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十五章 巫术现世

《冷皇独宠神医太子妃》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兰倾倾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兰贵妃的寝宫里面此刻正在上演的全武行,里面的主角,竟然是吕瑶。那个原本应该死了,可是却因为什么而又复活的人。丫的,竟然成了不死战神了,是不?

    难道,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吗?兰倾倾的脑海中不断的回忆着自己在那本书中看到的一切,然后果断的摇头。书中虽然包罗万象,可是,却并没有记载到这个。难道,有遗漏?兰倾倾的眉头不由得蹙了起来。因为如果是遗漏,那么就是意外,就是变数,就是在他们的认知范围之外,这个,可就是十分难以掌控的了。

    眼前的打斗十分精彩,一群的侍卫围着吕瑶,可是,却久久无法将她拿下。兰倾倾的眸光不由得冰冷而深沉了起来。里面的情况,还无从得知,兰倾倾不由得有些焦急。很显然,这吕瑶的出现,应该是为了兰贵妃,也一定是为了兰贵妃,毕竟,安家的势力,那背后之人,一定是不想放弃的。而如果不想放弃,那么,兰贵妃和司空冷,就是最好的傀儡和把柄。自然的,掌握了兰贵妃,也就等于掌握了司空冷,也就等于掌握了安家,所以,才会有了眼前这一幕。

    既然如此,那么,她是坚决不会让她得逞的,不管是她,还是她背后的那个人,都不要想得到安家的支持。

    “我们过去!”兰倾倾开口,示意司空傲进入兰贵妃的寝宫,只有将兰贵妃救过来,那么,他们才不会继续抓着这根线。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让兰贵妃去死。可是,司空冷刚刚才稳定下来,如果再受到刺激,估计会不遗余力的来对付他们。现在只希望,他是真的没有反叛之心了,他是真的可以说服兰贵妃,说服安家。这样,他们就阿弥陀佛了。

    不过,眼下,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也只能姑且相信司空冷的话了。而且,兰倾倾也觉得,那个男人,没有理由到了这种时候,还来欺骗他们。加上,人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兰倾倾没有从司空冷的眼神中,看到他的隐藏和虚伪。

    听到兰倾倾的话,司空傲随即带着兰倾倾就要越过这些人而直接进入兰贵妃的寝宫。不过,却没有想到,那个吕瑶也不知道练习了什么武功,竟然将一条钢鞭用的出神入化,接着,一个横扫,将面前的几个侍卫一同扫到,至于生死,就不得而知了,接着,竟然越过众人,将手中的钢鞭朝着兰倾倾的脑袋劈头盖脑的就甩了下来。那架势,绝对是要将兰倾倾弄死。

    丫丫个呸的,这是想她死的没有一点活路啊!狠,真他妈的狠啊,难怪人说最毒妇人心,果然一点都不假。而且,这丫的这样做的目的,不知道是出于本心还是听命于谁,不过,不管哪一个,都是不想她活的。

    兰倾倾看着那朝着自己铺天盖地而来的钢鞭,看着吕瑶那满眼的恶毒和憎恨,同时外加一句“去死吧!”好吧,不用她多管,毕竟,现在她可是在某人的怀中,自然的,要管,也是某人管。

    果然,司空傲抱着兰倾倾一个飞跃,闪避开了吕瑶的攻击。不过,这吕瑶也是个狠的,一击不成,又来第二次攻击。不过这一次,没有司空傲出手的机会,而是轩辕听风和孙胜赶到了。

    看到轩辕听风和孙胜进来,司空傲随即抱着兰倾倾闪身就进了兰贵妃的寝宫,“如果可以,直接削掉她的脑袋!”这是司空傲离开的时候,丢下的一句话。

    当然,这句话轩辕听风和孙胜听明白了,这是让他们将眼前这个满眼狠毒嗜血的美女的脑袋切下来啊。孙胜顿时高兴了,哈哈,切西瓜了,切西瓜了。张着嘴巴哈哈大笑又大叫,然后悲催的发现,没有一点声音,这才想起来,自己还被某个无良的丫头算计着呢。

    于是,孙胜心中的愤怒不由得加大,既然不能将那个丫头如何,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他是舍不得的,毕竟,他老头子这一辈子,就那么一个徒弟,尤其是那医术,简直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真是让他又爱又恨。既然如此,那么,他就直接拿眼前的这个倒霉鬼撒气好了。

    想到就做,孙胜随即一个凌厉的飞腿朝着吕瑶的胸口就踢了过去,这一招虽然没有用尽十分的力气,不过,依照孙胜的功力,被踢到,那也是绝对讨不了好的。

    看到孙胜出手,轩辕听风也没有落后的随即亮出了自己的招牌武器,朝着吕瑶的脖子横扫了过去。他刚刚可是有听到司空傲离开时说的那句话,加上看了这么多的蛊虫,他也明白了一些什么,也就是说,这个人的罩门,就是直接切下脑袋。他可不认为司空傲那个话是白说的,说着好玩的。

    丫的,他刚刚可是有看到这个女人劈头盖脑的朝着兰倾倾的脑袋甩去的鞭子,既然那么喜欢打人家的脑袋,让她也尝尝自己的脑袋被人惦记的滋味儿,一定会更加美好的。

    孙胜和轩辕听风联合出手,原本就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这同是出手,自然实力会增加许多。不过,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两个高手的攻击,被他们攻击的女人竟然诡异的一笑后,身子朝着地上扑了过去,然后躲过了他们的攻击。

    孙胜和轩辕听风同时皱眉,不过很快的,就在一次一起出手,朝着已经扑在了地上还没有起来的吕瑶攻击了过去。

    只见倒在地上的吕瑶嘴角再一次的划过一抹诡异的弧度,接着,在两个人的腿即将落入自己的身上的时候,猛然出手,一只手外加一条钢鞭,将孙胜和轩辕听风的腿抓住,接着,她整个人也因为两个人的力道“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不过,饶是如此,这个女人依然嘴角噙着一抹诡异的笑,那笑容,似乎越发的诡异了,甚至,还隐隐的带着一抹得逞的意味。

    这样的笑容,被孙胜和轩辕听风看在眼中,顿时对视一眼,眼里划过一抹不好的感觉。

    这种感觉刚刚出现,忽然,两个人同时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开始发痒起来。这感觉,难道,中毒了?才有这种想法,忽然就发现了各自身体的变化,现在不只是痒了,而是身体的内部,具体的说,是内脏,很痛很痛,那感觉,就仿佛,有虫子,在啃噬自己的内脏一般,一会儿这里,一会儿又窜到了那里。

    “哈哈哈,纳命来!”看到两个人那痛苦的表情,吕瑶从地上这才狼狈的爬了起来,接着,一只手将嘴角的血迹抿了一把,然后另一只手举起了手中的钢鞭,朝着孙胜和轩辕听风挥舞了过去。

    看到这一情况的轩辕听风的护卫和司空傲的暗卫们立刻上前,阻止吕瑶大开杀戒。不过,让这些人震惊的是,这两个高手,竟然就这样败下阵来。这个女人,果然狠毒。当然,这也给这些护卫暗卫们提了醒,让他们不要轻易靠近吕瑶,能使用远程攻击的兵器,最好。

    于是,有宝剑的直接亮出了宝剑,没有的也从皇宫中的侍卫的手中拿过宝剑,朝着吕瑶攻击了过去。

    轩辕听风和孙胜不敢停留,轩辕听风叫了一声多加小心后,和孙胜忍着内脏被啃噬的痛苦,狰狞着一张脸,从外面也进入了兰贵妃的寝宫。

    再说此刻的兰贵妃寝宫中,司空冷依然守在这里,当然,这中间,看到兰贵妃有清醒的迹象,司空冷忍着心里的痛楚将自己的母妃又一次的敲晕了过去。直到看到兰倾倾和司空傲的到来,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快,大嫂,快看看我母亲!”司空冷的声音带着焦急和不安,目光落在了兰倾倾的身上。

    兰倾倾快速的上前,然后手再一次的覆盖在了兰贵妃的手腕处,眉头蹙了一下后,随即将自己从师父的手中夺过来的那只原本就是她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装着几只蛊虫,大小不一,不过从外形上看,是同一个品种,只能说,成熟度不同。

    兰倾倾从盒子中挑出了一个成熟度很高的蛊虫,然后目光落在了司空冷的身上,“将兰贵妃的嘴巴撬开!”

    司空冷看了看兰倾倾,又看了看被兰倾倾拿在手中的蛊虫,顿时一阵头皮发麻。这,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要把这蛊虫,喂入自己母亲的口中?然后,到了肚子里?想着,司空冷顿时一阵的恶心和恐惧。这吃虫子,还真的是开天辟地头一次见到。

    当然,不单单是他,司空傲也是第一次见到,包括在一旁坐着的司空冷云,同样都是第一次见到,几个大男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不过,倒是没有多么的影响他们的美观。所以说,这人啊,还是要长的好看,因为好看,不管是做什么表情,都不会丑到哪里去。自然的,也就带上了另外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了。

    当然,这些也只是兰倾倾个人的看法,如果她此刻的个人想法被眼前这三个男人知道,估计会被气的吐血三升吧。

    “快点啊,再等下去,估计就没救了!”看到司空冷不动,兰倾倾不由得将事情说的严重一些,不过,却也不容乐观,这个情况,确实比较眼中了,因为兰贵妃自己本身竟然已经会了利用蛊虫,就比如说上一次的那个宫女,兰倾倾猛然想到了那个宫女被切掉的手臂上的伤口上的虫子,顿时眸光森寒。

    兰倾倾的目光落在了床上的兰贵妃的身上,然后目光微微严峻,面色凝重而严肃的看着司空冷,“动作快点,她要醒了!”

    司空冷听到兰倾倾的催促,加上兰倾倾那严肃的面容,不由得无奈的动手,伸手将兰贵妃的嘴巴捏开,然后,目光看向兰倾倾,“这样可以吗?”

    兰倾倾没有说话,直接走过去,将已经被她选好的蛊虫直接送到了兰贵妃的唇边,接着,在众人肉眼看不到的速度下,那条蛊虫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这样的一幕,让司空傲,司空冷,以及皇上司空冷云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似乎带着点恶心,带着点恐惧,带着点隐忍,带着点茫然,总之,各种情绪交织在脸上,让人看的明白,却又仿佛无法明白一般。

    “现在要做什么?”司空冷最先回过神来,毕竟,这个床上的女人是生他养他的母亲,他的感情自然要比别人来的浓烈一些。

    “等!”兰倾倾看了司空冷一眼,然后丢给他一个字。

    等!这样一个字,仿佛给了人无限的希望,却又让人带着无限的焦躁不安和无奈,其实,换句话说,似乎也带了那么一抹的绝望,因为只有没有办法了,不确定了,才会要求人等,让时间来解决问题。可是眼下,既然兰倾倾说了一个等字,那么,就只剩下一个等了,毕竟,他们不懂。

    而就在等待的过程中,寝宫的外面又走进来两个人,吸引了兰倾倾他们的注意力。

    “倾倾,救……”救命的命字还没有说出来,轩辕听风已经无力支撑的倒在了地上。当然,孙胜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虽然他武功很高,但是,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个老人了,体力忍受力等等,自然不如年轻人。于是,在轩辕听风倒下后,孙胜也跟着倒了下去。

    兰倾倾一看这个情况,不由得脸色一白,一个飞身,就已经率先来到了孙胜的面前。司空傲看到这一幕,没有太多的惊讶,毕竟,这丫头虽然总是自己折腾孙胜老神医,不过,其实,那感情,也不是寻常人可以比的,而此刻丫头那惨白的脸色,那担忧的神情,无一不认证了司空傲的心中所想。

    快速的也来到了孙胜的身边,然后伸手,按在了已经蹲下的兰倾倾的肩头上,没有很用力,却也恰到好处的让她感觉到,他在,所以,不要怕,不要慌。“放轻松,你师父在等你!”

    没有多余的安慰,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仿佛让兰倾倾吃了定心丸一般,整个人瞬间就沉稳了下来。没有回答司空傲,而是伸手,切到了孙胜的脉搏上,随即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接着,兰倾倾的脸色越发的惨白了起来。这,这好像,不是蛊虫啊。可是,她却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师傅的心跳减弱,五脏六腑,有流血的征兆,似乎,正被什么啃噬着一般。

    一个人的五脏六腑被啃噬,那该是何等的痛楚,那根本就不是寻常人可以忍受的,即使是她的师父和轩辕听风这样的武功高手,也一样无法承受。

    该死的,为什么会这样?兰倾倾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整个人也跟着慌了,茫然起来,那给孙胜把脉的手,都已经开始颤抖了起来,接着,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了。

    “倾倾,冷静!”司空傲看到这个情况,顿时大喝了一声。

    兰倾倾听到司空傲的大喝,顿时又仿佛清醒了几分一般,然后开始喃喃低语起来。“对,冷静,冷静,只有冷静了,才会找到病因,才可以将他救了,对,冷静,冷静!”兰倾倾不断的嘀咕着,可是,那身体,依然在颤抖着,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司空傲看到这样的兰倾倾,心疼不已,一直以来,她都是十分冷静,十分睿智的,就仿佛,一切都可以掌握在手中一般,这还是第一次,司空傲看到她如此慌了神,乱了阵脚。

    兰倾倾那给孙胜把脉的手,不停的颤抖着,就连脉象,都把不出来了,因为分不清楚,到底是她的手的颤抖频率还是孙胜的脉搏跳动。不由得,兰倾倾用自己另一只同样颤抖的手,去抓自己给孙胜把脉的那只手,试图让它不要继续晃动下去。

    司空傲看不下去了,蹲下,随即伸出自己的大手,一把握住了兰倾倾的双手,然后另一只手抬起了兰倾倾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倾倾,你要冷静,你是最棒的,你要相信自己,能救你师父,如果你不冷静,就真的没有人可以救他了,那他真的只有等死的分了,乖,我就在你身边,一切有我,冷静下来,好不好?”司空傲的声音温柔充满了磁性,仿佛有魔力一般,让兰倾倾那不安紧张躁动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她看着司空傲眼中的自己,那眼神中,毫不掩饰的慌乱紧张和无措,发现,自己真的很没用,一个现代人,怎么会在古代,乱了阵脚?在现代做了那么多手术的她,都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此刻,竟然会如此?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吧。

    闭上眼睛,兰倾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重重的吐了出来,然后,反复了几次后,睁开了眼睛。此刻的兰倾倾,身子已经不再颤抖,手也已经好了很多,至少,正常把脉没有任何问题。

    不由得,再一次的,兰倾倾将手落在了孙胜的脉搏上,情况依然没有改观,这让兰倾倾不由得又懊恼愤怒烦躁了起来。

    “去看看轩辕听风的情况!”这个人可不能在他们这里出了问题,否则,不管是不是他们的错,那么,和轩辕氏一族,大概都没有美好的和平年代了。司空傲想着,或者,两个人的情况不一样,轩辕听风会有解救。当然,这个想法,他也不过是自己安慰一下自己而已,毕竟,轩辕听风和孙胜的情况,真的相差无几,可以说,一模一样,唯一有变化的,是孙胜的整张脸都被胡子遮住了,看不太清楚,而轩辕听风的则可以看的明白。

    听了司空傲的话,兰倾倾立刻仿佛来了精神一般的又走到了轩辕听风的身边,然后同样蹲下,手切到了轩辕听风的脉搏上,原本还抱着一线的希望,可是,在将手放到轩辕听风的脉搏上的时候,兰倾倾知道,希望没有了。轩辕听风的情况,竟然和孙胜的,一模一样。也就意味着,她依然手足无策。

    兰倾倾猛然一下,跌坐在了地上。两个人此刻那痛苦的神情,让她觉得自己好无能,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如此?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这两个人,会不会,就这样,死了?兰倾倾真的害怕极了,她不是手上没有沾染鲜血的人,可是,第一次,却是如此的恐慌,如此的害怕,如此的不安紧张和焦躁。仿佛顷刻间,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朝着她涌来,让她喘不过气来,有一种,马上就要窒息的感觉。

    看到兰倾倾跌倒,司空傲急忙附身,拦腰将整个人跌坐在地上的兰倾倾抱了起来,万分心疼的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就连原本那嫣然璀璨的唇瓣,此刻也是惨白一片,仿佛那摇曳在风中的枯叶一般,让人心疼,又觉得心酸。

    “乖,累了,就休息一下,我马上宣召太医过来!”司空傲说着,将兰倾倾抱紧,给她温暖和安定。

    司空冷云看到眼前的情况,自然也明白事态的严重性,于是急忙让人去将太医院的所有太医都叫了过来。

    太医还没有到来,倒是兰贵妃这里先有了反应。只见兰贵妃此刻不知道是醒了还是没有醒,总之眼睛闭着,神情无比的痛苦,接着,从床上直接翻身,趴在了床的边缘,然后嘴巴张开,开始稀里哗啦的吐了起来。

    这一变故此刻兰倾倾肯定是即使知道也无力去管,而既然兰倾倾没有开口,其他的人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防备的,所以,就看到床前,立刻被兰贵妃吐的一塌糊涂,到最后,竟然吐的,都是大口大口的黑色血液。

    司空冷看到这一幕,眼里顿时划过一抹心痛。伸手,不轻不重的拍打着兰贵妃的后背,试图让她可以舒服一些,同时目光落在了呗司空傲抱在怀中的兰倾倾的身上。“大嫂,可以帮我看一下我母亲吗?”兰倾倾的情况,司空冷看在了眼里,自然的也知道兰倾倾的状态不太好,可是,此刻,他能求救的人,也只有她一个,所以,还是要开口。

    兰倾倾的眼睛闭上了,可是,她的身体依然在颤抖,也就是说,此刻的兰倾倾的意识,还是清醒的,自然的,司空冷的话语,她是有听到的。努力的睁开眼睛,连孙胜他们所在的方向都不敢看过去,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如此胆小。

    目光落在了床上兰贵妃的身上,只见此刻的兰贵妃依然在大口大口的吐着,口中出来的,依然是大沽大沽的黑色血液。兰倾倾看着这一幕,不由得皱眉,看来,这个蛊虫确实霸道,竟然生生将人折磨到了如此地步。

    这大口大口喷出来的鲜血,估计,也可以去了人体血液的五分之一了吧?这如果继续下去,不知道会不会,直接吐血而亡?

    兰倾倾皱眉,随即目光继续落在兰贵妃的身上,接着,又看向了等着她给他回答的司空冷,然后艰难的吐出了一个字,“等!”

    司空冷简直要抓狂了,就这样了,还要等?再等下去,会不会人直接吐血而亡了?这学历而亡的事情,他可是明白的,虽然说这不是伤口流血,但是,这样大口大口的吐血,也是一样的道理啊。

    司空冷不知所措,又不能做些什么,于是,就只能听信了兰倾倾的话,焦急的继续等待着。

    御医很快就到来了,进来看到这样一副画面,都吓得浑身颤抖,加上外面的画面,御医饶是在皇宫中历练了这么久,依然是胆战心惊,一颗心,扑通扑通,仿佛要跳出口来一般。

    急忙朝着司空冷云跪了过去要行礼,被司空冷云直接挥手打断了,“快去,给那两位看一下!”这两个,可都不是简单的绝色啊,而当御医看到倒在一边的孙胜的时候,不由得都怔住了。这,这不是神医老先生吗?怎么也会……

    不敢怠慢,所有的御医都开始围了过去,至于轩辕听风,因为身份还没有人尽皆知,所以自然的,就受到了冷落。不过,看到这一幕,司空冷云以及司空傲都没有阻止,毕竟,这两个人的情况是一样的,能够解了孙胜身上的痛苦,那么自然的,也就可以解了轩辕听风身上的痛苦。

    御医一个接着一个轮流上前给孙胜把脉,一个接着一个不住的摇头,满脸的愁云密布。有大胆一点的御医目光落在了司空傲怀中的兰倾倾身上,心中存了疑惑。不过,猛然间看到兰倾倾的状态,然后心里也划过一抹了然,怕是师父遭逢此难,做徒弟的,已经心痛害怕的无以复加,自然无法给神医看病了,这才将他们全部叫来了。

    不过,这不是为难他们吗?他们的医术,又如何能够与太子妃相比?

    眼见着一个又一个太医脸色难看的退了下来,所有人眼底原本就不存在的光芒,又黯淡了几分,让几个主子的脸色,都变得越发的难看。

    太医看到主子们的脸色越发难看,顿时更加如坐针毡。眼见着,就剩下最后一位资历没有前面几位老的一个年轻太医了,所有人顿时都不抱任何希望了。原本还想着,这神医在,迟早有一天可以从神医的手中学的一二,却不想,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皇权之争啊,真是害死人啊。当然,这些言语,他们也只敢在心里想想,是断然不敢说出去的,否则,小命就要搬家了,而且,不只是他们一个人,连带着九族,都跟着他们脑袋搬家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最后的一名太医身上,只见那个太医到现在还依然在把脉,眉头时而皱着,时而松开,表情时而凝重,时而又松缓,让人摸不到头脑,却也都安静的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毕竟,这可以说,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整个寝宫内,只有人们微弱的被压抑的呼吸以及兰贵妃那大口大口吐着黑血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这比那兰贵妃终于吐出了最后一大口的黑血,那边那个太医也将手从孙胜的手腕上撤了下来,两边几乎是同步完成。然后这边兰贵妃的事情依然没有结束,再最后一口黑血吐出来后,接着,从她的口中吐出来一堆的虫子,其中一个,是兰倾倾放入兰贵妃口中的那条,至于其他的,大大小小不少,估计是在兰贵妃的体内安家了,染生出来的。

    看到那密密麻麻的虫子,所有人都一阵阵头皮发麻,浑身颤抖,外加脸色惨白。而此刻的兰贵妃以及瞬间就憔悴了一般,整个人也彻底的陷入了昏迷。

    “大嫂,我母亲她……”司空冷开口,却不知道如何继续说下去,眼里的担忧浓郁深沉。

    “等她醒了就知道了!”兰倾倾此刻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些蛊虫的身上,然后示意司空傲将她那个装着刚刚送入兰贵妃口中的蛊虫的盒子拿了出来,然后打开,接着,将那里面的蛊虫全部放了出去。顿时,地上就一片混乱了,两种蛊虫在一起,兰倾倾放出去的蛊虫开始一点一点蚕食从兰贵妃口中吐出来的那些蛊虫。别看数量上兰倾倾那些蛊虫少,不过,他们的动作却很快,看不到他们怎么动的,总之,那些从兰贵妃口中吐出来的虫子很快,就被消灭殆尽。然后兰倾倾再一次的将她的那些宝贝收了回去。

    这边的情况算是告一段落了,于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孙胜和轩辕听风以及这一众的太医身上。

    “怎么样?脉也把了,结果呢?”开口的,自然是皇上司空冷云,目光一一扫过那些太医的脸,最后目光停留在了最后一名年轻的太医脸上。

    其他的太医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说,毕竟,这种情况,他们确实没有见过,这如果一个字说的不对,很可能就……于是,所有太医都吓得不敢开口。

    那名被盯着的太医脸色也不太好看,不过眼神倒还算镇定,上前一步,对着司空冷云跪下,“陛下,请您先原谅臣,不要降罪给臣!”

    司空冷云挑眉,这人是什么意思?原谅?还要降罪?他做了什么事情,要求他原谅?又担心他降罪?司空冷云疑惑,“何意?”声音不自觉的就带上了帝王专有的霸道和气势。

    太医的脸色明显又白了几分,不过,却依然固执的要求皇上不要降罪到他的身上。

    司空傲看到这一幕,眸光闪烁了一下,“恕你无罪,有什么但说无妨!”

    那名太医看了司空傲一眼,在这皇宫中的人个个都是人精,自然明白太子的话,皇上多半都是会赞同的。于是,这才悄悄的放下了心。“臣曾经在一本野史上看到过类似的情况。”

    “哦?是什么?”其余人没有开口,倒是司空傲怀中的兰倾倾率先反应了过来,一个骨碌从司空傲的怀中翻身下来,接着,直接一个纵身就来到了那名太医的面前。

    太医被兰倾倾的举动吓到,整个人都害怕的身子都向后倒去,当看到面前之人时,这才又重新跪好,然后对着兰倾倾扣头。“回太子妃,这种情况,是野史中记载的,巫术!”

    最后两个字出口,太医立刻感觉到四面八方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顿时觉得亚历山大,整个人也没有了刚刚的镇定,冷汗涔涔的滑落。

    巫术?这自古所有的帝王之家都是最厌恶巫术的,当然这蛊虫也是最厌恶的,否则,也不会要将那些西寨的人赶尽杀绝。如果说蛊虫是一大祸害,那么这巫术,就是祸害中的祸害。可是,这巫术,不是已经根绝了吗?不对,当初好像也说这蛊术根绝了,不还是一样复苏了吗?那么,这巫术,一定也是确实存在的。只是,这吕瑶是如何懂得巫术的?

    所有人的心里,都存了这么一个大大的问号,兰倾倾此刻可管不了那么许多,目光直直的落在哪个太医的身上,“可有办法?”她现在急于救人,尤其,这两个人,可都不能有事,一个是自己那个便宜师父,不管怎么说,这老头对自己还是不错的,另一个就是轩辕氏一族的少主,这如果在这皇宫之中出了事情,不管是不是他们下手的,总之是因为他们才牵扯进来的,那么,轩辕氏一族,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只怕又要麻烦了。

    “办法有!”太医听到兰倾倾的话,顿时点头,不过,眼底却带着犹豫。

    “有难处?”兰倾倾顿时明白了太医的意思。有难处总好过没有办法,有难处是可以克服的,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他们一起努力,总是可以做到的。兰倾倾在内心坚定的想着。

    太医点头。

    “是什么?”兰倾倾开口,见太医的神色十分为难,顿时明白,这个难处,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果然,当听到答案的时候,兰倾倾还是震惊了一下。

    “亲人的血?”兰倾倾的声音不由得拔高了许多。当然,这个答案,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所有人都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太医,似乎要做最后的确认。

    太医点头,“对,必须是亲人的血,才可以救他们!”

    这巫术可是十分可怕的东西,不但会让人痛楚,竟然还要如此解法才能破解,难怪这所有人都对这个有所忌惮。不过,这亲人的血,自然的,轩辕听风就有救,可是,就算是有救,那也是需要时间的,毕竟,这里离轩辕氏一族隐藏的地方,还是有很远的距离的,而这个,虽然太医没有明说,但是,却也可以明白,不可以拖的时日过多,否则,就算是最后亲人到了,可是,这轩辕听风怕是已经痛苦的死掉了。而孙胜,就更加的没有着落了,因为,和他在一起那么多年,她从来都没有看到,他有过一个亲人,他从来都是一个人的,既然如此,又如何可以救活?

    兰倾倾的身子趔趄了一下,还好身后有司空傲稳住,不然,估计兰倾倾会再一次的狼狈跌倒,“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兰倾倾咬牙,声音微弱的如果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到。

    兰倾倾话落,随即目光紧紧的盯着太医,然后再看到太医果断的摇头的时候,整个人再一次的一个趔趄,接着,跌倒在了司空傲的怀中。

    不,不会的,怎么会没有办法了呢?怎么会没有办法了呢?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蛊术,巫术,到底还有多少未知的凶险在等着他们?为什么,要有那么多无辜的人,被牵扯进来?为什么,要有那么多无辜的人,要面临死亡?太多太多的人,因为这个位置,而死掉了,那个位置,充满了血腥,为什么,那么多的人,看不到?为什么?兰倾倾内心,好无力,可是,她却无能力去改变这一切。

    司空傲紧紧的抱着兰倾倾,自然知道,她此刻备受打击的模样,是为了哪般。对于神医谷的神医,他们也都多多少少有一些了解,他一直都是一个人,所以,至于亲人,就可以说,是根本不存在的了。而既然不存在了,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个人,即将死去。

    巫术!该死的,不是消失了很久很久了吗?为什么还会出现?猛然,司空傲的脑海中浮现了那一日杀了吕瑶的事情,难道,那也是巫术?如果是,这巫术,也未免太过可怕,简直比蛊术还要可怕,至少,这蛊术,他们已经有了办法可以化解,但是这巫术……

    兰倾倾在司空傲的怀中,良久,终于缓了过来,目光再一次的落在了那个太医的身上,“那本野史可还在?”不,她不能放弃,如果放弃了,那么,她的师父,就只有等死这一条路可以走了。任何人都可以放弃,唯独她,不可以!这一刻的兰倾倾自己站稳了,顷刻间,仿佛有一道耀眼的光芒映衬在她的身上一般,让她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坚定而又执着的气息,仿佛看着她,就看到了希望一般。

    太医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

    “什么意思?”兰倾倾皱眉,声音不自觉的严厉了一些。

    太医因为兰倾倾陡然变了声音而浑身颤抖了一下,额头顿时冷汗冒了出来。这太子妃,也很恐怖啊。“就是,那本书因为是禁忌之书,所以臣看过了之后,直接将书毁了!”

    “毁了?”兰倾倾的声音陡然又拔高了不少,目光也越发的凌厉起来,那眼神锐利的,仿佛刀子一般,要将太医整个人解剖了。

    “是,”太医怯生生的点头,随即在兰倾倾凌厉的眼神注视下,又急忙摇头,“不过,臣,臣已经将书的内容,全部记住了,臣这就将重要的那一部分誊写出来!”不敢有半点怠慢,太医急忙加快了语速,就担心兰倾倾一个等不及了,直接将他灭了。

    “那还愣着做什么,快点誊写!”兰倾倾焦急的大吼了一声,立刻司空冷找来了笔墨纸砚,毕竟,这里是兰贵妃的寝宫,东西在哪里,他比谁都清楚。而此刻兰贵妃的情况,除了等待,也没有其他办法。

    “来人,马上让外面轩辕少主的人回去,将情况说明一下!”这个事情,还是要尽早做打算,毕竟,早一点,也许人还有救。

    司空傲立刻吩咐人将外面的人叫了进来,当看到进来的人一身的狼狈时,不由得蹙眉,“那个女人还没有拿下?”

    “回殿下,是的,那个女人,不知道是练习的什么武功,竟然精力旺盛,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近她的身。”而且,因为他们都看到了孙胜和轩辕听风就因为近了吕瑶的身而出了问题,所以,他们更加不敢靠近她。当然后面的这些,侍卫没有说。

    司空傲皱眉,不靠近,就没有办法取下吕瑶的狗头,可是,靠近了,又担心发生这些意外,这里,不能再有人,倒下了。

    “七皇子,使不得!”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这样一声惊呼,于是,司空冷云,司空傲以及司空冷都坐不住了,立刻都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而他们冲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司空卓在和吕瑶打斗在一起,而司空卓距离吕瑶的距离,很近很近。接着,在众人刚刚站稳脚步的时候,只见吕瑶的钢鞭立刻朝着司空卓的手臂卷了过去。

    “快躲开!”司空傲吓得大叫,可是,还是晚了。司空卓竟然以本身做诱饵,直接让钢鞭缠上了他的手臂,而这个时候,司空卓的长剑,也已经到了吕瑶的脖子处,噗的一声,鲜血四溢……

    接着,砰的一声,司空卓从半空中,跌落下来,整个人随即表情有些奇怪,在然后,就是一脸的痛苦和扭曲。

    完蛋了,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中招了!司空傲懊恼,又痛恨,一个飞身,到了司空卓的身边,接着,火折子点燃,立刻将吕瑶那已经身首异处的尸体直接焚烧了起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不,他不能再给她一次,生还的机会,这一次机会,也是司空卓,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好在,这里,他的亲人都在,所以,倒是可以解救一下,只希望,可以。

    将司空卓拦腰抱了起来,司空卓对着司空傲虚弱的一笑,嘴唇蠕动了一下,却是痛苦的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不过,司空傲却是看明白了,他这个一路追随着他的弟弟,说了什么。他说,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也可以享受到大嫂的待遇,被大哥这样抱着。

    其实,司空傲很想对他说,他一点,都不想这样抱他,一点都不想。

    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因为他受伤,他真的感觉到,自己太无力,太无用了。这一刻,司空傲对自己,感觉到懊恼极了,嫌弃极了。

    将司空卓抱了进去,随即目光落在了兰倾倾的身上,这一刻,语言已经无法说出口,好在,这样的情况,兰倾倾也一眼就能明白,他的目的是什么。

    上前,主动给司空卓把脉,然后发现,他们的情况,真的一样,随即目光落在了那个在誊写野史的太医身上,“要如何做?”司空卓的亲人到处都是,所以,就要看如何用亲人的血,来救他了。

    太医抬起头来,目光落在了司空卓的身上,随即又落在了司空傲和司空冷云的身上,“要亲人的一碗血,喂他喝下即可!”

    那么看来,解救之法,倒是不难,只是难在,这血上,因为那两个人,没有亲人在身边。

    司空冷云听到后,立刻就准备自己动手,可是被司空傲阻止了,只见司空傲从腰际拿出匕首,示意人取来碗,然后对着自己的左手手腕就划了下去。

    这一刀,力道真的不轻,或者,他是想借用这一份疼痛来提醒自己,他身边的人,为他付出了多少,那些伤害了他们的人,应该偿还多少。

    血,很快就接了一碗,兰倾倾随即将司空傲的手腕上撒上了凝血粉,让他快速止血,然后看着司空傲端着那一碗鲜血,来到了司空卓的面前,将碗对上了他的唇瓣。

    司空卓此刻还没有昏迷,看到自己的大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忽然发现,一切都值得了。无力去动的他,默默承受着感觉着自己大哥将一碗鲜血,他大哥的鲜血,喂入了他的口中。

    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减轻了,最后,消失了。

    看到司空卓成功的例子,所有人都同时松了一口气,不过,却也只是片刻,随即又愁云密布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少主,少主有救了,少主有救了!”就在所有人都满脸愁容的时候,一道带着激动兴奋的声音,传了进来。

    ------题外话------

    真心的没有动力,妞们,给点动力吧?每天看着跟着的人越来越少,蜗牛的心,真的比这寒冷的冬天都冷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看《冷皇独宠神医太子妃》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