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回内-幕

《我的世界是本书》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冰水层层中,陆尘潇意识渐渐昏沉,他只觉得自己身处于一片永恒的空茫中,踽踽独行,寒冷和沉重一直萦绕着自己。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隐隐约约地感知到身体的存在。

    头晕乏力,陆尘潇才发现自己到底有多难受。

    他应该是发过烧,现在头还昏昏沉沉的不清醒,四肢都用不上力气。他现在躺在一个硬邦邦的床上――姑且称为床吧,陆尘潇认为,能在这张床上睡着的人,都是自虐狂。

    忽然的,陆尘潇听见有人在吹箫。

    明明是十分清雅绝伦的乐声,却像是种子生根一般,钻入陆尘潇耳朵里。吹箫之人气息悠长,箫音低沉幽远,明明是悲调的曲子,却吹出了苍莽之意。箫声中还夹杂着淡淡的簌簌落雪声,反而让人感觉到万籁俱寂的安静。

    陆尘潇随着箫声把大脑放空了片刻,勉强让思绪清晰了一点,这才睁开眼睛。他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个放大的鹦鹉脸,那鸟儿盯着陆尘潇,见他醒来,啾啾一声,在他鼻子上踩一脚,才振翼飞起,落到不远处的一处鸟架子上。

    陆尘潇表情抽了抽,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得势狸猫凶似虎,落魄凤凰……连不知道哪里来的杂种鸟都能来踩他一脚了。

    按照陆尘潇以往的性子,此刻非定是暴跳如雷,撕了那鸟下锅。但受到那种箫声慰藉,陆尘潇似乎也变得平和许多。他从床下走下来。陆尘潇如今身处一个广阔的宫殿中,虽然雕梁画栋十分精细华美,但是其中的家具近乎于无,比李洄鱼的临时居所还少三分人气,空荡到寂寥。

    比如说,整个房间内,活物除了那只讨打的鹦鹉,就只有窗台上的插着的一支梅花,才能找到活人居住的痕迹。

    那红梅被放在一个脖颈纤细的白瓷瓶里,分叉不多,几朵梅花含苞欲放,还有一些正在怒放,显然是刚刚摘下不久。

    陆尘潇往外走去,出了门栏,才瞅见吹箫的道士。

    那人换了一件更简练的白衣,干干净净,连太衡剑派规定的金纹也没有。他执着箫,站在一片雪地里,雪花落在他的头发上,肩膀上,他似乎在风雪中已经站了很久。

    听到有人来了,那人立刻有所察觉,侧脸回顾。他眉眼清淡,额心一点红,像是一片荒芜的雪原上燃烧的一枝红梅。

    陆尘潇突然就觉得,自己心被人轻轻地拨动了一下。

    ……那条阴虫还有完没完!陆尘潇勃然大怒,至于每次看到谢庐溪,都是这么一副发?春的模样么?

    但随即,陆尘潇又立刻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阴虫每次发作时,泄都有烧灼感,情?欲随之勃发,但这次却仅仅只是心底微微被刮了一下的感觉,和以往有很大区别。

    陆尘潇立刻内视体内,丹田中的阴虫消失得无影无踪,倒是多了一块淡蓝色的灵光,灵光上光线游移不定,里面似乎有物,但隐隐约约看不真切。

    这时,一个声音钻入陆尘潇耳中:“你丹田里的那个东西,已经被我封印了。”

    陆尘潇吓了一跳,短短一瞬,他的脑海里便滚过数十种想法。他醒来的时候,衣服已经被人换过,幸好正道人士都没有检查人芥子袋的习惯,不然还魂木里的秘密恐怕保不住了――想到这里,陆尘潇脸上一阵发绿。死生皆凭运气这件事,让他感到十分不快。

    谢庐溪又问:“那是什么?”

    陆尘潇犹豫片刻,半真半假地回答说:“我也不清楚,只是知道有那么一个玩意儿,每次发作都十分难受。”

    谢庐溪倒也不深究,仅是点点头:“恐怕是什么淫?邪之物吧。那东西想采?补我。”

    陆尘潇被他直白的言语吓了一跳,虽然这确实是真相,但正道之人,不都是对这方面遮遮掩掩的吗?还讲究清醒寡欲,对那些阴阳之道忌讳的很:“……是,是这样吗?”陆尘潇只能庆幸,谢庐溪还算有些分辨能力,没把这件事挂自己头上。

    “嗯。”谢庐溪想了想,又补充道,“我本来想把它抽出来的,不过它连接到了你的经脉里,也就只好封印起来了。”

    抽出来他不介意的!陆尘潇在心底咆哮――他不知道有多少修补经脉的法子,只想把那个折腾人的阴虫挫骨扬灰。

    “你这是……也被那些淫?修圈养过吗?”

    淫?修是正道人士的说法,魔道会自己美化一番,大多自称合欢修,阴阳修。不过那些人往往会掳走凡人,违背伦理,有些事情乱到陆尘潇也看不上,再加上,他最憎恨的一个敌人出于此道,所以反而乐意以淫?修的说法称呼。

    ……不过,“也”?

    陆尘潇忍不住发问:“太衡剑派有人被……那样过?”他终究在关键时刻,想起那样的词汇实在不雅,险险收住。

    谢庐溪显然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事情:“以前有魔道的人,需要特殊日期,特殊体质的人配合她修为,所以抓了很多人,把脑子毁掉,相互交?媾,在特定的日子里催生婴孩……这样的行为持续了好几代,后来,那个人被太衡的人铲除,她饲养的那些炉鼎也很快死去……这其中只有一个胎儿尚未出生,免于一难。”

    陆尘潇陡然生出一种不妙的预感。

    下一秒钟,这个预感变成了真相。他只听见谢庐溪回答道:“那个孩子就是我。”

    他看着陆尘潇的目光清澈,似乎说的是天南地北不相及的话。

    陆尘潇哑口无言,从时间上推测,那个淫?修八成是姹魔天女那个贱?人,素素,诸恶老祖最厌恶的女修,没有之一。三百年前,他阴了对方一把,害其被正道剿灭。当然,陆尘潇自己也付出了足够的代价,这件事最后干得不够漂亮,走露口风,害的魔主大自在天大发雷霆,陆尘潇本人直接被赶出魔道核心。

    现在想来,陆尘潇依然有股压抑不住的抑郁之感。

    不过,有些疑惑倒是得到了解答。

    陆尘潇注视着那男人俊美无双的眉眼,依然有些忍不仔惚。素素虽然人品有待考究,但她的相貌和品味都是世上一等一的。她的面首随便选一个拉出来,扔到凡尘里都是祸国殃民的货。而素素本人,更是劣迹斑斑:至少,陆尘潇是知道的,她会把自己生下的后裔,乱?伦而交,一代一代的剔选出最优良的品种。

    有那么一段时间,整个魔道,都把有没有姹魔天女送出的炉鼎当做是否身份够高的象征。

    陆尘潇倒是没收到过,但他也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妒恨于心。

    他只是觉得,姹魔天女配不上自家魔主大自在天罢了。奈何,素素再怎么行为放荡,也架不住魔主他喜欢。

    谢庐溪既是数代选种,精挑细选出来的炉鼎,本身也是到达出窍期的大修。这种底子,也无怪阴虫那么垂涎若滴了。陆尘潇这才意识到,谢庐溪本人有三四分和素素十分肖似,只是两人气质相差太大,陆尘潇一时没有联系起来。

    但一时知道了谢庐溪这么不堪入目的过去,陆尘潇心底陡然微妙起来,之前那种怦然心动的感受被他强行压下,变得危机起来――他自己的黑历史也无数,但这么坦诚的说出来,只有一种可能:那人快死了。

    陆尘潇也有这种即将被杀人灭口的毛骨悚然感。

    迟疑了片刻,他才僵硬地开口询问:“……这么告诉我,没关系?”

    谢庐溪错开视线,回答道:“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除了新入门的子弟,基本都知道。”他说完这句话,似乎觉得无话可说,又举起箫,呜呜地吹起来。

    你胡说!诸恶老祖就不知道!

    陆尘潇很想这么指责,但转念一想,这件事情毕竟不算是什么光彩的事情,除了给这个清冷绝伦的剑修身上带上一股艳媚的色彩,没有任何好处,反而成了泼污水的好题材。

    再加上,正道其实和魔道之间没有什么话好说的,和散修之间交流的也不多,这件事情没有流传出去,也是正常。

    陆尘潇见谢庐溪已经没有和他说话的意思,他自己看着谢庐溪更是各种别扭,便告辞了。在主殿中找到了一个大鸟作为坐骑。但是那只杂种鹦鹉又来撩拨陆尘潇,陆尘潇几次试着用雪团砸它,都无功而返。

    那白毛鹦鹉看到陆尘潇吃瘪的表情,发出得意又略带嘲讽的嘎嘎声。

    陆尘潇脑门上忍不住暴起了几条青筋,他修行已有一段时间,当即就把翡翠玉环祭出,砸向那欠揍的鸟儿。

    但玉环在半路上就被人截了下来,谢庐溪不知何时出现,一抚袖,翡翠玉环应声而碎。谢庐溪本人也是一愣,似乎没想到那个法器那么脆弱。

    陆尘潇突然明白了这鸟儿的身份:“你养的灵兽?”

    谢庐溪点头。

    陆尘潇又忍不住打量一下那鸟儿,这种鸟是灵凡混血,和普通的野禽相比,也只是智商高点,羽毛漂亮点,没有任何御敌的手段。身形只有手臂高,也当不了坐骑,脾气又恶劣。真不知道谢庐溪看上它哪一点。

    陆尘潇却是不知道,这鸟儿的坏脾气,却是被谢庐溪宠出来的。这鸟儿修为低微,血统不纯,在太衡剑派中的灵禽里很受歧视,为此,谢庐溪硬生生把整个鸟群全部揍一顿,确立了这杂种鸟至高无上的混世魔王身份。

    由此看来,李洄鱼隐瞒谢庐溪和陆尘潇两人关系的忧虑,还是很有道理的。

    不过主人在场,那鹦鹉也稍微收敛了点。陆尘潇把那翡翠玉环的残骸收起来,坐上坐骑,和谢庐溪告别。带到灵兽展翅,冲上青天之后,陆尘潇再往原地看去,谢庐溪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只有那箫声依旧,不绝于缕。

    陆尘潇总觉得他忘掉了什么,其实,在天雪峰的主殿醒来的时候,他就有这样的感觉。等到灵莲峰的轮廓依稀出现在眼前,陆尘潇才猛地一拍头,想起他把什么忘了。

    ……太史飞鸿人呢?

看《我的世界是本书》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