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十六章 司空卓的春天

《冷皇独宠神医太子妃》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少主,少主有救了,少主有救了!”就在所有人都满脸愁容的时候,一道带着激动兴奋的声音,传了进来。

    这一道声音立刻将这个宫殿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只见一个护卫装扮的男人一脸的兴奋和激动从外面走了进来,很显然,有高兴的事情发生。

    而顺着这护卫的身影众人向他的后面看了过去,入目是两个女子的俏丽身影,前面一个一身粉红色的云锦,一头青丝只在最上面挽了一个发髻,而其余的发丝则全部都披散在身后,随着女子的走动,在空中扬起一抹漂亮的弧度。女子的长相十分柔美,却又在眉宇间,带上了那么一抹调皮和英气,让她整个人似乎更多了几许的气势。

    女子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巴掌大的小脸上,肤如凝脂美如玉,弯弯的眉毛下面,是两颗紫色的眼睛,仿佛紫玉葡萄一般,带着无尽的魅惑风情,那小巧的鼻子带着几分的甜美和倔强,鼻子下的红唇,嫣然如瑰丽的花瓣。真真是一个绝色的美人。

    紫色的眼睛啊!兰倾倾不由得朝着女子多看了几眼,至于在女子身后的那个,看打扮就知道是一个丫鬟,随意的看了两眼后,随即目光再一次的回到了前面的女子身上。

    刚刚那个护卫喊的是少主有救了,那么,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女子,和轩辕听风,是亲人关系?不错不错,至少,现在的情况就是能救一个是一个,至于自己的师父,兰倾倾想到孙胜的情况,眼神不由得黯淡了下去。“快一点!”回头,催促着抬头去看那进来的女子的太医。丫的,这人命关天的时候,他竟然不忙碌他的事情,还有时间回头看美女,真是找死。

    “是,是!”太医被兰倾倾的眼神瞪视着,不由得浑身瑟缩了一下,随即将注意力拉回,开始继续奋笔疾书。话说,好像很长时间都没有这么用功了呢,尤其是这速度,还真的是在有压力的情况下,才会有质的飞越和突破啊。

    太医在奋笔疾书着,这边的工作自然也不能停止下来。只见那个少女在看到躺在地上的轩辕听风的时候,整张小脸瞬间变了又变。“大哥!”说话的时候,已经整个人都扑了过去,“怎么会这样,是谁将你弄成这样的?你快告诉小妹,你快告诉云儿啊,云儿一定回去禀明父母,让他们为大哥讨回公道!”

    这话一出口,顿时坐在上座的司空冷云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同时也尴尬万分。这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说白了,还是跟他杀了一个样子。而且,这人如果只是普通人还好,偏偏,这人可是轩辕氏一族的少主,这个少女叫这个少主为大哥,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少女应该就是轩辕氏一族的小姐了,那就相当于这皇宫中的公主一样的存在。

    司空冷云感觉到问题棘手了,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儿子司空傲,示意他赶紧做出打算。

    司空傲给了自己父皇一个安心的眼神,既然有人,那就证明,这轩辕听风是没有问题的了。司空傲稳步上前,“请问小姐是?”

    “轩辕氏——轩辕紫云!”轩辕紫云听到声音,随即抬起了头,入目是司空傲那张妖孽的脸庞,顿时眸光微微的闪了闪,随即脸儿红了一抹,却倔强的没有低头。

    司空傲不动声色的将身子向后退了一步,“轩辕小姐,很抱歉,让令兄受伤,但是,我们保证,我们一点都不想他受伤,只是贼人太过大胆,太过狠毒,竟然用巫术,伤害了令兄,而现在,能够救令兄的,就只有轩辕小姐你了!”

    “我?”轩辕紫云听到司空傲的话,随即伸出纤纤玉指,指向了自己,满眼的不可置信。她又不会医术,她怎么救自己的大哥?等等,他刚刚说,大哥不是病了不是中毒,而是中了贼人的巫术?巫术?轩辕紫云的眼里划过了一抹疑惑,或者,是没有听说过巫术,或者,是不知道为什么巫术,就要她来解救。毕竟,她也根本就不懂啊。

    “是的,就好像本皇子,刚刚也中了巫术!”司空卓在兰倾倾的怒目瞪视下,不得已只能自己拖着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身体上前。很显然,自己的大嫂是吃味了,一定是因为刚刚那个自称轩辕紫云的少女看着自己的大哥眼神有些异样而心里不是滋味儿了。唉,女人啊,果然醋劲强大啊。

    听到司空卓的声音,轩辕紫云的注意力随即被吸引了,过去,目光顿时再一次的闪亮了一下。哇,她以为,她的大哥就已经是人间极品了,却不曾想到,出来后,会遇到这么两个甚至比自己大哥还要出色的人品啊。而且,这里是皇宫,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一身妖娆红色宫装的男子又自称本皇子,也就是说,眼前这两个极品,都是皇子了?果然,原来就听说皇室出产极品,现在看来,果然是不假。而面前这个过来跟她说话的,看着十分虚弱,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美感,轩辕紫云不知道为什么,脸儿又红了红。“你说,你也中了巫术?”

    司空卓点头,心中不由得对眼前的轩辕紫云感觉到有趣。这个小女人,或者是面对任何一个陌生男人都会脸红吧?否则,怎么面对大哥会脸红,面对他也会呢?实在是有意思,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女人呢。司空卓的眼里闪过一抹兴味儿。

    “那是怎么解除的?”轩辕紫云并没有忘记了正经事,毕竟,她大哥可还十分虚弱,当然,这也是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整个人都痛苦万分的躺在地上,现在已经入秋了,这天气虽然不是很冷,但是,地上也还很凉的,但是这房间中,除了那一张床,还真的就没别的了。而且,这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那张床上的人,是个女人。还是一个老女人,所以,自然的,她不能让人将她大哥抬上去和一个老女人同床。所以,当务之急是要先救了自己的大哥。

    司空卓没有开口,而是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大哥。看向自己的大哥,目光不由得落在了自己大哥的那还没有被包扎的手腕上,上面的鲜血已经止住,当然,不只这些,大嫂的药真的好用,大哥的伤口竟然已经结疤了。但是一想到自己大哥那样毫不犹豫的划开自己的手腕,司空卓还是满心的感动。

    顺着司空卓的视线,轩辕紫云的目光落在了司空傲的手腕上,那里是一条已经结疤的伤口,看疤痕的长度,就已经让人触目惊心。不过,看这个皇子的模样,那虚弱的身体,应该刚刚被解救才对,为什么那伤口,竟然可以那么快就结疤了?轩辕紫云知道,自己被父母兄长保护的十分天真,但是,天真不代表她是白痴傻子啊吗,一些基本的常识,她还是都了解的。随即轩辕紫云疑惑的看着司空傲的手腕,又疑惑的看着司空卓,一副期待解释的萌萌表情。

    兰倾倾看到这一幕,忽然发现,这个轩辕氏一族的小姐,其实也是很可爱的,刚刚看到她那样看着司空傲,她竟然心里冒出了酸意,而后来又看到她在看到司空卓的时候,也是那个模样,顿时有些明白,怕是这丫头,因为接触的人有限,加上接触的貌美的又气质绝佳的男人更加的有限,所以,才会如此吧。于是,兰倾倾释怀,而且,她可没有错过刚刚司空卓眼里的那一抹兴味儿,如果……兰倾倾的脑海里又开始自动脑补了起来,随即嘴角划过一抹诡异的弧度,眼里带上了算计。

    兰倾倾主动上前,然后目光落在了轩辕紫云的身上,“不要怀疑,他的伤口是因为本妃的特效药才会效果卓著的!”

    忽然看到面前走来一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子,轩辕紫云的眼前顿时又亮了起来,不过,猛然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又黯淡了下去,然后目光带着审视的看向兰倾倾。刚刚,她自称本妃,而且,看年纪,应该不会是上面那个老皇帝的妃子吧?如果不是,那就是面前这两个人的?自动的,轩辕紫云将司空冷给忽略了。关键是,司空冷也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说你有特效药?本小姐凭什么相信你!”轩辕紫云皱眉,十分高傲的看着兰倾倾。当然,她也有高傲的资本,毕竟,这轩辕氏一族可是可以和皇室相提并论的,那么,按照皇室来说,这轩辕紫云就是一个公主,而兰倾倾如果没有嫁给司空傲,那就是一个郡主,身份上,自然是差了一截。

    不过,兰倾倾疑惑,这个女人,似乎对她,有莫名的敌意在,这是为什么?自己确定,自己是第一次见到她,那么,这之前,就不可能存在过节了,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她的目光,那么的不友善?当然,这一点,可不是兰倾倾自己发现了,司空傲,司空卓都发现了,随即都疑惑起来。毕竟,这个轩辕氏的小姐的敌意,可是来的莫名其妙啊。

    既然已经确定自己没有和眼前这个女子结怨,那么,兰倾倾就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不是要证明吗?随即将司空傲随身携带的匕首,也就是刚刚划破司空傲自己手腕的匕首拿了起来,接着,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然出手,朝着轩辕紫云的手腕划了过去。

    轩辕紫云毫无防备,或者应该说,她不认为兰倾倾这样的女子会有什么真正的威胁性,所以,便没有在意。直到痛楚传来,轩辕紫云这才惊呼一声,然后刷的一下起身,怒目瞪视着兰倾倾,转而朝着兰倾倾进攻了过去。

    兰倾倾后退一步,朝着还呆愣的人喊了一句,“还不准备碗接着!”

    众人回神,立刻明白了兰倾倾的意思,随即司空傲快速的上前,一把将轩辕紫云制止,而动作慢了一步的司空卓则拿了碗来,将碗放在轩辕紫云的手腕下,开始接着她手腕上流下来的鲜血。

    轩辕紫云被司空傲制服,这边又看着自己的血被人接着,顿时更加恼怒,“你好大的胆子,本小姐要立刻让父亲母亲过来。皇上,皇上,难道你不管吗?还是说,皇上想要看着皇室和轩辕氏为敌?”

    司空冷云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是什么跟什么?刚刚见了他,连个招呼都不打,一门心思都在自己的哥哥身上,现在用到他了,就又来威胁他了,真当他是没有脾气的吗?他可是一国之君啊,被一个小孩子如此不放在眼里,真是让他的颜面荡然无存啊。

    司空冷云看了看自己的大儿子,又看了看自己的大儿媳,忽然觉得,自己真心老了,等这些事情过后,时局稳定下来,他可以退位了,这样,也可以过几天轻松悠闲的日子。想到以后轻松悠闲的日子,司空冷云的眼神中流露出了向往的神色,不过,想到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顿时又黯然神伤。如果,如果当初自己能够……没有如果,而她,也已经不在了。

    司空冷云的思想自然此刻没有人去注意到,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这一桩血案上。咳咳,好血腥啊,其实就是某个初来乍到的小丫头被人放血了,然后,又无力,又求救无门,至于自己的丫鬟,则在最初要冲上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人制止了,困住了。所以此刻的轩辕紫云可以说是无助极了,心中对兰倾倾的恼意又多了几分。

    可惜,兰倾倾虽然看出来了轩辕紫云的恼意,却懒得理会。直到鲜血接满了一碗,兰倾倾这才出手,将药粉洒在轩辕紫云的手腕伤口上,另一边指挥着人将那一碗鲜血给轩辕听风喂了下去。

    轩辕紫云原本还恼怒着兰倾倾,忽然看到她的做饭,就有些疑惑和不理解了。这女人,刚刚还那么凶神恶煞的,现在怎么会那么好心?而且,她刚刚说她有特效药,难道这个,就是她的特效药?果然,伤口已经快速的止血了,甚至不需要包扎,刚刚还向外冒着鲜血的手腕此刻,竟然神奇般的,在慢慢结疤。看到这一幕的轩辕紫云顿时怔愣了,有些不知所措了。随即抬眸,眼睛紧紧的看向兰倾倾,一脸的不敢置信。这药效,好像,她们轩辕氏一族都没有过,果然,这皇室之中,人才济济啊,父亲和母亲说的一点都不假。

    轩辕紫云再将目光落在自己大哥的身上,只见自己的大哥此刻嘴角还流着鲜血,殷红一片,当然,那不是她大哥的,而是她的。难道说,是要用她的血,才能解除那巫术?才能救治她的大哥?那为什么这个女人不直接说?而是直接用了这样的方法?好吧,就是直接说了,她也不会相信的。轩辕紫云低头,然后看到自己的大哥,已经脸色渐渐恢复正常,虽然十分苍白无力,不过可以看的出,正在慢慢恢复中。这,这也太神奇了吧?

    顾不得自己手腕上的伤口,轩辕紫云随即挣脱了司空傲的束缚,咳咳,是人家司空傲根本在达到目的后,就放开了她,她这才得以逃脱。然后,逃脱后的轩辕紫云急忙跑到了自己大哥的身边,然后招呼着已经被放开的丫头,“还愣着做什么,过来帮忙把大少爷扶起来!”

    小丫鬟听到自家小姐的话,立刻跑了过去,和轩辕紫云一起,将轩辕听风扶了起来。

    “大哥,你感觉如何?”轩辕紫云开口,一脸紧张担忧又关切的看着自己大哥。

    轩辕听风对着自己的妹妹点点头,意思是,他好多了,然后,目光没有在自己妹妹的身上停留,而是落在了手中拿着匕首的兰倾倾身上。她又救了他了,虽然,这一次,有些牵强,但是,他喜欢这样说,喜欢这样,欠着她。如果有一天,他欠的很多很多,是不是可以,以身相许?

    顺着自己大哥的视线,轩辕紫云看到了那个自称本妃的女人。这是什么意思?她大哥,看上了那个已经嫁人了的女人?那个女人,有什么好?轩辕紫云顿时心里又十分不是滋味儿起来。自己的大哥何其优秀,为什么如今竟然看上了一个已经嫁人了的女人?好吧,就算那个女人或者有些制药的天分,可是,还不是一样看着让人讨厌,为什么,大哥会如此看着她呢?轩辕紫云绝对不承认,其实她的内心,对兰倾倾的看法,已经有了一些松动,尤其是在看到兰倾倾竟然只是十分平淡的对着自己的大哥点头后,目光就落在了,自己第一眼看到的那个妖孽男人的身上,这一点,让轩辕紫云对兰倾倾的看法,更好了一些。毕竟,在她的认知里,那些女人可是都像苍蝇一样盯着她大哥的,而对她也是百般讨好,当然,是当着她的面,但是背后,却总是喜欢说她的坏话。这也才导致了,她对那些年轻的自认有几分美貌的女人没有好印象的原因。

    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好像和她以前认识的那些惺惺作态的女人,不同呢。轩辕紫云歪着脑袋,然后来回的看自己的大哥,又看向兰倾倾,接着又看向一脸温柔的对待兰倾倾的那个妖孽男子,一切,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那么的美好。尤其是那两个人,仿佛,就是一个**的个体,他们之间,没有一丝的缝隙,可以让人插足进去,这样的画面,真的很美好很美好,也让人很羡慕很羡慕。

    “太子妃,臣已经誊写好了!”就在气氛还算静好的时候,一道声音,打破了这静好的一切。轩辕紫云的目光随即落在了另一道身影身上。

    太子妃?这里的女人除了宫女就是她的贴身丫鬟以及床上躺着的那个老女人,最后就是她和那个之前拿刀子划开她手腕的女人,也就是说,那个自称本妃的女人,是太子妃?

    轩辕紫云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然后,果然看到那个开口的男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战战兢兢的双手捧着自己誊写的那一本野史,来到了兰倾倾的面前,跪下,恭敬的递上。

    而太医的这个动作,也印证了轩辕紫云心里所想,原来,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子妃啊,那也就是说,这个看着她的妖孽男人,就是太子了?不过,她这个太子妃真的很彪悍啊,瞧皇上没有说什么,太子没有说什么,尤其是太子还一脸宠溺的看着她,仿佛一切都交给了她一般,那么的信任她,这感觉,真好啊,羡慕,真心羡慕啊!

    兰倾倾将太医誊写的野史接过,然后找了位置坐下,开始快速的翻阅起来,毕竟,她的时间,可不多,而自己师父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

    现在,时间是生命这句话,就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时间,就是生命啊,这浪费了一分钟,那么,孙胜的生命,就离死亡,更加接近了一分钟,此刻的兰倾倾就希望,这份野史,真的可以帮助到她。

    兰倾倾看的认真,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跳出了她的生命之外一般,她的眼里,心里此刻想的,都是孙胜的安危,如何从这誊写的野史中寻找到可以救治孙胜的办法,是此刻当务之急的事情。

    此刻的兰贵妃的寝宫中,除了呼吸声,就只有兰倾倾翻看誊写的野史的纸张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可是,却让人感觉到压抑和紧绷。

    忽然,一声嘤咛在这寂静的空间内响起,也成功的将这空间内的压抑和紧绷打破,更是成功的,将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去。

    当然,只是几乎,因为兰倾倾的目光,依然在誊写的野史上面,而司空傲的目光,依然落在兰倾倾的身上,轩辕听风的目光,也落在兰倾倾那静静的身影上,至于轩辕紫云的目光,则是在三个人之间来回逡巡,而司空卓的视线,则玩味的落在轩辕紫云的身上。

    那一声嘤咛,是出自悠悠转醒的兰贵妃的口中,她的声音一出来,就吸引了空间内不少人的视线,尤其是司空冷,等待了这么久,终于,被他等到了,心也跟着,悄悄的放下了一些。人可以醒来,就是好事,不是吗?

    “母亲,您感觉如何?”司空冷关心的开口,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的母亲,不放过一丝一毫。

    “冷儿,母妃怎了?”兰贵妃睁开了眼睛,眼里一片的茫然,呆愣愣的看着司空冷那焦急担忧不安的面容,不解的开口,一开口才发现,声音十分陌生,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喉咙更是难受的要命。

    兰贵妃的目光落在司空冷的身上,随即又朝着周围看了过去,接着皱眉,“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些人竟然如此大胆,都跑来母妃的寝宫?冷儿,还不替母妃将他们赶出去!”兰贵妃的目光落在了司空傲司空卓和兰倾倾的身上,至于其他人,因为不认识,所以在她眼里就都成为了小人物,而既然是小人物,自然无法得到她兰贵妃的注视。而至于司空冷云,因为坐着的位置在兰贵妃这样躺着的背面,所以,兰贵妃并没有看到。

    司空冷的眸光暗了暗,然后目光朝着兰倾倾以及司空傲他们看了过去。“母亲,您感觉如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司空冷装作没有听到自己母亲的话,直接又将问题啦了回来。

    兰贵妃皱眉,今天冷儿怎么了?为什么她感觉有些和平时不同呢?“冷儿,你告诉母妃,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你告诉母妃,母妃帮你讨回公道!”

    讨回公道?是欺负回去还差不多。众人听到兰贵妃的话,嘴角都抽搐了一下。尤其是司空冷云,眉宇间的褶皱越来越深,心里对兰贵妃越发的不满起来。也不看看眼下的情况,即使迷茫,那么,看到司空冷没有动,看到眼前这么多人,也该想到事情一定是事出有因了,难道她那脑子里面装的都是稻草吗?这里可还有这么多外人在呢,也不担心丢了皇室的脸面,丢了他的脸面。

    司空冷云气急败坏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然后,阴沉着一张脸,朝着兰贵妃的床前走来,直到确定,兰贵妃可以看到他的存在。

    而兰贵妃果然没有辜负了司空冷云的期望,当目光落在司空冷云的身上时,顿时整个人都震惊了,一副意外又错愕茫然的表情。毕竟,她可是有很久都没有见到皇上了,这皇上竟然忽然出现在她的寝宫中,这怎么能不让她意外加震惊。只是,她难道做了什么嘛?为什么皇上的脸色,那么难看的盯着自己?兰贵妃不明所以,随即躲避开司空冷云迫人的眼神,转而落在自己儿子的身上,一双妩媚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儿子,等着自己的儿子给她回答。

    司空冷不是没有看到兰贵妃的眼神,可是此刻,这里这么多的人,尤其还有轩辕听风和轩辕紫云以及神医孙胜这外人存在,自然的,他也无法开口给兰贵妃她想要的解释。

    “冷儿?”见司空冷没有给自己想要的答案,兰贵妃顿时不高兴了,声音也跟着低沉了许多,加上那嗓子的疼痛,让她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起来。“来人,给本宫倒茶!”这宫里的人都是死人吗?她都醒了这么久了,怎么没有一个人给她倒茶?真是欠收拾了。还是说,这些人在这里,他们都被收买了?想到此,兰贵妃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有宫女听到吩咐,本能的就要动手,却被司空冷一个箭步阻止了,然后,自己亲自动手,给兰贵妃倒了一杯茶水,递了过去。

    “好大的架势,见了朕,一句话都不说,一个问候都没有,安亚兰,你胆子真是不小啊!”司空冷云被忽略了,眼神更加冰冷,声音也冰冷如刀子一般,朝着兰贵妃射了过去。

    兰贵妃本能的瑟缩了一下,“臣妾的错,只因为臣妾身体不太舒服,还请皇上见谅,不要怪罪臣妾!”

    臣妾?见谅?现在他可是恨不得立刻赐死她,可是,看她的样子,似乎对于之前的一切,都不清楚了,这样赐死一个人,尤其这个人还是自己儿子的母亲,加上这个儿子就在不久前说的话,司空冷云最后一甩衣袖,然后冷冷的走到一边,继续坐下,“你好自为之!”离开前,别有深意的看了兰贵妃一眼,留下这么五个字,这五个字,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兰贵妃被司空冷云的态度弄的更加迷茫了起来。虽然说之前司空冷云的态度就不是很好,可是,也不会如此的强势,带有压迫感啊,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喝了一杯水后的兰贵妃精神似乎恢复了不少,然后在司空冷的搀扶下,坐了起来,然后目光一一掠过众人的脸,依然不明就里。最后,不得已,目光依然落在了司空冷的身上。“冷儿?”

    司空冷踌躇着,“母亲,你病了,病了很久,而且,这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所以父皇以及大哥大嫂小七他们以及轩辕氏一族的少主和小姐才会在这里的。”

    是这样?她病了?兰贵妃狐疑的看向自己的儿子,怎么她感觉,不是她病了,而是自己的儿子病了呢?否则,他怎么会那么亲热的叫那个人的儿子大哥,叫那个女人大嫂呢?

    兰贵妃百思不得其解,然后目光上下审视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希望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可是,最后她依然失望了。

    难道,真的是她病了太久了吗?否则,怎么会眼前的一切,她都感觉到那么的陌生呢?尤其是这个从她肚子里爬出来,也是她一手教出来的儿子,怎么会,也变得如此不正常?兰贵妃有些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幕,眼里流露出备受打击的凄惨模样。

    不过,这样的一幕,可没有多少人去关注,毕竟,人醒了,而且,照现在的样子看来,之前发生的一切,她都已经忘记了,那么,她就又变成了,最初最初的那个兰贵妃,这样,也好,至少,总比那个吸血魔鬼要好太多了。

    兰倾倾依然专注的看着太医誊写出来的野史,仿佛外界的一切,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一般,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就担心错过了什么有用的信息,那专注的模样,让司空傲和轩辕听风看的入迷。

    都说认真的男人很帅,很迷人,现在在他们看来,认真的女人,真的很美,那种由内向外散发的自然的光辉,仿佛,将整个房间都照亮了一般,更仿佛,为她自己本身,镀上了一层光辉,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却又忍不住的担心,破坏掉而不敢靠近。

    轩辕紫云此刻的目光,也落在了兰倾倾的身上,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沉静的,真的是魅力非凡啊,难怪她那眼高于顶的大哥,会看上她,即使,她此刻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女人。

    其实,被这样两个优秀的男人爱着,她很幸福吧?为什么,她就没有遇到呢?一个就好,她一点都不贪心的,真的!想着,轩辕紫云的脸色,又开始红了,随即悄悄的向四周望去,担心自己的小心思被人发现,然后笑话她。而当她扭头的时候,目光正好对上了一双充满了兴味儿的眼眸。

    轩辕紫云的脸,越发的红了,似乎,心跳也跟着,紊乱了起来。于是,急忙低头,装作是不经意的一个举动。

    “嗤!”司空卓看到轩辕紫云那欲盖弥彰的模样,顿时毫不客气的轻笑出声,也让这边的安静,彻底被打破。

    听到司空卓笑声的轩辕紫云的头,压的更低了。而司空傲的视线,也落在了司空卓和轩辕紫云的身上,随即嘴角勾起一抹暖心的弧度,恩,老七也不小了,是时候该纳妃了。而轩辕小姐心性单纯却不蠢笨,而且人也率真,确实是不错的人选,如果,这能够结成姻缘,那么,皇家和轩辕氏一族,也算是有了关系,那么……司空傲的脑子里也在算计着。

    而轩辕听风听到司空卓的笑声,随即皱眉,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就看到了自己妹子那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眉宇间的褶皱,越发的深了。这是什么节奏?难道,这两个人看对眼了?不是吧?那怎么可以,他才不要将自己的妹妹嫁到皇室来,瞧瞧眼前的一团混乱,如果自己的妹妹真的嫁给了七皇子,那么,他们轩辕氏一族,就跟皇室彻底有了牵扯,只怕以后想要平稳的过日子,都是困难的。轩辕听风的脑子里思考着,该如何让自己的妹妹离开回去,这样,就可以成功的阻止他们了,毕竟,他们才刚刚认识,一切,都还来得及。

    丝毫不知道司空傲和轩辕听风想法的司空卓依然在看着轩辕紫云那张仿佛熟透了的俏脸,而轩辕紫云被司空卓那直白的目光看的,也越发的脸颊绯红,头也越来越低,就差直接贴在自己的腿上,然后埋起来。

    “小妹,你怎么会来这里?”轩辕听风急忙开口,阻止这样的暧昧继续进行下去。他的妹妹被保护的太好,涉世未深,很容易被骗的,所以,在她被骗之前,他要想尽一切办法的杜绝。

    “我是来找大哥的!”轩辕紫云听到自己大哥的声音,开口,声音很低,头也不敢抬起来。

    轩辕听风看到这一幕,随即身子挣扎着扭动了一下,然后成功的阻止了司空卓的视线,这才看到自己的妹妹将头抬了起来。“你怎么会知道大哥在这里?”

    “嘻嘻,当然是我聪明了!”轩辕紫云俏皮一笑,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不告诉轩辕听风。

    轩辕听风也懒得理会,反正人已经来了,如果没有来,估计他也可以去死了。而如果他死了,那么,他的父母是一定会和皇室闹僵的,当然,这个他不想看到,毕竟,那样对两方都是有损伤的,尤其,这里还有兰倾倾,他不想她被夹在中间,受到伤害。

    “打算什么时候回去?”轩辕听风看似不经意的开口。

    回去?轩辕紫云顿时一怔,她这才刚刚到啊,她大哥是有多着急啊,竟然现在就跟她开口要她回去,这是不是也太不尽人意了?“大哥,我不要回去!”朝着轩辕听风撒娇,声音很低。

    “不行,这里很危险!”对,这里很危险,尤其是某个人,就更加危险了,所以,他的妹妹是断然不能留在这里的。轩辕听风的态度十分坚决,这让轩辕紫云有些错愕,呆愣的看着自己的大哥。

    她大哥,怎么感觉,有些不一样呢?她好像,没有做什么吧?为什么不让她留下来?这里虽然危险,但是,不是还有他吗?既然危险,为什么他可以留下?不,她不要回去,她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才不要回去呢,她要留下,留下到他什么时候回去,她就跟着什么时候回去。

    轩辕紫云想着,将头一撇,不再去看自己的大哥,开始闹上了自己的小脾气,小情绪。

    轩辕听风的脸色冷了下来,自己这个妹妹,确实被父母和他宠的不成样子,现在竟然敢反驳他的话,违抗他的话,这如果在这里呆久了,那后果……

    想到此,轩辕听风的脸色越发的冰冷起来,眼神也跟着更加的坚定了。随即张口,就要让自己的妹妹回去。可是,这边才张嘴,那边却传来了兰倾倾的声音,将他没有说出口的话语,全部都哽咽在了喉咙处。

    “来人,将这上面的药材准备出来,要动作快!”兰倾倾的声音刚落,立刻有暗卫上前,一把将兰倾倾开的方子接过,然后提起一位太医,随即飞身离开。

    “有办法?”司空傲原本的注意力已经被轩辕听风和轩辕紫云吸引,司空傲何其聪明,加上轩辕听风的话语和动作,立刻就让他想到了什么,不过,有些事情,可不是会如他所愿的。自己家老七可是难得动心,这怎么能如他所愿的让人离开呢?所以,刚刚的司空傲脑子里都在思考着,如何将轩辕紫云留下。而现在看来,这轩辕紫云自己也不想离开嘛,这就好办了。嘴角噙着一抹邪笑,司空傲将注意力落在了兰倾倾的身上。

    “可以一试!”意思就是,不保证,但是,有一线机会,她都是要尝试的,她不能什么都不做,就完全的放弃,那不是她兰倾倾的为人和作风。加上对这老头的感情,也让她放不下,更加做不到什么都不做就放弃。她要努力,哪怕最后,已经尽了人力,却依然没有成功,那样至少自己,不会那么后悔。

    这边兰倾倾吩咐人取药材刚刚离开,那边立刻有暗卫焦急的冲了进来,甚至连给面前的这些主子请安都没有,直接就走到了司空傲的身边,然后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开口,“主子,那个人真的去了狩猎场,而且,随行的人当中,也有吕瑶的身影!”

    “吕瑶?”司空傲的声音不受控制的陡然拔高,成功的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有票的贡献一些出来,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看《冷皇独宠神医太子妃》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