是看着呢,也同样起到了效果。加上这个人选,兰倾倾总觉得,这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的。

    “好,既然你们说你们是被陷害的,那么,朕就给你们一个交代!”司空冷云冷笑一声,“来人,传太医!”不是说被下药了吗?那他就让他们心服口服。司空冷云绝对相信,兰倾倾出产的东西,是绝对不会被人查出来的,这一点自信,还是有的。

    片刻,太医院的太医陆陆续续的到了,看到眼前这个阵仗,就是傻子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这一下子,知道的人,就更多了。

    一起给皇上太子太子妃行礼后,太医院的太医都战战兢兢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你们,仔细的查一下这个房间中所有的东西,看看兰贵妃可有食用什么有毒的东西!”这个说法就比较隐晦了。有毒?有什么毒?就是那种毒啊!

    “是!”太医们恭恭敬敬的回答,额头上都开始冒出了冷汗。这可是皇室秘辛啊,这他们都知道了,会不会被灭口啊。不过,不管如何,他们也只能遵照帝王说的去做,否则,这抗旨的罪名下来,那可是要诛九族的。

    于是,一众太医开始仔细的查看寝宫内的一切东西,包括茶杯茶壶等,不过,在检查过后,却没有任何发现。于是,集体摇头,再一次的,集体跪在了司空冷云的面前。

    “启禀陛下,没有任何异常!”太医院的领头人物无可推卸的开口了,一边说,一边战战兢兢的颤抖着,就担心他这话音一落,下一秒就被皇上推出午门斩首示众。

    司空冷云挑眉,“可查仔细了?”

    “回陛下,查仔细了!”被问到,只能继续回答,然后小心翼翼的等着帝王的接下来的话语。

    “兰贵妃,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司空冷云忽然怒了,伸手,一把将桌子上的茶杯丢到了地方,啪的一声,茶杯四分五裂,这一举动,吓坏了不少人。

    帝王发怒,那威力,可不容小觑,于是,原本就胆战心惊的人,此刻更加是浑身颤抖了,就担心下一秒,帝王的怒火就波及到自己的身上来。

    “臣妾无话可说,不过陛下,有人做了,还会留下证据吗?尤其太子妃的医术,可是在这些太医院的太医们之上的吧!”意思就是,这事情就是兰倾倾做的,不过被掩饰了过去,如此而已。

    “兰贵妃这也只是猜测,既然没有证据,又如何证明是本妃的错,而不是兰贵妃你栽赃陷害?”兰倾倾这个时候开口了,目光带着挑衅的看向兰贵妃,大有一种就算是我做的,你能耐我何的意思。

    听到兰倾倾的话语,兰贵妃的目光顿时阴毒的朝着兰倾倾射了过去,“太子妃好手段,不过,本宫实在是好奇,如果太子妃不是亲自动手,又如何得知本宫宫中的事情呢?”兰贵妃凌厉的开口,目光如一条毒蛇一般,紧紧的咬住兰倾倾不方口。

    兰倾倾很想说,她过来看看,没有想到,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不过,如果说她过来看看,那么,断然是会被这寝宫中的侍卫宫女太监看到的,而这些人,估计都是兰贵妃的人吧,他们又怎么会给她作证呢?何况,还是伪证!兰倾倾顿时有些为难起来。

    而兰倾倾的为难,落在兰贵妃的眼中,那就是心虚,顿时眼底闪过得意的光芒,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就想跟老娘斗?也不看看她是什么身份。好歹,她也在这皇宫中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如果轻易被一个小丫头给打倒了,简直就是丢人。

    这宫中的人,可都是她的人,不管她用什么方法,总归,都是她的人,也只会听她的,那么,兰倾倾这个死丫头没有证据,没有证人,她倒要看看,她如何自圆其说。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起来,兰倾倾也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对话。一般情况下,不是看到这种事情,皇上不是直接将人处死吗?哪里会有这么多废话让她说?当然,这也是因为是兰贵妃,毕竟,她的家里人还是在的,不得不顾虑一下,如果不能让他们信服,那么,后果可就危险了。

    就在兰倾倾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忽然从外面跌跌撞撞的跑寄来一个太监,对着司空冷云就跪了下去。“陛下,是奴才的错,是奴才告诉太子妃这里的事情的,可是,太子妃竟然为了保护奴才,竟然都不肯说出来,实在是让奴才感动。可是,奴才的心,也是肉长的,也不能看着太子妃被人诬陷啊,所以,奴才斗胆,来给太子妃做个证人。”

    司空冷云,司空傲,兰倾倾以及兰贵妃和沈亮的眼神,都落在了那个跪在司空冷云脚边的太监身上,每个人的表情都略微不同。

    兰倾倾则是被震惊到了,随即反应过来,嘴角不由得勾了起来。原来是他,不错,知恩图报,果然,当初留了他一条命,还是有好处的。关键时刻,竟然开口了。

    来人是谁呢?兰贵妃面前,当初拦住兰倾倾去路的曹公公是也!当时因为司空傲要命令人动手打他,却不想被兰倾倾开口求情,免于被打,于是,才有了今日的相报。当然,其实他也想早一点报答的,不过,却一直苦于没有机会,好不容易现在来了机会,又怎么会错过。

    “死奴才,你说什么?”兰贵妃听到曹公公的话,顿时杏眼圆睁,柳眉倒竖,那气势,大有要将曹公公生吞活剥了一般。

    “我说,是我告诉太子妃的,因为上一次我请太子妃没有请到,你竟然就开始疏远我,这让我的心里十分不舒服,所以,我怀恨在心,一直寻找机会去报复你,可是,却一直没有机会。却不想,今天终于被我逮到机会了,竟然兵部侍郎入宫,而你们原本就是郎有情,妾有意,加上皇上许久不来这里,自然,你们就**了。这样的事情,将皇上的颜面置于何地。所以,我就斗胆找了太子妃以及太子,让太子和太子妃一起告诉皇上。原本太子妃答应奴才会保守秘密,而奴才也以为,太子妃不过是欺骗奴才,却没有想到,太子妃竟然说到做到,到了这种时候,太子妃竟然还想着保护奴才,真是让奴才感动!”说着,曹公公竟然爬着到了兰倾倾的面前,对着兰倾倾就磕了一个头,很响亮的一个头。

    这一番话说的好,说的妙,说的呱呱叫啊,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兰倾倾都想立刻拍手鼓掌叫好了。真是看不出来啊,这个曹公公,关键时刻,竟然会说出如此动听的话语,果然,当初留着他是对的。

    兰倾倾高兴的就差手舞足蹈了,目光看向身边的司空傲,带着点挑衅,仿佛在说,瞧吧,本太子妃留了一个人,竟然就有这么大的作用,厉害吧,厉害吧?

    司空傲宠溺一笑,刚刚的形势被逆转,原本不利于兰倾倾的苗头顿时对准了兰贵妃。不错,果然是不错。

    “兰贵妃,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司空冷云冷冷大喝一声,怒火冲天。

    “照这个吃里扒外的奴才所说,那么,那些人有看到本宫将人带进来吗?”兰贵妃狠狠的瞪了曹公公一眼,那一眼,恶毒阴狠无比,带着无尽的嗜血味道。

    “既然是想要做那种事情,兰贵妃又怎么会明目张胆呢!”司空傲忽然开口。

    “太子殿下,微臣记得,微臣有说过,微臣来的时候,是昏迷不醒的!”沈亮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当然,他开口,是因为兰贵妃很显然,已经败下阵来了。

    “你说你昏迷不醒,谁相信?证据呢?”司空傲挑眉,“你们是什么关系,这大概所有人都知道,更甚至,你可是为了兰贵妃,终生没有娶妻生子。”

    兰倾倾一听,原来真的是有问题啊,而且,问题还很大,嘿嘿,这个人选果然选的好啊!不由得,兰倾倾看向司空傲的眼神带上了一点的赞赏。

    司空傲接收到兰倾倾眼神的赞赏,眉毛一挑,十分嘚瑟的妖孽一笑,那眼神仿佛在说:不要崇拜爷,爷向来都是这么能干的。

    臭屁!兰倾倾暗骂,随即将目光收回,继续看戏。原来,这个男人,那也是一个痴情的种子啊,竟然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而终生不娶,恩,这如果不是站在敌对的立场上,她都要忍不住的赞赏佩服这个男人了。真性情,不错!可惜,因为站在敌对的立场上,那么,注定了这个男人的悲剧。

    “……”沈亮沉默了。

    “来人,将二人拿下!”司空冷云见二人无话可说,立刻冷声开口。

    立刻,有侍卫冲了进来,朝着沈亮和兰贵妃而去。

    就在侍卫的手要碰到兰贵妃和沈亮的时候,原本跪着的两个人忽然一跃而起,接着,同时出手,十分有默契的朝着司空冷云就扑了过去,一左一右,大有要将司空冷云夹馅饼的嫌疑。

    这是造反了吗?逼急了?狗急跳墙了?兰倾倾想也没想,就要迎上去,不过有人的速度比她还快,身边的司空傲在看到兰贵妃和沈亮一跃而起的时候,人就已经动了,掌风凌厉,出手如电,双手化掌,分别击向了沈亮和兰贵妃。

    司空傲出手,兰贵妃和沈亮不得已,同时将攻击向司空冷云的武力撤回,一起开始对抗司空傲。

    “来人,将二人拿下,死活不论!”司空冷云怒,这是在赤果果的挑战他的权威啊。泥人都有三分血性,何况是一国之君。

    侍卫因为司空冷云的话,顿时一股脑的都扑了上来,一起拿出手中的兵器开始奋力缉拿兰贵妃和沈亮。

    “司空冷云,嫁给你这么多年,你竟然如此狠心!”听到司空冷云的话,兰贵妃一掌击退一个侍卫后,大吼了一声。

    “安亚兰,是朕狠心还是你狠心?不但给朕戴了绿帽子,竟然还想杀朕,想造反!”司空冷云气的直接叫了兰贵妃的名字,在说到绿帽子的时候,带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是你逼我反的,为什么我的儿子不能做太子,为什么?他不够优秀吗?为什么你的眼里只看到叶敏那个贱人生的孩子,看不到我生的孩子!”安亚兰声音完全走调,十分尖锐刺耳,整个人也褪去了她原本高贵冷艳的外表,变得凶神恶煞。此刻的兰贵妃看上去,无比的狰狞,无比的骇人。

    “那个位置只有一个,所以,坐上去的人也只有一个,是你自己看不开,如果没有这么多纷争,那么,他做一个王爷逍遥自在,有何不可?那个位置,基于对百姓负责的原则,自然是会寻找更加合适的人选。而兰贵妃觉得,像二皇子那样一个心胸狭隘,心肠恶毒的人,他适合坐在那个位置上吗?”司空冷云没有说话,兰倾倾已经先一步开口了。丫的,争啊抢啊,有意思吗?逍遥不好?如果可以,她倒是想去逍遥。“其实,你仔细想想,逍遥一点难道不好?坐在那个位置上,一天有做不完的事情,累死累活,如果做的不好,还会被百姓怨恨,想要做好,你以为很容易?你只看到了那个位置的风光无限,却没有看到,那个位置太多的无可奈何和孤寂。在那个位置,所有人都逢迎你,你想听一句真话都没有,那样真的好?还要时刻防备着,会不会被人算计了。”

    啪啪啪!兰倾倾的话音刚落,随即外面传来了一阵拍巴掌的声音,所有人不约而同的都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只见,不知道何时,二皇子司空冷竟然出现在了门口处,也不知道他到底听了多久。

    司空冷停下脚步,目光看向了兰倾倾的方向,“从来不知道,太子妃竟然如此能言善道,而且,句句在理,说到底,是本皇子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司空冷的这一番话出口,顿时震惊了所有人。所有人都知道,司空冷有野心,对那个位置,觊觎了很久,也肖想了很久,甚至可以说,筹谋了很久,却不想,今日竟然因为兰倾倾的一番话,似乎,有幡然醒悟的赶脚呢?好像,是这样吧?他的话语里,没有浓浓的讽刺意味吧?这是个,神马情况?

    现场的兰倾倾,司空傲,司空冷云以及一干奴才,甚至就是兰贵妃和沈亮,都是露出了目瞪口呆的震惊表情,同时所有的战斗仿佛顷刻间都停止了一般的看向了司空冷。

    没有办法,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这觉悟,会不会太快了一点?还是说,有什么阴谋诡计?尤其是兰倾倾和司空傲,更是将怀疑的目光看向了司空冷。

    司空冷迎视着兰倾倾和司空傲的目光,没有丝毫的闪躲。“本皇子知道,自己长的比较帅,这一点,本皇子向来都是知道的,可是,也不用大哥和大嫂都这样看着我吧?我也是会不好意思的!”

    轰——司空冷的这一番话一出口,顿时又震惊了无数人。这样开玩笑的人,真的是那个给人阴冷感觉的二皇子?这不会是,被掉包了吧?为什么会这样?

    “本皇子其实一直以来,感觉活的很累,每天的算计,可是,本皇子从小的教育,就是如此。”司空冷再一次的开口,目光却看向了兰贵妃,意思很明显,这个教育,就是出自兰贵妃之手。“直到刚刚太子妃的一番话,才让本皇子幡然醒悟,如醍醐灌顶!”司空冷顿了顿,再一次的开口,“太子妃说的对,其实,那个位置,确实很吸引人,但是不一定适合所有人,而且,在那个位置上,确实很累,不如做一个潇洒的王爷自在。当然,本皇子一直以来,也知道太子哥哥的实力不俗,也有争斗之心,而对父皇从小的偏心,加上对母妃,以及对母妃家族之人的忌惮,让看着的我,心里十分的不舒服。那个时候,我就时常想,父皇如此有忌惮之人都可以坐在那个位置上,为什么我就不可以!直到刚刚,父皇的一番话,甚至可以说,不计后果的一番话,让我觉得,父皇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所以,我想明白了,对于以往所做的错事,我道歉!”说着,一撩衣袍,直接跪了下去。

    这样也可以?兰倾倾和司空傲对视一眼,都感觉这一幕,太戏剧性了,不由得目光,都看向了司空冷云。

    司空冷云也被司空冷的话给刺激到了,敢情儿,这还是他的错了,因为他的忌惮,让孩子有了反叛之心。不过,这话,到底有几分真假?如果是真的,那么,倒也无所谓,毕竟,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和乐融融的,毕竟,多一个自己家的人帮助,总比完全的依靠外人要来的好太多。可是,如果是假的,那这一切,可真的不是他可以想象的。

    司空冷云的目光,不由得带着审视的看向了司空冷。“你说的,是真的?”司空冷云的话语十分缓慢,带着无限的疑惑和怀疑。

    “是真是假,父皇自有论断!”司空冷直视着司空冷云,没有一丝的心虚和退缩。

    兰倾倾也不动声色的看向了司空冷,忽然朝着司空冷出手,当然,不是打架,毕竟,打架她真心不是对手,而是伸手,扣上了司空冷的手腕脉搏处,她还是没有办法相信,这些话,是出自司空冷的内心,难道,是被什么控制了?而兰倾倾能够想到的,就只有蛊虫了。似乎,前一段时间,他们还在说,不确定司空冷有没有被蛊虫控制,而现在,这算不算一个绝佳的机会?

    兰倾倾那大胆的动作,着实吓坏了司空傲,在看到兰倾倾的动作时,一身冷汗都冒出来了。死丫头,胆子怎么那么大,竟然就这样赤果果的出手,要知道,就她那三脚猫的功夫,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这如果司空冷忽然出手,估计这丫头就只有被抓的份儿了。好在,司空冷没有出手,而是任由兰倾倾的手,切到了他的手腕处。

    兰倾倾心中的疑惑更深了,这人真的没有被下蛊,那么,所有的一切,就都是表象,而能够在得知有什么的情况下,保持完善之身,只能说,这个司空冷,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而现在他所说的一番话,兰倾倾便更加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而在兰倾倾的手从司空冷的手腕上拿下来后,司空傲随即伸手,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块丝帕,开始给她擦拭。擦拭的动作微微用力。死丫头,竟然敢碰别的男人,找死啊!

    兰倾倾自然察觉到了司空傲的心意,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起来。话说,这样紧张的时刻,他竟然还能想着吃醋的问题,也着实不易啊。

    将兰倾倾的手擦拭完毕后,目光落在了司空冷的身上,而这个时候,司空冷竟然已经跪着向兰倾倾而去,“还请大嫂,救救我的母妃!”说着,重重的,给兰倾倾磕了一个头。

    这一下,兰倾倾再一次的震惊了。话说,原来这个人,什么都知道?也知道自己的母亲中蛊了?果然,这个人,心思真的是缜密啊,这如果……怕也是一个强劲的对手。不对,曾经就已经是一个强劲的对手了。而至于以后,兰倾倾还真的没有看出来这人是在伪装,如果是,那也太高明了吧?

    兰倾倾怎么也不敢相信,会有那么高明的伪装,只要是伪装,或多或少,都是会有一丝破绽的。可是,无论她怎么观察,这司空冷的破绽,她愣是没有看出来。

    “救你母妃?”兰倾倾忽然开口,“你应该知道,你母妃做了什么。”

    “我知道,但是,如果我用安家的交出兵权为代价,可否换我母亲一命?”司空冷忽然开口,他已经彻底改口,称呼自己为我,称呼他的母亲为母亲,而不是母妃。这意味着什么,兰倾倾不想去深入的思考,担心自己会错了意,到时候,反倒招来更大的麻烦。

    “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可否将我母亲接出皇宫,以后,我们和皇宫,再没有任何关系!”司空冷直直的看向兰倾倾,虽然知道,这里最有话语权的人不是她,不过脑海中却有一个声音在叫着,她的话,会有一定的作用。

    司空冷可以说,算是彻底想明白了,就好像安家的那些人,今天他们会帮助他,谁知道以后的那一天看他不顺眼,然后也来一个威胁或者造反呢?有了不臣之心,那么,是无论如何,也阻挡不了的,或者说,自己也只是他们的一个阶梯,可笑自己竟然给他们当了那么久的棋子。

    也是直到这一刻,司空冷才想明白,就好像兰倾倾所说,能够逍遥快活过一辈子,其实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站在这个位置上,一天一天都要防备这个,忌惮那个,活的太累,事情又多,按照她所说,那就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司空冷再一次爆出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顿时震的司空冷云,司空傲和兰倾倾等人都呆愣在了原地。这个……

    于是,司空傲和兰倾倾同时看向了司空冷云,毕竟,将一个后宫嫔妃弄出皇宫,这可是只有皇上许可才可以的。

    司空冷云也陷入了深思。不过最后,还是点头同意。

    不过,就在司空冷云点头的瞬间,兰贵妃却再一次的朝着他攻击了过去。“本宫要做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本宫不要出宫,司空冷,你给本宫站起来,现在马上,联合你外公一家,给本宫杀进皇宫!”

    ------题外话------

    感谢一路支持的妞们,感谢送花投票的妞们,希望亲们可以陪蜗牛一直走下去,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看《冷皇独宠神医太子妃》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