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回入门

《我的世界是本书》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太史飞鸿的感应没有错,明明只是向前迈了一步,周围的环境陡然一换。原本近百人的求仙者,此刻只剩下了不足二十人。那些消失的人,都是面前的金丹道人发动了传送法术,将他们送走了。而环境也随之一变,众人站在一个青石制成的巨大平台上,一时惊疑不定,窃窃私语不已。

    陆尘潇一摸怀里,一个事先准备的木牌,也在那一瞬,同时被传送走了,不免心情阴霾了一瞬。

    等众人慢慢冷静下来,金丹道人这才抖了抖袖子――陆尘潇看得清楚,刚才幻像蜃影就是被这个道人收到了袖子里――他清了清嗓子,说道:“诸位能到达这里,都是缘分。等会我会测试大家的灵根,如果灵根不好,我们也只好把大家请回了……不过,不要灰心,我们会赠送诸位一块木牌,如果你们有子孙后代也想前来求仙,可以凭腰间的木牌而来,我们会酌情放宽标准。”

    这个“求仙木牌”是太衡剑派特有的规矩。太史飞鸿原本灵根残缺,断无可能被收入门下,只是在来之前,他偶然得到了一个木牌,再加上求仙意志顽强,这才入门做了一个烧火童子。

    而现在,这块木牌在陆尘潇往前迈一步的时候,悄然被传送走了。

    ……也就是说,虚言的心性,在第一关就没有及格。

    陆尘潇也很无奈,他本来收着木牌,是想在关键时刻,给太史飞鸿施恩,好施恩于对方。但现在情况出现了意外,很有可能,太史飞鸿最后遗憾而离开。

    这让陆尘潇也开始考虑自己的来去,一开始顺水推舟准备入门太衡剑派,确实有狐假虎威的想法,但把主角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的想法,也同时挥之不去。让陆尘潇就这么放手,多少有些不甘之意。

    之后,金丹道人开始分别检验众人的灵根,他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彼此相连的五片玉片,贴在检验者头上,玉片立刻就发出颜色不一的淡淡光辉。太衡剑派的灵根检测不算严格,只要光辉肉眼可辨,亮起的数目少于四个,就一律让他们站到自己身后。

    但天资极佳者毕竟极少,一轮下来,只有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少女,属于木水双灵根,发出的光辉照亮的周身,让那位金丹道人抬了抬眼皮。

    “陆尘潇。”

    很快就轮到了陆尘潇,陆尘潇往前走了过去。他眼角余光一扫,还能看到太史飞鸿的鼓励之色。随即,五块玉片贴在了陆尘潇的额头上,金丹道人用法力启动了它,五种属性不同的灵力从眉心印堂穴灌输而下,运转百骸,行驶一个小周天,随后返回眉心,重新回到玉片中。

    玉片立刻散发出白色红色黑色相交汇的色彩,三灵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出奇的。金丹道人抬抬手,示意他站到自己身后去。

    只有陆尘潇自己清楚,他并非三灵根,而是金火双灵根。只是灵气在经过丹田时,水灵气被阴虫截断下来,所以才造成了他吸收了水灵气的错觉。

    陆尘潇之后,就是太史飞鸿了。金丹道人把玉片贴在太史飞鸿头顶时,却出现了五色之光齐齐闪烁的异景。这个情况不免让那金丹道人咦了一声,生出手,搭在了太史飞鸿的脖子上。

    陆尘潇倒是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常情况下,这个法器是用灵气吸收情况,来衡量灵根好坏。但太史飞鸿灵根有缺,运行到一半,灵气全部都消散到了周围环境中,给法器造成了这个弟子把所有灵气涓滴不剩地吸收干净的错觉。

    但这种情况,绝对瞒不过金丹道人,他沉吟片刻,看着太史飞鸿忐忑不安地神色,叹了一口气:“五行灵根有缺,很遗憾。”

    金丹道人身边的筑基童子,立刻眼疾手快地给太史飞鸿发了一个木牌。

    太史飞鸿拿着木牌忍不住发呆,他似乎一时还没法接受这个事实,勉强镇定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金丹道人倒是很有耐心地给太史飞鸿解释道:“不会有错的,五行灵根有缺,相当于无法留灵气在体,所有的修真功法,你都无法修行……回家吧。”

    太史飞鸿举着木牌,脚步依然没动。

    陆尘潇叹了一口气,终于下了决定:这天下又不止太衡剑派一个门派。又不是他家真传独一无二,至少,陆尘潇自认为,自己上辈子修行的法门,就绝对不逊于太衡剑派的真传。

    那么,修行法门好找。修行资源只要有心,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但是主角……上天入地只有太史飞鸿一个,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陆尘潇往前迈了一步,朗声道:“陆尘潇愿意和太史飞鸿一起下山。”

    他这个态度,顿时让那个金丹道人吃了一惊:“你可知道,你能站在这里,是多大的福缘……罢了罢了。”他却是看到了陆尘潇坚定的目光,顿时明白陆尘潇心意已决,便不再劝了。

    倒是太史飞鸿着急不已:“哎呀,你傻啊,多好的事情啊,你怎么就……”少年吸了吸鼻子,眼眶瞬间红了。陆尘潇不动声色地把袖子从对方手中抽出来,心中对自己的决定满意不已――看太史飞鸿现在这个样子,就是面前有个悬崖,他要太史飞鸿跳,太史飞鸿都不会说出半个不字。

    这时候,突然,陆尘潇耳畔传来一声叹息。

    他猛地转头,不知何时,李大夫站在了两人的身后,当然,他现在看起来和之前的大夫打扮有了很大差别,他换了一身白衣道袍,白衣边角纹了三道金纹,手持一支竹箫,一头漆黑的长发披散,挡住了半张脸,乍一看去,宛如神仙中人。只是面容苍白,倦怠枯朽之意凝而不散,又透出几分将死之人的气息。

    太史飞鸿惊呼:“李大夫?!”

    这一下,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位李大夫恐怕也是太衡剑派的剑修之一。

    紧随其后的,则是一直乖巧的站在众人边缘的凌珏,他当场就跪倒在地,双手伏地:“恳请李洄鱼真人救命。”

    李大夫――也就是凌珏口中的李洄鱼,扭头对那位金丹道人说道:“闻啸师侄,李某最近少两个侍奉的童子,我看这两人就不错,可否行个方便。”

    “收童子这件事情不归我管,当然由李洄鱼师叔自己决定。”闻啸瞅了瞅两人一眼,默认了此事。

    李洄鱼随即转头看向太史飞鸿和陆尘潇,神色温和地问:“我本名叫李洄鱼,是太衡剑派的第二十八代弟子,有金丹修为,你们跟着我,我不会让你们受委屈的。”他只是说不受委屈,却没有保证能让太史飞鸿走上修真路。

    但太史飞鸿却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原本已经在他面前关闭的门派大门,陡然又敞开了,他自然是一副喜不自禁的模样,而且,自家好兄弟也有机会再度进入修真门派,别说是童子,就是仆奴他也会一口答应下来:“谢谢……李……”

    “可以喊我峰主。”李洄鱼微笑地提点两人。

    这下,即便是陆尘潇,也不得不老老实实地给他扣了两个头,才算是把名分定下来。那个筑基弟子也不嫌尴尬,跑过来把太史飞鸿的木牌又收了回去,临走时,还不忘给他露了一个笑容。

    不管怎么说,陆尘潇自己也对这个结局很满意,后面很大一部分的剧情,都是离了太衡剑派,就很难展开的。至于侍奉童子这个身份,有时候都能算是对方的半个徒弟,地位不知道比烧火童子高了多少倍。

    处理完了这件事情,李洄鱼终于把视线放到了那位半龙少年身上,不由露出了一分无奈:“李洄鱼确实欠你家母族一个恩情,但是……如果这件事情只是李洄鱼一人承担,我自当责无旁贷,但现在,你却是要把整个太衡剑派当庇护,却不是我能承担的责任了……而且,我刚刚冲击元婴失败,元寿不足百年……”

    李洄鱼声音里藏了几分歉意,但言词之中,确实把前因后果解释得十分清楚。不能以个人私情牵连整个门派,他这一点原则却是不可动摇。

    但凌珏就算明白这样的道理,也不可能接受。他把头磕得砰砰响,甚至流出了鲜红的鲜血。

    陆尘潇看了看凌珏,又看了看太史飞鸿,对太史飞鸿的平静诧异不已。在原著中,凌珏是主角的第一位好友兼小弟,他还有一位貌若天仙的妹妹,如今应当入门镇岳派,后期,这位小龙女通过自家哥哥的搭线,成为了主角的解语花之一。

    而他们之间的缘分,最早,就是太史飞鸿出声为凌珏求情开始。

    陆尘潇本来也对这些细节不甚在意,但架不住虚言一心一意,想要抢走主角的后宫,他在心底盘算了很久,应该如何在此时此刻抢走太史飞鸿的风头,赢得凌珏的尊敬。

    但奇怪的是,现在太史飞鸿替凌珏求情的意思,确实一丝也无。

    陆尘潇却不知,这却是他这只剧情蝴蝶的功劳。原来太史飞鸿苦苦哀求,才勉强当了一个烧火童子,看到凌珏这个模样,联想自身,这才心生怜悯。

    但如今,太史飞鸿一心一意都放在陆尘潇身上,见到陆尘潇神色沉稳,喜怒不形于色,自然觉得自己的兄弟涵养很高,一举一动都有一种翩然出尘之意,不自觉地模仿起来。再加上,境遇不同,心境不同,种种差异综合起来,最后造就了这么一场意外出来。

    李洄鱼似乎不忍,最后退让一步:“虽然我无法做主把你收入门下,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个玉牌,捏碎玉牌,我自会赶来保护你。”

    凌珏不动了,他一出场有多么飘然非俗,现在就有多么狼狈不堪,他直起身子,深吸一口气,正要答话。

    这时候,天空中突然响起雷啸之声。剑光直冲云霄,碧光乍起。在场之人,皆感到一丝刺骨的寒意,修为浅薄者,甚至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陆尘潇丹田里,阴虫陡然兴奋起来了,哪怕是真龙气息,也无法阻拦它对来人的垂涎。

    其气如虹。

    玉节金鸣响似雷,一剑晶荧敌尽摧。

    无上剑,谢庐溪。

    陆尘潇脸色一下子就难看起来了,他怎么就忘了这一茬――他当年吞噬了一部分谢庐溪魂魄,元婴里不免带上了他的一丝气息,现在,他进入了太衡剑派里面,防护阵法不再阻拦他的气息,谢庐溪自然心有所感,过来看个究竟了。

看《我的世界是本书》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