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十七章 兰贵妃之死

《冷皇独宠神医太子妃》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吕瑶?”司空傲的声音不受控制的陡然拔高,成功的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对于吕瑶这个名字,这里的人可以说,都不是十分陌生,不对,不单单是不陌生,而是十分熟悉,因为就在不久前,司空傲不是已经将吕瑶杀了吗?而且,还纵火焚烧了吕瑶的尸体,这一点,司空傲以及司空卓可是十分清楚的,所以,这一刻听到暗卫的禀报,才会觉得十分震惊又意外。

    难道,还没有死?这到底,是什么巫术?司空傲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牺牲了他一大碗血以及司空卓的努力,当然,还有轩辕听风,孙胜以及那些侍卫暗卫和轩辕听风护卫们的努力,竟然到头来,依然是白费,这要不要这么打击人?

    自然的,因为司空傲的高嗓门,司空卓也听到了,房间中的其他人也听到了,于是,所有明白怎么回事的人的脸色,都跟着变得难看起来,尤其是司空傲,司空卓以及轩辕听风和兰倾倾,那脸色,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兰倾倾的眼神都带上了嗜血和绝杀的味道,这是司空傲第一次见到她有这样凶狠甚至带着几分残忍的眼神。很显然,吕瑶这个名字,不对,是这个人,彻底的招惹到她了。

    兰倾倾的目光落在了躺在地上忍受着痛苦的孙胜身上,目光随即波动了一下,接着,眼里的嗜血味道越发的浓郁起来。相信,如果此刻吕瑶就在她的面前,她一定会亲手拿把刀子将吕瑶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很快,暗卫提着兰倾倾开的药回来了,至于那个太医,去的时候提着去的,现在却根本没有提着回来,毕竟,提着一个人,还是很影响速度的。

    看到药材齐全了,兰倾倾的眼神顿时闪动了一下,将药材接过,仔细的看了一下,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随即吩咐人准备开水。

    众人不解兰倾倾要做什么,不过,却依然按照吩咐去做,至于狩猎场内的情况,此刻那边有人盯着,想来,应该也不会出太大的问题,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孙胜救回来。

    吩咐人去准备热水后,兰倾倾又开始吩咐人准备鸡鸭鱼猪牛的鲜血,每一种动物一碗鲜血。有暗卫再一次的接受命令,随即飞身离开。接着,又到了等待的时间。

    兰倾倾走到了孙胜的面前,蹲下,目光落在孙胜的身上,“老头,我现在也只能试一试,如果不能够,你就成仁吧,放心,我会给你报仇!”

    兰倾倾的声音很轻,但是,她的表情却十分凝重,司空傲明白,她说出这样一番话,对她自己来说,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其实,她比谁都希望,孙胜老先生可以活过来,虽然他们会时常吵闹,但是,那一份对彼此的关心,谁都无法抹杀,就好像孙胜在看到兰倾倾高烧的时候一样,那一份焦急和心疼,是怎么也无法掩饰起来的。真情流露,不过如此。而师徒之情如此的,怕是也少之又少。

    孙胜此刻虽然没有昏迷,但是,却根本无法说话,只能睁着眼睛,看着兰倾倾,那眼神中,表达的,除了痛苦,就是对兰倾倾的信任。

    兰倾倾接收到孙胜信任的目光,不由得心里一暖,伸手,拍了拍孙胜的肩膀,“放心吧老头儿,我一定会努力尝试的,我还等着你好起来了,继续折磨你呢,所以,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如果孙胜可以开口,一定会破口大骂兰倾倾没有良心的,不过,即使他没有开口,他的内心也是喜悦的,充满希望的,因为,他宁愿被兰倾倾各种折磨,也不要现在被别人折磨。

    汗,好吧,这样受虐的人生,果然彪悍的没有办法解释。

    很快,兰倾倾要的东西都已经准备齐全,兰倾倾看到那些各种动物的血液,又看了看已经准备好的热水,随即命人取来了一个大的木盆,接着,将热水全部倒入进去,又将药材也放入热水中,全部浸泡,让药材的药性发挥出来,接着,将一碗一碗的动物鲜血,倒入了木盆中,和热水药材充分溶解。当做完这一切,兰倾倾再一次的将目光落在了已经还给了司空傲的匕首上,将匕首拿在了手中,接着,在司空傲诧异的眼神中,将匕首狠狠的划向了自己的手腕处,接着,鲜血流了出来,而兰倾倾也因为疼痛,眉头皱了一下,随即松开,将自己流血的手腕对着木盆,让鲜血流了进去。

    很快,热水和药材以及各种鲜血融合在了一起,兰倾倾看着木盆中热水的变化,一会儿工夫,热水竟然再一次的翻滚起来,这一幕看的所有人都惊呆了,错愕了。明明,没有火,可是,热水竟然,翻滚了,这不是,太诡异了吗?

    热水继续翻滚着,兰倾倾手腕上的鲜血依然在向下流着,那鲜红的血液,看的所有人触目惊心,司空傲更是心疼不已,这可比划开他的手腕用他的血还要让他心疼。他的丫头啊!

    司空傲注视着那一切,忽然上前,想要阻止兰倾倾,“够了,已经足够一碗了!”

    是的,已经比一碗要多了,为什么,她还不给自己止血,为什么?再这样下去,她的身体,怎么承受!

    兰倾倾虚弱的对着司空傲一笑,想要告诉他,她没事。一碗血,哪里够,因为,不是直接食用。鲜血依然在流着,兰倾倾的脸色,越发的惨白起来。

    “用我的,用我的好不好?”司空傲真的心疼了,就仿佛自己的心疼,被人生生撕扯着一般。

    轩辕听风看着那两个人,他们之间,那么的亲密,亲密到,根本就不允许有第三个人插足进去,不由得,嘴角划过一抹苦涩,终究,是晚了吧?如果,他对她不好,那么,自己或许,还有机会,可是,这样的深情,不要说兰倾倾自己,就是外人,就连他这个情敌,都被感动了。这样的对手,让他拿什么,跟他争,跟他抢,跟他夺?

    轩辕紫云注意到自己大哥的情绪波动,随即眉眼挑了一下,这样的感情,她大哥,怕是要终究失望了。那个女人,真的好幸福,那一对的感情,更加的让她羡慕,忽然,好羡慕兰倾倾,好羡慕好羡慕。如果自己的身边,也有一个这样的人,那该多好。想着,轩辕紫云的眸光,不知道为什么,就朝着某个方向,看去了一眼,随即又快速的躲避开。

    兰倾倾看着司空傲那满脸的心疼神色,心里微微动容,牵强的扯了一抹笑容,然后摇头,“你的不行!”这个,只能用她的,因为,她的身体,是**人,她的鲜血,有特殊的作用。而这一切,刚刚好,也还好,她有这个作用,否则,这一刻,老头儿怕是要真的跟她告别了,一线希望都没有了。

    终于,木盆中的血水沸腾到了极点,兰倾倾这才将药粉倒入了自己的手腕上,快速的给自己止血,然后,也没有擦拭自己手腕上的鲜血直接将一大盆的热血水,朝着孙胜的身上兜头淋了下去。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再一次的被惊呆了。这是,要烫死人的节奏啊,果然,这巫术害人不浅啊,竟然还有这样的方法,这不是没有被巫术活生生的折磨死,也被这一大盆的热血水给烫死了吗?

    果然,很快,这一空间内的人,都闻到了一股被烫伤的味道,混合着鲜血的腥味以及药材的味道,让人有些作呕。而当众人的目光落在了孙胜的身上时,就看到孙胜那被热血水烫到的脸上,已经快速的起了血泡,真真是恐怖极了。而脸上如此,那身上,一定也好不到哪里去,想想全身大泡的模样,所有人都忍不住的一个激灵。

    “灭,灭,一定要给朕将巫术全部消灭!”司空冷云猛然大叫起来。

    “对,哎呦喂,我这把老骨头啊,要彻底报废了,报废了啊!”其他人还没有开口,倒是一直躺在地上的孙胜腾的一下从地上一跃而起,然后整个人就开始上蹿下跳,“哎呦喂,丫头啊,快给老头儿我弄点药啊,疼死了,疼死了啊!”

    所有人都怔愣了,这一次是彻底的怔愣了,尤其是兰倾倾,在怔愣过后,随即就笑了,那一张惨白的脸色此刻看上去,也仿佛雪山上的白莲一般,妖娆美丽动人。

    太好了,太好了,有用,虽然,代价有些大,可是,值得,一切都值得了,老头儿还活着,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吗?太好了,太好了!兰倾倾忽然身子向后倒去,人已经过分情绪波动加上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倾倾!”司空傲离兰倾倾最近,伸手,将兰倾倾一把接住,抱在了怀中,心疼的大叫出声。

    “喂丫头,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把老头子我弄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就这样晕了?死丫头,你给老头子我起来,起来!”说着,孙胜从怀中摸出一颗药丸,然后就塞进了兰倾倾的口中。“喂,傻小子,还愣着做什么,让她吃下去啊!”兰倾倾已经晕倒,此刻是断然无法自己吞咽下去药丸的,而司空傲竟然没有动,这让孙胜不由得又要跳脚。

    司空傲没有理会孙胜口中的傻小子,反应过来后,立刻将药丸压入了兰倾倾的喉咙,直到确认她已经吞咽下去,这才放手。

    兰倾倾吞咽下孙胜的药丸,很快就醒了过来,随即皱眉,“老头儿,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吗?我好累!”哀怨的目光朝着孙胜看了过去。

    “安啦安啦,老头子我刚刚给你吃的,可是老头子我最新研究出来的宝贝,吃了保证你精神百倍,瞧,药效来了,那红扑扑的小脸啊,真是招人喜欢啊!”孙胜整一个老不正经,上蹿下跳着,口中的说辞却让人感觉不到反感。

    不过,因为孙胜的话,大家都将目光落在了兰倾倾的脸上,只见刚刚还一片惨白此刻却已经正如孙胜所说,红扑扑的,可爱极了,整个人的气色也好了很多。果然,神医出品,质量绝对有保证啊。

    兰倾倾也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力气好像在回来,不由得挑眉,“不错,老头儿,继续努力啊,有发展!”

    呃……所有人顿时觉得无数乌鸦从头顶飞过。话说,这是一个徒弟对一个师傅说的话吗?这怎么感觉,这两个人的身份,被颠倒了呢?

    再一看孙胜的表情,一脸的傲娇,尤其是那种仿佛被夸奖了的得意,表现的淋漓尽致,顿时,所有人再一次的风中凌乱了起来。

    “哈哈,那当然,也不看看我老头子是谁!”

    话说,这真的是大名鼎鼎的神医吗?不会是哪一个小人物冒充的吧?所有人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被这一对师徒雷的外焦里嫩。

    “好了丫头,别装死了,快起来,给老头子我配药去,这样多影响我老头子的英明神武的形象!”

    “噗!”轩辕紫云是第一次见到眼前的情况,况且,对于这孙胜的身份,也不了解,现在听到孙胜说话,尤其是这最后一句话,一个那么大岁数的老头子,他确定,英明神武这个词语可以用在他的身上?轩辕紫云一个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这娃子好啊,根骨奇佳,是个练药的好苗子!”听到有人笑话自己,孙胜老顽童顿时不高兴了,哈哈大笑着,可是,只有熟悉他的兰倾倾知道,那个轩辕紫云,怕是要倒霉了。

    果然,在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时候,轩辕紫云扑通一声,跌倒,然后,痛苦的扭曲了一张笑脸。“唔……大……哥!”

    “孙神医,小妹不懂事,还请您不要和她计较,我替她向您道歉!”此刻轩辕听风总算是明白了,孙胜口中的练药是什么意思了,是拿自己的妹妹试毒。

    “哎呀呀,我老头子没有跟你说过吗?我老头子别的本事没有,记仇从来都是一等一的!”孙胜顽固的一扭头,然后还拿自己的鼻孔瞪人起来。这一副傲娇的模样,看着跟个孩子一样,难怪人常说,小小孩,老小孩,果然不假。

    不过,此刻,轩辕听风可没有时间去想那些,他现在只想救了自己的妹妹。“老先生,是我妹妹不懂事,还请你放过她,如果您要试毒,就拿我来试吧。”

    “哎呀呀,我说轩辕小子,你说你也不笨啊,怎么就有一个这么笨的妹妹呢!”

    兰倾倾听到孙胜的话,顿时一头黑线滑下。他那是夸人呢,还是损人呢?朝着轩辕紫云伸手,同时一种粉末撒了过去,可不能让这老头儿将人玩坏了,吓到了,不然跑了,她怎么做红娘啊,她还准备做红娘,做月老牵线搭桥呢,可不能让这个不懂情爱的老家伙给毁了。

    “喂喂,臭丫头,你干嘛又来给我搞破坏!”孙胜气的跳脚,朝着兰倾倾开炮。

    “老头儿,你想一直顶着你这张十分招人喜欢的脸到处逛不?逛久点好不?我一定会十分高兴配合你的特殊癖好的!”兰倾倾一脸的无辜,完全让人无法和她此刻说的话联系在一起。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不过,对别人不管用,对孙胜老头子却是十分管用,因为他自从收了这丫头,就一直被欺负,再被欺负,再再再被欺负,可怜啊。

    于是,孙胜老先生顿时一双泪眼就出现了,接着捶胸顿足起来。“哎呦,我孙胜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一个欺负师父的徒弟啊,哎呦!”当然,最后的哎呦则是因为捶胸顿足让身上的泡都痛了,如何能不哎呦。

    “现在后悔了,你可以宣布断绝我们师徒关系的!”兰倾倾好整以暇的看着孙胜,丝毫不理会他的跳脚,这老头儿就是欠教训。

    “你,你,你……”孙胜被气的一连说了三个你字,然后,忽然就消气了,接着一笑,“其实,死丫头,你是不是想说,我现在跟你断绝了师徒关系,你就不用管我身上的这些东西了?我告诉你,别说门,窗都没有,我偏不,偏不!”

    “哈哈,哈哈哈……”众人都被孙胜这搞笑的模样逗笑了,整个宫殿内的气氛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好。在紧绷的情绪下,忽然这样放松一下,感觉真的很好,也特别有继续努力下去的信心,因为只有努力下去了,才能永远的得到这样的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司空冷看着眼前的一幕,忽然发现,自己真的好羡慕好羡慕这样的生活方式,内心的渴望,又加深了几许。他不喜欢勾心斗角,可是,却被牵扯了进来,而对于司空傲,因为曾经是对手,所以,他更加了解他,明白他,知道,他会是一个好皇上,负责的皇上,这就足够了,不是吗?他们是亲兄弟,为什么要手足相残?为什么要互相容不下?

    这一刻,司空冷心里的那个刑罚,越加的深刻起来,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母亲的身上,其实,离开了这个皇宫,离开了这些牵绊,过的,该是多么潇洒恣意,那个位置,确实诱人,可是,那个位置的责任也大,坐在那个上面,不是吃喝玩乐那么简单的,而且,正如兰倾倾所说,坐在那个位置上,要时刻提防着,算计着,会过的很累,会很孤单,会没有人真正的喜欢,在你身边的人,都是因为利益。其实那样,真的也很可怜。而幸好,大哥的身边,还有一个一心为他,一心爱他的兰倾倾,真的很好,不像他,身边的那些女人,估计,都没有人是真心实意吧?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可怜,很可怜。在这样热闹的氛围中,他却感觉到,浑身泛冷。

    “切!”兰倾倾切了一声,然后走进孙胜,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开口,“我告诉你老头儿,不要給我搞破坏,我可是打算做红娘的,破坏了,我饶不了你!”

    红娘?这丫头?撮合刚刚那个丫头?和谁?孙胜将兰倾倾的威胁直接抛到了脑后,反正这样的话他已经听的耳朵根子都生茧子了,还在乎多这么一次吗?不过,对于丫头说的那个红娘,他可是十分十分有兴趣的。不由得,孙胜的双眼开始放光。

    兰倾倾才懒得理会他,至于他放光不放光,不帮倒忙就可以,总不能将老头儿的所有乐趣都剥夺了不是!兰倾倾嘴角噙着一抹舒心的笑,然后开始研究给老头儿治疗烫伤的药膏药丸,至于药材,反正这皇宫里什么都不缺。

    “主子!”兰倾倾去研究她的东西,这边,有暗卫再一次的出现,然后来到了司空傲的身边,压低了声音,“吕瑶死了。”

    “什么?”司空傲再一次的被震惊到了。刚刚还活着,怎么这一会儿功夫,又死了?现在,他都已经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了,活着说,不相信那个吕瑶会死了,毕竟,明明应该死了的,却又活了,明明应该活着,怎么这么一会儿功夫,又死了?“怎么回事?”

    “属下也不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况,总之,人进去的时候是活着的,但是,刚刚,就在刚刚出来后,却已经死了,被人将尸体丢了出来。”暗卫也同样疑惑,将知道的情况一丝不漏的报告给了司空傲。

    司空傲皱眉,“让人盯着!”此刻,他已经没有办法再相信了,那个吕瑶已经死过不止一次了,可是每一次都能复活,所以这一次,还是要仔细一点好。

    “是!”暗卫领命,随即离开。

    兰倾倾的药膏药丸制作很快,然后将制好的药膏药丸一股脑的丢给了孙胜。

    轩辕紫云一直看着兰倾倾在认真的忙碌着,眼底闪过羡慕和敬佩。没错,她轩辕紫云是讨厌那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女人,不过,却喜欢有能力有特长的女人。而兰倾倾,她也已经从最初的充满敌意,当然,这个敌意只是她假想出来的敌意,到现在,已经完全被她征服了,也有些明白,为什么那个太子和自己的大哥都会喜欢她了。

    何况刚刚,她还救了自己,这一点,让她也对她充满了感激。

    “你收我做徒弟吧!”轩辕紫云是十分爽快的女子,想到就做一向是她的风格。

    “收你做徒弟?”兰倾倾看到面前一双眼睛直勾勾看着自己的轩辕紫云,这样直白的眼神,真心让人有些无法承受,咳咳,话说,这样的眼神让人感觉很有爱,有木有?邪恶了一把。

    “恩,收我做徒弟吧!”轩辕紫云又重复了一遍。

    “这个嘛,其实,做我徒弟,要求很高的!”兰倾倾内心邪恶的笑了,不过面上却显得有些为难,却又不是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的感觉,让人有一丝希望。

    “放心吧,不管多高的要求,我都会达到的!”轩辕紫云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真的?”兰倾倾似乎不相信一般的开口,然后目光也是带着不信任的上下打量着轩辕紫云。

    这样的眼神和语气,实在是太过刺激轩辕紫云,只见她伸出右手朝着自己胸口上拍了一下,“真的,本小姐说话,向来算话,如果我没有做到,我但凭师父处罚!”

    “恩,好,既然如此,那就敬茶吧!”兰倾倾坐着,朝着轩辕紫云咧嘴一笑,“各位给做个见证,听到了吗?”最后四个字是对着司空傲说的,司空傲宠溺的一笑点头。这丫头,怕是有什么坏主意了,轩辕紫云啊,你该是幸运呢,还是倒霉呢?自求多福吧!

    轩辕听风也看出了兰倾倾似乎是带着某种目的,不过,他相信,她是有分寸的人,既然如此,他这个妹妹,也确实需要人调教一番,或者跟着她,也是好事吧,于是,轩辕听风即使感觉到了什么,依然没有开口阻止。

    轩辕紫云听到兰倾倾的话,急忙找来茶杯倒上茶水,然后恭敬的跪在了兰倾倾的面前,双手敬茶,“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恩,乖,起来吧!”兰倾倾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后,随即让轩辕紫云起来。这简单的拜师仪式,就这样结束了。

    “哈哈,哈哈,好,太好了,老头子我有生之年竟然还能看到我徒孙,不错不错,丫头,还不快过来拜见你师祖!”孙胜刚刚闪身出去擦拭药膏,这回来后,就听到了这最关键的话语,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朝着轩辕紫云走了过去。

    轩辕紫云十足就是小孩子心性,十分记仇,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刚刚这位据说是她师祖的怪老头,可是拿她试毒了,想到那个时候浑身的疼痛,轩辕紫云随即充满敌意的小眼神朝着孙胜凌厉的杀了过去。哼,不能把你怎么样,本小姐就用无敌眼功灭了你。等本小姐医术精湛的时候,看本小姐如何招呼你!

    可怜的孙胜还在想着有徒孙可以欺负,却不曾想到,有一日,是徒弟和徒孙两个人一起欺负他老头儿一个,唉,悲催,做人太失败!

    “哎呀,那小眼神,简直太可爱了,比你师父好太多了,乖啊,以后师祖亲自教你,这可是你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啊,要珍惜哦!”孙胜丝毫没有将轩辕紫云那凌厉的小眼神看在眼中,依然说话不着调,就仿佛他这个人一般。

    “不要!”想也没想,轩辕紫云直接拒绝,没办法,某人被记恨上了,自然的,就不受待见了。

    不过,这样直白的拒绝,怕是普天之下,也是第一人吧。咳咳,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人物,那就是某人的徒弟,那才是开天辟地第一人,而这个徒孙,就是开天辟地第二人了。这师徒二人,真心是太合拍了,竟然连拒绝都是那么的明目张胆,不得不说,这熊孩子真的胆儿肥啊,那胆儿肥的,简直就是让人无语了。

    “你,你……”果然,孙胜老先生又被气到了,伸出自己的右手指着轩辕紫云,愣是说不出话来了,良久,才喘息过来,“哎呦喂,我说乖丫头啊,你可不能跟你师父学啊,那样的不尊师重道,真的是不好的啊,那对你的身心发展什么的,都是有严重影响的啊!”

    身心发展?老头子听她说的太多了吗?竟然学会活学活用了?还知道用来教育自己的徒孙?真是不容易啊!兰倾倾内心狂笑起来。眉眼一挑,目光落在了孙胜的身上,“老头儿,你这是在准备教坏我徒弟吗?不过,看在老头儿你那么有自知之明,知道我跟着你学会学不到好东西的份上,我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你了!”

    “你,你……”孙胜伸手,朝着兰倾倾指了过去,死丫头,竟然给你抓到了话柄,真心是要气死他啊。唉,他老人家活这么大岁数,多么艰难啊,这从前一个徒弟就已经让他欲哭无泪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徒孙,孙胜忽然发现,自己未来的日子,估计不会太好过了。

    开溜吧?孙胜的脑海中立刻浮现了这样的言简意赅的三个字,然后,果断的被自己否决了,因为他还有大仇没有报,那些个该死的腌臜东西,竟然用那种下三滥的招数对付他,不灭了他们,他誓不罢休!

    这边可以用其乐融融来形容,而那边的司空冷和自己的母亲兰贵妃则仿佛是局外人一般,兰贵妃双眸紧紧的盯着司空傲他们,眼里闪过各种恶毒和怨恨。伸手,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儿子,压低了声音开口,“你是死人吗?他们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你难道都不知道反击?”

    “母亲,你不觉得,这样其乐融融的画面,很美好吗?”如果可以,他也想和他们一起,打成一片,自由自在,恣意随性,那种感觉,太过美好,美好的,让他有一点不敢过去,不敢向前。

    “美好?再美好,也是人家的事情,你的美好,只能你自己去创造!”兰贵妃听到自己儿子的话,顿时怒火攻心,声音接着就拔高了一个层次,然后,这里的其乐融融的氛围顿时被打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兰贵妃和司空冷的身上。

    “母亲,该放手了,那原本就不是属于我的,我也不喜欢那个位置!”司空冷见众人的视线已经被吸引了过来,无奈,也只能此刻开始劝导自己的母亲,希望她可以想明白,看开了。

    “你胡说!”兰贵妃开口,声音不由得再一次的加高,很显然,有些无法承受自己儿子所说的话。不喜欢?怎么可以不喜欢?不喜欢,那她还有什么奔头?她还努力什么?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啊,他怎么可以如此伤害她,如此的伤害她!

    “母亲,我没有胡说,我想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不想坐在那个位置上,每日被人算计着,周围一堆的人时刻注意着,身边没有一个敢说真话的人。那样的生活,过一辈子,真的很累很累!”司空冷第一次在兰贵妃的面前,表现出了深深的疲惫。

    兰贵妃怔愣了,双眸紧紧的盯着司空冷,带着不敢置信。不,不是的,一定不是的。“说,是不是他们给你洗脑了?是不是他们跟你说了什么?你别怕,一切都有母妃在,还有你舅舅他们……”

    “母亲,不要说了,我意已决,而且,我还会劝舅舅他们,也该放下了,不要有太深的执念,那样,对他们来说,也是很累的,一代留给一代,那么深重的压力,让他们连自己喜欢的,都不能去做!”司空冷见兰贵妃越说越过分,急忙开口打断了她未说完的话语。不能说了,再说下去,他担心,自己也无法保住她。

    “你,你舅舅他们,不会答应你的!”兰贵妃显然没有料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不但劝她,甚至就连她娘家人那边,都想到了。兰贵妃自小就被灌输了那样的思想,让她改变,真的困难,甚至,为了安家的那个所谓的权势梦想,她连自己的幸福都牺牲了,当然,后来的后来,她渐渐忘记了心底的那个他,因为皇上……等等,皇上?该死的,她怎么会如此的明目张胆?兰贵妃急忙用眼神四处寻找了起来,只希望,皇上此刻已经离开。

    “在找朕吗?”司空冷云在兰贵妃的眼神四处寻找的时候,忽然出现在了兰贵妃的面前,“朕一直都知道,你的野心很大,或者说,你们安家的野心很大,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大到,如此的明目张胆!”司空冷云的声音陡然降温,整个空间的温度仿佛都随着他的降温而降了下来一般,这就是气势,一个君王的气势,当然,这也是权利带给他的,这是兰倾倾个人的想法,因为她发现,司空冷云身上的气势,不如司空傲的强烈,司空傲的气势,是完全的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仿佛生来就是如此一般,让人臣服。

    “臣妾……”兰贵妃在看到司空冷云的时候,整个人微微的有些发慌,不过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她不怕,她一点都不怕,毕竟,她为他生了一个儿子,而且,她的娘家那么强大,现在内忧外患的司空冷云,即使贵为帝王,依然不敢轻易动自己。想到这一点,兰贵妃忽然有了底气,“对,谁没有野心呢,为什么那个女人的儿子就可以做太子,为什么我的儿子就不可以,我的儿子哪一点比那个人的儿子差?”

    兰贵妃的话,让司空冷云的脸色骤然变得更加的难看起来,这种在外人面前,被自己的女人呛声的感觉,是个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那个男人还是九五至尊。“他们都是朕的儿子,朕不会厚此薄彼,但是,这个位置只有一个,朕要对朕的子民负责,自然,要将这个位置交给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能够适合这个位置的人,何况,如果不是最初你……那么,也许一切都还有转机!”司空冷云的话语说到某处,直接停顿,但是,在场的人,有几个都明白了,像兰倾倾,像司空傲,像司空卓,像司空冷以及兰贵妃自己。

    兰贵妃听到司空冷云的话,不由得一愣,随即表情戴上了嘲讽,“原来皇上也擅长骗人!一切都有转机?怎么可能,如果那个人没有死,你的眼里看得到别的人吗?依照你对那个人的宠爱,那么,别人的孩子,你会考虑吗?哈哈,皇上,你真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

    司空冷云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紧紧的盯着兰贵妃看,的确,他是喜欢叶敏,而且,也的确将司空傲立为了太子,但是,兰贵妃似乎是忘记了,当时的傲儿和冷儿等一众皇子,都是在一起读书的,如果有一天,他发现了有人更适合这个位置,那么,说他高调也好,为了百姓的生计,他也会重新选择的。可是,因为叶敏死了,他不放心将傲儿放到其他人那里,于是,就自己带着,也因为叶敏死了,这才让傲儿一夜之间长大,成长了起来。所以,说到底,还是因为叶敏死了。

    如果叶敏没死,以后的事情,真的很难说。想到叶敏的死,司空冷云也忽然想到了刚刚安亚兰说的话,是不是算间接的承认了叶敏的死,是因为她?还是自己理解错了?“叶敏是你害死的!”

    司空冷云用的是肯定的语气,话落,目光紧紧的盯着兰贵妃看。

    兰贵妃听到司空冷云的话,随即眼里快速的划过一抹心虚。那件事情,应该还没有人知道吧?

    看到兰贵妃的闪躲,司空冷云随即就明白了,“果然是你!”司空冷云的脸色顿时变得越发的阴沉起来,司空傲其实很早以前就知道了是兰贵妃,可是一直没有动她的能力,而且,自己的母亲也还活着,母亲也不想他因为她而手染鲜血,加上母亲说,她现在的生活很平静,或者还应该感谢兰贵妃,否则,他不会成长起来,而她,也无法远离那些勾心斗角,更加无法忍受,每日看着他,在不同的女人身边,那样也许有一天,她会抑郁而终吧。其实这样的结果,才是最好的,不是吗?

    也因为母亲的一番话,让司空傲虽然恨兰贵妃,却也不会刻意去针对她,只要,她不会再有什么动静,加上司空冷也已经说了,会说服她,会说服安家,那么,一切,就都平和一些吧。

    只是此刻,看自己父皇的意思,似乎是要大动干戈一般,罢了,那是他们上一辈的事情,至于能做到什么程度,那都是他们之间的事情了,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司空冷一直以来,也知道皇后的死,跟他的母亲有关系,可是,却因为没有亲眼看到,加上自己的母亲也没有说过,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过,而此刻,听到自己的父皇说母亲害死了皇后,而母亲又是那样的闪躲,顿时让司空冷刚刚看到的一点希望破灭了。看父皇此刻的模样,那是恨不得杀了母亲啊,又怎么会允许,他将母亲带出去?

    “不是我,不是我!”兰贵妃忽然大叫了起来,那件事情,虽然是她所为,可是,却不是她主动要那么做的,而是有人,让她那么做。

    “不是你?到了现在,你竟然还说不是你?”司空冷云的眼神如刀子一般的射在了兰贵妃的身上,大有要将她撕碎的**。

    司空傲也同样脸色不好看,这个女人,竟然敢做不敢当,当真是孬种。还以为这兰贵妃是一个敢作敢当的女人,现在看来,哼!

    “不是我,根本就不是我,是有人,对,有人利用了我!”兰贵妃慌慌张张的开口。

    “有人利用你?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利用你安亚兰?”司空冷云以为是兰贵妃脱身的说辞,根本不相信她说的话,毕竟,安家的势力在那里摆着,可不是那么好被人利用的。

    司空傲和司空冷云的看法一样,心中对兰贵妃更加的嗤之以鼻。而兰倾倾的看法则不然,她目光看向了兰贵妃,眉毛一挑,“你说有人利用你,那利用你之人,是谁?”

    “是……”兰贵妃刚刚开口,忽然,一道泛着寒光的锐利之物噗的一声,没入了兰贵妃的喉咙,让她再也发不出一丝的声音来。

    “是谁?”司空傲大喝一声,随即飞身而出。

    ------题外话------

    看文的妞们会越来越漂亮的,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看《冷皇独宠神医太子妃》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