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十四章 催吐蛊

《冷皇独宠神医太子妃》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兰贵妃的话音落下,手中的招式也已经朝着司空冷云逼近,那凌厉的风声,实实在在的杀意,让司空冷云刚刚有些动摇的心,立刻冷硬起来。目光看向兰贵妃的时候,也充满了肃杀之意。

    这个女人,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竟然还如此的叫嚣着,真是太不将他放在眼里了。更甚至,竟然直接让自己的儿子,带兵杀进皇宫,杀自己的父亲。这自古,都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而到了这个女人的口中,竟然连弑父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也是做得的。有这样的母亲,可真是难为自己的儿子了。

    司空冷云眼看着兰贵妃朝着自己扑了过来,那带着嗜血的杀意的眼神,看的他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儿,眼神也越来越冷。

    “老二,现在不是父皇不放人的事情!”而是你母妃自己,找死!后面的话,司空冷云没有说出来,不过,大家都懂得他未说完的话是什么。

    而就在兰贵妃眼看着就要扑倒司空冷云面前的时候,一道一身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司空冷云的面前,出手如电的将兰贵妃的杀招化解,和兰贵妃斗在了一处。

    很显然,那个阻挡了兰贵妃的人是司空冷云的暗卫。而刚刚之所以没有出手,则是因为司空傲率先出手了。而现在,因为司空傲他们的注意力都被转移,所以看到兰贵妃发难,想要来阻止兰贵妃的动作,却是已经来不及,所以此刻,他才现身出手。

    兰贵妃的武功,震惊了所有人。出身将军世家,她会武功,这一点倒是没有人怀疑,不过,一个女人能够武功那么好,甚至可以和司空冷云的暗卫斗个不相上下,这个,就有些,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了。不要说别人,就是二皇子司空冷在看向自己母妃的时候,也是震惊又陌生的,很显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母妃竟然武功如此之高,那一道翩然的身影,真的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不过,兰贵妃厉害虽然厉害,但是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好狗架不住一群狼。咳咳,这个比喻……暂时这样吧,总之,在一个暗卫没有很快的将兰贵妃拿下后,又刷刷几条黑色身影闪过,将兰贵妃团团包围住了。与此同时,打斗的范围也从寝宫内到了外面。地方宽阔了,更加方便打架了。

    兰倾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这个女人好像之前,才刚刚运动了一场吧,再怎么说,那个运动,也是十分消耗体力的啊,怎么现在,现在竟然还能如此出招凌厉,动作迅猛,她还是个女人嘛?兰倾倾看的嘴角抽搐,眼角抽搐,浑身都想抽搐了。佩服,真心的佩服这个女人啊,总之,她是万万做不到的。

    不过,这种抽搐并没有维持太久的时间,因为兰贵妃已经处于劣势地位,眼见着,就要被拿下了。此刻的兰贵妃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高高在上,显得狼狈不堪,因为体力透支,整个人防备的看着周围的人,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那模样,真心的带着几分的骇人,尤其此刻她脸上的表情那么狰狞,加上身上挂着的大大小小的伤口,让她此刻看上去,有种从地狱走来的感觉,浑身都给人一种冰冷的诡异感觉。

    看到兰贵妃的模样,众多暗卫立刻缓慢的朝着兰贵妃靠近,因为这个女人的眼神太过阴暗和嗜血,让他们不得不慎重又慎重。

    然后,其中的一个暗卫靠近了兰贵妃,想要将她一举拿下。可是,这边刚刚靠近,却猛然被兰贵妃一个起跳,扑倒在了地上。接着,让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兰贵妃快准狠的张口,猛然咬在了那个暗卫脖子的大动脉处。暗卫吃痛,闷哼了一声,不断的挣扎着,可是很快,挣扎的力气就小了。而兰贵妃的那一张嘴上,到处都是鲜血,而她本人,依然在吸着那个暗卫的鲜血。这样的疯狂画面,真真是刺激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兰倾倾和司空傲这两个已经见过兰贵妃如此做过的人。

    暗卫的脸色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一点一点变得毫无血色,惨白一片,接着,整个人一动不动。而当兰贵妃从那个暗卫的身上爬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看上去,就更加的恐怖了,那一张血盆大口,没错,就是血盆大口,看上去无比狰狞而骇人,接着,就看到兰贵妃无比率性豪迈的直接用衣服的袖子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血盆大口,然后,目光无比邪恶的落在了那围着她而不敢妄动的一堆暗卫身上,大有要扑上去,将这些暗卫的鲜血,全部吸干的**。

    没错,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得忘记了反应,尤其是那些暗卫们,虽然他们在被培养成暗卫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死亡的觉悟,不过,这样的死法,是不是,太过恐怖?这绝对的挑战他们的内心,让他们此刻被兰贵妃如此盯着,就有一种被毒蛇盯着的感觉,浑身都毛骨悚然,外加战栗不止。

    尤其,当他们看到,他们中的那个同伴此刻已经成了一具干尸,浑身瘪瘪的,没有一丝的起伏,那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觉,就越发的明显起来。

    毕竟,全身血液消失,那就仿佛是一个气球,将里面的气体全部放掉,然后,整个气球就是干煸的了。而此刻的那个暗卫,就是那样一种情况。

    兰倾倾和司空傲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兰贵妃如此,不过,依然被眼前这个景象吓到了。毕竟,上一次的时候,人并没有死亡,而是又复活了。而此刻,活生生的,将一个人的血液全部吸干,这人体的血液,可也不少啊,她都吸去了哪里?而再看兰贵妃,并没有见到肚子鼓起来啊,一切都十分正常。不对,有不正常的地方,比如说,她的精神力,明显的要比之前,还要旺盛,原本大口的喘息的模样,仿佛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般,荡然无存。

    靠吸食人的血液?所有人都被这个想法震惊到了。

    “制住她!”兰倾倾开口,眼神十分凝重。

    听到兰倾倾的话,司空傲和司空冷对视一眼,然后同时飞身而上,尤其是司空冷,在看到自己的娘亲如此的时候,整个人都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他知道自己的母亲被下了蛊虫,可是,却没有想到,会如此的恐怖,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很难相信。

    将所有心思压下,现在要做的,是如何将已经不正常的他的母亲控制住。之所以他会出手,则是不想那些暗卫将自己的母亲再伤到,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自己的母亲。

    而至于司空傲会出手,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他都心存感激,至少,刚刚兰倾倾的话明说了,制住她,而不是杀了她,所以,他相信,司空傲,自己这个看似冰冷的大哥,一定不会痛下杀手。而且,司空傲的武功很高,这样,就可以将对自己母妃的伤害,降到最低了。

    有了这一层认知,司空冷随即就已经放心了,只要自己的母妃还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以后,他会让她慢慢的,将心理不该有的念想,打消。忽然发现,这样真的不错,心情也跟着舒畅了许多,不会再像从前一样,每日算计来,算计去。满脑子的算计,心也跟着疲惫。而且,这种和大哥一起,并肩的感觉,真心不赖。当然,如果对付的那个人,不是自己的母妃,就更好了。不过,眼下,也没有办法,毕竟,他的母妃,已经彻底换了一个人,不再单纯是他的母妃了,而他,想要将原来的他的母妃,找回来。

    司空傲和司空冷的动作很快,而因为他们二人的到来,司空冷云随即命令自己的暗卫退后,仔细注意着,如果控制不了,再上。

    不过,很显然,司空冷云的担心是多余的,司空傲或者不懂蛊虫,但是,他的武功真心很好,加上有司空冷在一旁协助,很快,兄弟二人就已经将兰贵妃制服,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

    兰倾倾一刻都没有停留的快速上前,一把扣住了兰贵妃的手腕。而当兰倾倾靠近的时候,兰贵妃虽然无法动,可是,那一双眼睛,就没有闲着,狠狠的瞪视着兰倾倾,大有要将她生吞活剥的感觉。

    这样的眼神,真心瘆的慌。兰倾倾如果不是心理建设足够强大,估计就被这样的眼神淹没了,秒杀了。不过,饶是如此,也因为兰贵妃那过分激烈的眼神,而内心颤抖了一下又一下。丫的,这么恶毒的眼神,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

    兰倾倾一边切脉,一边皱眉,而随着不断的切脉,眉宇间的褶皱,也越来越深,到最后,竟然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山在眉宇之间。

    “怎么样?”司空冷看到兰倾倾的表情,顿时一颗心悬高到了喉咙处,就差从嘴里蹦出来了,整个人也紧张到了极点。这是,没有办法的意思吗?不要吧?如果是没有办法,那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的母妃,杀了,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情况不太好,敲晕她吧!”兰倾倾终于将手从兰贵妃的手腕处拿了下来,皱着眉头开口。

    “你敢!”一直没有开口的兰贵妃听到兰倾倾的话后,忽然阴森森的开口,接着,内劲在暗自冲击着被封住的穴道,想要摆脱控制。

    司空傲十分干脆,在听到兰倾倾的话后,也感觉到兰贵妃的不安分,一记手刀过去,直接将还在暗自催动内力冲击穴道的兰贵妃劈晕了过去。

    饶是如此,兰贵妃在晕倒前,还是狠狠的瞪着兰倾倾,大有要将她大卸八块,喝她血的冲动。

    兰倾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种被人用那种眼神看着,真心恐怖啊,不知道今天晚上,会不会做噩梦。兰倾倾不住的摇头。不过话说,他们之间,有那么深的仇吗?深仇大恨?她是杀她全家还是抢她男人了?呃……

    见兰贵妃以及晕了,司空冷动手,直接将她抱起,回到了寝宫内,这时兰倾倾才发现,那个沈大人已经成为了刀下亡魂,身首异处。这整个宫殿,充斥着浓浓的血腥气味,闻着,让人有种作呕的感觉。

    很快有宫女进来打扫现场,有侍卫将已经死了的沈亮拖了出去,至于这个尸体,很显然,同样不会有好下场。

    很快,现场被清理的差不多,兰倾倾忍耐着心中的不适感,走到了床前,看着床上那个此刻狼狈不堪的女人,曾经,她也高高在上,可是如今,却落得如此境地。同情吗?不,她没有多余的同情心去同情一个自己作死的人。原本,她可以生活的很好很好,可是,都是她自己的一念之差,也或者,是从小被灌输的东西,才使得她变得如此。都说做人要有一些棱角,但是,太尖锐了,不好,不但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而且,野心太大了,也不好,不但伤人伤己,还会牵扯进来许多无辜的人。

    兰倾倾再一次的将手搭在了兰贵妃的手腕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切脉。她的脉象,不能怪她再来一次,实在是,太过诡异了,竟然,时而有,时而没有。这时而有,说的过去;这时而没有,不是要死人的吗?兰倾倾十分惊秫,整个人的表情,比刚刚在外面的时候,还要差!

    兰倾倾终于将兰贵妃的手放下了,然后,目光落在了司空傲和司空冷的身上,“看着她,我回去一趟!”话落,已经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她,我去看看!”不放心的司空傲交代了司空冷一声,随即也追了上去。

    “很棘手?”很快,司空傲就追上了兰倾倾的脚步,随即开口。

    “恩,不是一般的棘手!”兰倾倾点头,眉宇间尽是凝重。“老头儿还在?”

    “老头儿?”司空傲皱眉,声音里带着疑惑,忽然明白了兰倾倾的意思,然后点头,“那一日之后,就没有离开,在东宫安排住了下来。”说来奇怪,倒是这么久都没有见到孙老先生出来,如果不是兰倾倾今日问起,他都已经忘到脑后了。不知道孙老先生到底在忙碌些什么,竟然一直都没有出来。难道,还在研究兰倾倾给的蛊虫吗?

    “那正好!”兰倾倾点头,随即加快了脚步。

    司空傲不明白兰倾倾说的那正好是什么意思,不过,见兰倾倾不想再开口,也没有询问,也跟着加快了一点脚步,始终保持着跟兰倾倾并排的行进着。

    很快,两个人就到了东宫,然后立刻朝着孙胜被安排的宫殿走去。而当进入宫殿后,就看到孙胜此刻正笑意盈盈的面对着一堆的蛊虫。照这个样子看来,老头儿这是弄明白了这些蛊虫了。不过也是,毕竟,老头儿可是相当聪明的,当然,比她兰倾倾还是差了一些。兰倾倾自恋的想着。

    “老头儿,把蛊虫还给我!”兰倾倾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直接切入重点。

    “喂,有没有搞错,这不是你孝敬给为师的吗?怎么还有要回去的道理!”听到声音,尤其这个声音还那么熟悉,当然,主要是因为敢这样明目张胆叫他老头的,普天之下,也就他那个不孝徒弟一个,所以,孙胜连头都没有回,直接就开口呛声了。

    “我什么时候说那是给你的?我说的是借给你吧?虽然就差了一个字,不过,这意思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呢,快还我!”兰倾倾也不废话,直接越过孙胜就打算将她的蛊虫拿回来。现在她可是要用这个去救人。

    不过,兰倾倾的动作快,孙胜的速度更快,一把将蛊虫的盒子抱在了怀中,根本就不给兰倾倾动手的机会。“死丫头,到了老子手的东西你还想抢回去?做梦!”

    “不抢也可以,那你带着跟我去救人吧!”兰倾倾没有拿到蛊虫,也不恼,眉毛一挑,对着孙胜开口。

    “救人?|救什么人?”孙胜顿时被好奇充满了心头,一脸不解的看着兰倾倾。

    “兰贵妃,她中蛊了,吸血蛊!”兰倾倾直接切中要点。吸血蛊,顾名思义,不过,不要理解错了,不是中了吸血蛊的人的血被蛊虫吸收光了,而是要依靠不断的吸食人血来补充自己。

    “啊?那个女人?”孙胜嘴巴张的大大的,“那个女人不是跟你们有仇吗?为什么要救她?”

    “哎呀,你哪里有那么多的话啊,动作快一点,不然等一下晚了怎么办?”兰倾倾头痛万分,自己这个便宜师父可是十足十的啰嗦货,虽然在外人看来这老头儿整一个高冷范,而且十分龟毛,可是,在她面前,怎么就是各种啰嗦,各种和外界传的不一样呢。

    “你——”孙胜被自己的徒弟嫌弃,顿时那一张脸色变得精彩万分,不过,看到兰倾倾脸上的焦急,最后也只有忍忍了下来,不过,却依然嘀咕个没完,“真是不知道到底是我是师傅,还是你是师傅,竟然如此不尊师重道,如此的不孝顺,真是坑人,这兰木天那家伙,怎么会生出你这样一个女儿?真是有损人家的名声。还有,好歹也是我老头子一把屎一把尿的将你养大的吧?竟然还不知道感恩,真是没有良心!”

    兰倾倾嘴角抽搐,这货,她好想让他闭嘴啊,如果不然,是不是会把她从里到外全部都批斗个遍?然后,她是不是就准备体无完肤了?

    司空傲听着孙胜在一边不停的数落着自己的娘子,心里有些想笑,毕竟,这个人可是神医啊,怎么会是这样的呢?他不是一直都很有脾气的吗?好吧,他也承认,他自己一直都是高冷的形象,可是,自从遇到兰倾倾后,一切都已经改变了。此刻的他,有种找到知音的感觉。不过,这个可是千万不能说的,否则,自家这个娘子估计会发飙。

    一行三个人朝着兰贵妃的寝宫走去。一路上,孙胜依然在喋喋不休,仿佛要将他这几年没有见到兰倾倾的话,要一次性的全部说完,听的兰倾倾耳朵都要冒烟了。司空傲到最后,也有些无法承受孙胜他老人家的威力了,有种无力招架的赶脚。不过,这个老人家……算了,还是闭嘴吧,那是他们师徒的事情,他还是不要搀和比较好。

    走着走着,忽然空气中一股浓郁的杀气袭来,当然,兰倾倾的感官总是比别人要慢半拍的,所以兰倾倾还没有感觉到,司空傲和孙胜已经感觉到了。两个人的神情都跟着一凛,目光变寒,不过,却不动声色,甚至,都没有跟兰倾倾提醒一下,不过,动作上,却已经有了改变。

    原来是孙胜走在司空傲的身边,然后,司空傲的另一边是兰倾倾,不过,在感觉到这股浓烈的杀意的时候,孙胜自动的抱着盒子走到了兰倾倾的另一侧,也就是说,司空傲和孙胜将兰倾倾夹在了中间。

    兰倾倾不明所以,“你不是巴不得离我远一点吗?怎么过来了?”兰倾倾倒打一耙,明明就是她不想离孙胜近一点,因为他那张嘴巴已经让她头痛欲裂了。

    “死丫头,你当老头子我愿意离你近一点?老头子我是不想让人家说我觊觎你那长相绝美的夫君!”孙胜跳脚,死丫头,一张毒舌,真不知道这司空傲是怎么受得了的。

    不过,孙胜的话音一落,顿时兰倾倾的脸色变了,随即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出来。话说,在这样的紧张时刻,能有一调剂品出来,确实感觉不错啊,可以让人身心愉悦,不断放松。

    而相对比兰倾倾的哈哈大笑,司空傲的脸色则完全的黑了。觊觎他?这老头子怎么会想出这么奇葩的理由?就算是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也不一定是这个吧?司空傲锐利的眼神朝着孙胜射了过去,可惜,某人完全没有感觉。

    “别拿那样的眼神看着我老头子,我老头子可是会受不了的啊!”

    司空傲的脸色顿时因为孙胜的话,而彻底的黑了,刚刚准备开口反击,忽然杀意加重,接着,一柄在阳光下,散发着森森寒光的剑,朝着兰倾倾的头顶,劈了下来。

    兰倾倾这个时候,也终于感觉到了森森的寒意,原来,这才是原因啊。不过,这些人可真是胆大包天,竟然胆敢大白天就到皇宫行刺,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兰倾倾没有动,关键是,她想动,也来不及了,因为那剑气,实在是太快了,加上兰倾倾的一左一右都有人,就是想躲,也没有地方躲。

    不过,这也根本就不需要兰倾倾去躲,因为司空傲已经动作神速的直接从兰倾倾的身边一跃而起,长腿朝着那柄泛着寒光的剑踢了过去。

    当一声,剑锋被司空傲一脚踢偏,当然,因为司空傲的内力深厚,连带着的,那握着剑的人,也被自己的剑带着拖出去了一定的距离。

    当然,也只是那一个人被剑拖出去不近的距离,司空傲这边还没有来得及回到兰倾倾的身边,那边又有人窜了出来,朝着兰倾倾的胸口位置就是一剑刺了过去。

    哇靠!这些人这是都是奔着她来的啊,这么快就行动了?而且,不是说不会要了她的命吗?为什么这招招毙命呢?这是想她死啊还是想她死啊!

    兰倾倾的武功真的很差,不过,武功差,不代表其他的也差,兰倾倾的手,悄然摸上了自己的衣袖,有宝贝就已经到了她的手中。丫的,让你们尝尝姑奶奶的厉害。

    可惜,兰倾倾还没有动,身边一阵风刮过,只见自己的那个便宜师父已经先她一步,朝着那柄剑迎了上去。老头儿的速度十分快,让人只能捕捉到一个残影,接着,就看到那原本攻击兰倾倾的人,连人带剑一起都摔倒在了地上,砰,哐当两声响过。

    兰倾倾定睛一看,只见那个攻击自己的人已经跌倒在地上,模样十分狼狈,而且,他的嘴角也有鲜血喷出,依然还挂着一抹鲜红,看着触目惊心。

    兰倾倾嘴角抽搐了一下,这老头的威力,依然是不减当年啊,不错不错,值得嘉奖。不过,这些个家伙,真是讨厌的要命,兰倾倾恼了,好想大开杀戒啊。想着,兰倾倾的眼底立刻浮现了一抹嗜血的绝杀,那看向那个刺客的目光,就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般。兰倾倾一步一步,缓慢的朝着那个刺客走了过去,那每一步,仿佛都踩在那个人的心上一般,生生蹂躏着他的内脏。

    而就在兰倾倾迈开脚步的时候,一道又一道的凌厉杀气朝着她逼了过来。司空傲和孙胜将兰倾倾护在了中间,然后围着她,开始了反击。当然,闻声赶来的侍卫也加入了战斗中。

    兰倾倾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皇宫竟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竟然可以让这么多的刺客都进来,当然,这个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人家是有内援的人啊,伤不起。

    被团团包围住的兰倾倾,咳咳,其实是保护着的兰倾倾看着那些前来刺杀她的人,真心是手痒了。妈的,他们能用蛊虫,弄的他们这边一团乱,为什么她不能也用蛊虫,然后让他们也一团乱呢?那边一个马奎,应该此刻,不是自己的对手吧?毕竟,自己可是得到了某本秘籍的真传啊。兰倾倾的眼珠转动着,某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中成型。

    或者,可以一试。看了看被孙胜抱在手中的盒子,随即摇头,那个蛊虫不行,那个蛊虫下了,估计会被马奎很快就解决的,那么,不如就下一个马奎无法解决的出来。

    于是,兰倾倾更加靠近司空傲,“我要回东宫!”她的宝贝们可是都还在东宫呢。至于等着的兰贵妃,就让司空冷自己先稳住吧。

    司空傲不明白兰倾倾的意思,不过还是很快的带着她杀出了包围,然后跟孙胜说了一声后,朝着东宫原路返回。

    就在要靠近东宫的时候,另一批刺客出现,司空傲的眼神骤然冰冷而嗜血。紧紧的将兰倾倾保护着,然后开始和刺客厮杀到了一起。

    该死的,这皇宫什么时候可以让人自由出入了?这些人竟然好像都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简直是太过猖狂。

    “来人,抓刺客!”司空傲冷冷的大叫一声。

    听到声音已经冲了过来的侍卫们立刻加入了战斗,不过,很显然,这一批人的武功都十分高,皇宫中的侍卫虽然武功也很高,但是,和这些人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不过短短时间,就已经死的死,伤的伤,失去了战斗力。

    “暗夜何在!”司空傲大叫一声,随即空气中传来一阵风声,接着,以暗夜为首的十几个暗卫一同出现,加入了战斗。

    而一直等在东宫司空傲和兰倾倾寝宫的轩辕听风也已经听到了风声,于是,急忙也冲了出来,当看到这个混乱的场面的时候,没有多加言语的直接加入了战斗中。

    因为司空傲的暗卫以及轩辕听风和他的手下的加入,顿时逆转了当前的形势,很快,那批刺客就落了下风,不过,这些人也实在是顽固,竟然如此,都没有放弃。

    此刻距离东宫十分的近,于是,兰倾倾伸手,拉了拉司空傲,示意他这里交给暗卫和轩辕听风的人,他们先回去。

    司空傲点头,然后带着兰倾倾跳出打斗圈,朝着寝宫飞掠而去。

    看到司空傲的举动的轩辕听风眉头蹙起,也将这一堆烂摊子交给了一众手下,自己也飞身朝着司空傲和兰倾倾的身影追了过去。

    回到寝宫,兰倾倾立刻将自己的那些宝贝盒子都抱在了怀中,然后朝着外面走去,“走,让他们也尝尝厉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兰倾倾开口,声音凌厉。

    司空傲这才明白,兰倾倾要求回来是为了什么,急忙也跟上了兰倾倾的脚步。而后赶来的轩辕听风则正好跟他们碰头,不明白兰倾倾他们怎么这么迅速的去而复返,不过也知道,此刻事关重大,还是先不要多问,于是,也跟着他们,一路又返回。

    当兰倾倾他们返回的时候,战斗已经基本结束,当然,说基本结束,则是因为,对方依然在做垂死挣扎,不肯放弃,尤其是在看到她出现的时候,那双眼睛,仿佛淬了毒一般的狠毒,又仿佛来自地狱一般的阴冷,提着手中的刀剑,就要冲过来。

    哼,冲吧,让你们也尝尝厉害!兰倾倾内心叫嚣着,同时给了身边的司空傲和轩辕听风一个眼神,示意他们让他们的人不要动手了,剩下的,交给她了。

    司空傲和轩辕听风都有些不放心,不过看到兰倾倾那注定的眼神,于是也就只能用眼神示意他们各自的人退下。好在,两个人还在她的身边,可以就近保护她,倒也不担心有危险。

    那些刺客虽然也感觉到了危险,不过,眼下这个机会,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所以,即使明明知道有危险,依然不管不顾的去接近危险的边缘,就希望这是一个完美的契机,让他们可以完成自己主子的交代。

    就在那些刺客举起手中的剑朝着兰倾倾一起攻击过来的时候,兰倾倾的嘴角随即划过一抹诡异的弧度,接着,双眼闪烁着晶莹的亮光,猛然朝着那些朝她扑过来的刺客丢出了自己的宝贝。

    看到兰倾倾的动作,那些刺客立刻都进入了戒备状态,毕竟,兰倾倾善于使毒,这一点他们还是知道的,而既然知道,自然的,就要特殊的防备着。而此刻看到兰倾倾出手,自然首先想到的,就是闭气。

    不过,这闭气刚刚进行,这些刺客忽然就察觉到,有什么,似乎钻进了他们的身体中。顿时,所有的此刻全部都浑身一颤,眼里浮现了恐惧的神色。

    对于未知的一切,人的心里就会产生一种本能的恐惧,而此刻,对于这些刺客来说,兰倾倾刚刚的出手,就是未知的,所以,他们此刻的眼中,才会不自觉的流露出恐惧的神色,虽然动作很快,转瞬即逝,不过,还是被兰倾倾他们捕捉到了。

    兰倾倾嘴角诡异的弧度越发的加大,接着,红唇微启,“三,二,一,发作!”

    随着兰倾倾开口,原本还在怔愣恐惧的刺客们立刻开始纷纷摔倒在地上,接着,口吐鲜血。

    这样的一幕,顿时将司空傲和轩辕听风等人震慑住了。这,这是什么蛊虫?怎么会,这么的霸道?只见那些刺客们,纷纷仿佛鲜血不要钱一般,拼命的从口中吐出来,一刻都不得停留,仿佛不吐出来,心里就不舒服一般。而再看那些刺客的表情,就更加让人觉得诡异了,那些人大口大口的喷着鲜血,竟然还一脸的享受表情,丝毫看不到痛苦。这,这实在是,太诡异,太可怕了。

    “倾倾,这是什么蛊虫?”轩辕听风从震惊中回神,目光看向了身边的兰倾倾,眼里的惊讶和恐惧依然没有消退。

    “这个嘛,我给它取名叫无痛苦催吐蛊,怎么样,形象吧?”兰倾倾一脸俏皮的模样,对于这个蛊虫,她也是第一次应用,没有想到,这效果出奇的好啊,不错不错,看来,可以大肆喂养一些,这样可以帮她不少的忙。兰倾倾的脑海中闪过各种想法。

    无痛苦催吐蛊?这名字,不会太诡异了吗?还是说,有什么样的主人,这他身边的一切,都跟着诡异起来了?轩辕听风嘴角抽搐了一下。而且,这催吐蛊催吐的,可不是吃到肚子里面的饭啊菜啊,而是维持人生命的,鲜血啊!轩辕听风的嘴角再一次的抽搐起来,果然,女人没有最可怕,只有更可怕,而他面前这个,尤其可怕,果然是招惹不得啊。

    而司空傲一边听着兰倾倾的解释,一边黑着一张脸听着轩辕听风对兰倾倾的称呼,丫的,等老子忙完了这些事情一定将你们打包送回去,不要在这里碍老子的眼。

    当然,这个时候,断然不是内讧的时候,好吧,暂且那就是叫内讧吧,现在应该先解决眼前这些麻烦。说实话,这个蛊虫的威力真的不小,瞧,这才多久的时间,只见它们已经帮助那些刺客催吐成功了,因为那些刺客此刻已经全部死亡,身体内,再也没有鲜血可以供它们吐了。而因为鲜血没有了,所以,这些此刻的身体立刻干煸了下去,就仿佛失去了气体的气球一般。

    “搞定!”兰倾倾一声清脆的欢呼,接着,将随身携带的盒子打开,将那些已经从那些刺客的身体中爬出来的蛊虫都收了起来。

    至于那些死尸,自然会有人处理的。而兰倾倾他们则继续朝着兰贵妃所在的寝宫走去,毕竟,还是有艰巨的任务没有完成的。当走到孙胜他们打斗的地方的时候发现,战斗也已经结束,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的尸体,有刺客的,也有皇宫中的侍卫的,看血流成河的状态不难想象,刚刚战斗的激烈。而看到兰倾倾他们走了过来,孙胜老头子立刻一个瞬移飘了过来,手中依然紧紧的抱着那个宝贝盒子,而再看老头儿本身,竟然一点狼狈没有,一点鲜血都没有沾染上,完全根本就不像是刚刚打斗过的人。司空傲不由得挑眉,看来,这个老人家是个高手中的高手啊。只不过,这个高手中的高手,怎么就没有将这个徒弟教好呢?不由得,司空傲一头黑线。

    “丫头,你宝贝这么多,就不要跟为师抢了,孝顺一次如何?”孙胜在看到兰倾倾手中抱着的盒子后,顿时眼前一亮。这么多玩意儿,真心是好啊。不过想到这丫头竟然那么小气,自己有那么多,竟然还来要孝敬他的这个,真心是要不得。

    想着,孙胜不由得脸上浮现了委屈的神色,觉得自己这堂堂一代医尊,竟然被自己的徒弟弄的如此狼狈,这到底,她是师傅,还是他是师傅?好吧,他不得不承认,这丫头的医术,出神入化,甚至很多大胆的他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医术,在她这里,也是可能的,这让孙胜不由得有些小小的沮丧,不过,在沮丧之后,又有些小小的开心,毕竟,这可是自己的徒弟,好歹挂着名头呢,说出去,还不是打的他神医谷的名号。这样想着,心里终于平衡了。

    兰倾倾拿眼角的余光扫了自己的师父一眼,然后又给了自己师父一个十分严正的目光,接着,又对着自己的师父露出了一个灿烂的不能再灿烂的笑容,然后,红唇微启,露出了八颗洁白的贝齿,“不行!”再然后,就是吐出了这样两个让孙胜跳脚的字。

    就知道这丫头一笑准没好事,看吧看吧,他还是十分了解她的。“哼,死丫头,反正你打不过老子,老子现在就走,至于那个什么妃子的,让她去死吧!”

    说走抬腿就要走,兰倾倾忽然朝着孙胜诡异一笑,然后,孙胜那抬起的脚,忽然就迈不出去了。

    “死丫头,你这是大不敬,你这是不孝,你……”孙胜叽里呱啦的还想数落,不过很快,就只看到他的嘴巴动啊动,但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兰倾倾动手,将孙胜手中抱着的盒子拿在了自己的手中,“师父,你说,你怎么这么多年了,还学不乖呢?徒儿其实很孝顺的,可是,你不要总是试图惹恼徒儿啊,其实吧,徒儿一点都不想对你出手的,真的,比黄金都真!”兰倾倾一边说着,一边不断的对着孙胜眨巴着大眼装无辜,那模样,俏丽可爱极了。

    孙胜险些被气的吐血。这样还叫孝顺?那不孝顺该是什么样子?悲剧啊,他孙胜,一代神医,怎么就收了这么一个和自己是死对头的徒弟呢?这是要玩死他啊,还是玩死他啊!现在退货还可以不?

    不要说孙胜险些被气的吐血,就是司空傲和轩辕听风听到兰倾倾的话,也是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来。这话,估计也就兰倾倾这丫头敢说了,换了另一个人,都无法说出来。

    “师父啊,您说,您是要一直站在这里,还是跟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兰倾倾才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人怎么想的,她现在可还是有事情要做的呢。那个兰贵妃此刻,也不知道如何了,隐隐的,兰倾倾有些的担忧。

    “……”孙胜张嘴,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可惜,一点声音都没有,顿时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他这辈子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吗?老天爷,你简直是对不起我孙胜啊。孙胜内心哀嚎着,可惜别人听不到。

    “师父是说,想留下来?那好,作为你的乖乖徒弟,是一定会满足师父的愿望的!”说着,兰倾倾已经迈开脚步,打算离开了。

    孙胜那个郁闷啊,这口不能言,脚不能动,这是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这千防万防,果然是家贼难防啊,不管他花了多大的心力来躲避这丫头,怎么都没有成功呢?而孙胜哪里知道,兰倾倾根本就没有将药粉撒向他,而是直接丢在了那个装蛊虫的盒子上。如果孙胜知道,估计会气死又活过来的。

    “丫头,将解药给神医吧,这里现在不安全!”司空傲忽然追上了兰倾倾的脚步开口。如果是平时,这丫头想玩,就玩一下,不过眼下,可是非常时期,那些个刺客都可以自由的进出皇宫了,这恐怕,还是会继续有大的动作,如果那些人将神医杀了,或者动了手脚,估计,最先后悔的,会是兰倾倾。而作为她的男人,最关心她的人,又怎么能让她做后悔伤心的事情呢!

    兰倾倾想了一下,点头,然后朝着后面孙胜的方向丢去一包粉末,粉末在空气中散开,接着,孙胜就感觉到自己可以动了。

    既然自己可以动了,自然就是要动手将自己的东西抢回来了。不过话说,这徒弟女婿不错,还知道帮他说话。说到这个,孙胜顿时有些后悔当初帮轩辕听风的事情。咳咳,没事,本人脑子最近不好用,都忘记了,都忘记了。

    “师父,你说,你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呢?不对,这伤疤还没有好全呢,你能开口说话了?”她刚刚给的,可就只有一包能够让他动的药粉,至于那张啰嗦的嘴巴,还是等等吧,她受不了。

    孙胜听到兰倾倾的话,顿时张了张嘴巴,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依然无法发出声音。丫的,死丫头,竟然还留了一手,当感觉到自己可以动的时候,他还以为解药全了呢,也可以开口说话了呢,没有想到,竟然只是可以动,却不可以说话。想了想,这丫头的药可是很难找到解药的,于是,孙胜只能乖乖的停下了自己的动作。随即哀怨的看了兰倾倾一眼,默不作声。咳咳,想做声,也做不了。

    一行人继续朝着兰贵妃的寝宫走去。刚刚靠近,就听到从里面传来的打斗声音。在寝宫的外面,也就是这个宫殿的单独院子里。兰倾倾皱眉,这是,声东击西?

    一行人的眼里同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然后,脚步不由得加快,甚至,司空傲已经将兰倾倾抱了起来,朝着里面飞了过去。毕竟,那里面,可是还有他在乎的人的,比如说,他的父皇。

    而看到司空傲动作的轩辕听风和孙胜等人也一同施展轻功飞了进去。而因为司空傲的武功很高,加上又是先一步起步的,所以,他们自然是比孙胜他们要先一步看到里面的情况。

    而就是因为先看到了,兰倾倾顿时被震惊到了!

    ------题外话------

    潜水的妞们,浮出来吧,这心啊,真是拔凉拔凉的了~最后吼一嗓子:支持正版,妞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看《冷皇独宠神医太子妃》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