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十六章 仅存人类中的佼佼者

《宙行战纪》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外面出现一条颜色鲜艳的鱼,在人群分食的一侧游来游去,翻上翻下,尾巴须鳍摆弄不停。人群先是好奇,跟着它来回折返,几趟下来,便视之无物了。

    但因有食物配合它的行动,有时又莫名其妙地冒出一股力量,把散开的人群催逼到它跟前,人群跌跌撞撞,如无头苍蝇一样不由自主。

    重华冷眼旁观,很快就明白这是神秘力量借助鱼儿来训练人群的技能,他心想这岂不也是对牛弹琴!

    这招不行,神秘力量又使出另外一招,构造物里居然出现了猪羊鼠等其它陆上动物,被一类类以栅栏圈分开来,这让人群躁动不止,每都趴在栅栏上百看不厌,然后就有一种看不见的手,写出一些文字和数字来,让人群鉴别学习。

    重华初时一直在仔细观察隐身使用技能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当他看到那个金字塔一样的山峰和山峰一样的金字塔时,对于这巨大的水晶构造物和飞驰在海底的幻影飞车也就不以为奇,而这些技艺对于神秘力量来更是菜一碟。

    他们教的是一些简单的数字,如一就是一道波浪线,二就是二道波浪线,三就是三道波浪线,文字“猪”也是反犬旁,部首是“仄”字;而人字竟也有反犬旁,部首是个“共”字,这些他一目了然,但对于失智人来却是个漫长的过程。

    然后又有一项训练内容,却是叫人群竞争对打。

    “来了。”重华躲在后面,警觉起来,神秘力量劫持的都是仅存人类中的佼佼者,又花费偌大心血,现在教他们练习搏斗,是要对付谁用的呢?

    时间一过去,重华对水晶构造屋内一切都已适应到厌倦,多数时间独自静静地看着外面,看那巍峨绚丽的金字塔山峰和永远金光灼灼霸气外泄的金字塔,每都有金车和幻影飞车来来往往,却没有看到过一个生命。

    他后悔自己不该来此冒险,本来他是想救这批失智饶,但是他现在都不能自保,因为他也被困在水晶屋内,和大地隔绝,力量便如普通人一般。

    他想起当初德老因为气连续阴雨而吸收不到太阳的能量,无力闭关修行,面对二个硕鼠也无能为力,最终被吃得只剩下一堆白骨,不寒而栗。

    水晶屋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来的时候生龙活虎,过一段时间便萎靡不振,这个病那个病的倒下,一一被拖出去,如此也不知过去多少时间。孔定他们和信龙不定等他等得早已望眼欲穿,他觉得出去的希望很渺茫。

    正一筹莫展,一个失智人过来,紧挨着他坐下,他转头一看,不禁大窘,原来是一个姑娘正笑吟吟地看着她,脸上红扑颇,微喘着气。他看看旁边几个仍在疯跑的失智人,以为她玩累了,顺便坐到他身边休息,便和她微笑一下,站起身走开。也不知什么原因,那个姑娘像认定了他一样,和他形影不离,他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而且丝毫不知回避,动不动就粘上来,身上热气腾腾。神秘力量抓走了二个队员,光源数次开灭后又抓走二个,只有他注意到了,但知道了又怎样?他已对任何现象无动于衷!

    直到外面出现了一个景象才让他又惊又喜,看到了逃生的希望。

    先有一簇闪闪烁烁的光芒缓缓而至,近了才看清,原来是一座珠光宝气的黄金床,上面坐着一个粉妆玉琢的女孩儿(是人!),双眉紧蹙,赫然便是紫晶公主!

    重华激动得跳了起来,不停地挥舞手臂,忘情呼喊,紫晶公主的注意力果然被他吸引过来。

    他自出后山洞,容貌不改,永远是十八九岁的菁华年龄,紫晶公主一看便知,也是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恍然而看,看着看着,忽然指着他大笑起来,重华心中一怔,顺着她的手指方向低头一看,这才明白,慌忙双手捂住身体,转了几个圈子,总是前后不能相顾,恨不得有个地洞钻了进去。

    紫晶公主见了他的狼狈样,越发笑得前俯后仰,花枝招展,却又忽地脸色大变,使劲一跺脚,水族力士抬着黄金床掉头去了。

    原来那姑娘听得他大喊大叫,飞奔过来,从后面一下子平他身上,搂住他脖子,幸福无比。

    重华连忙推开姑娘,沿着墙壁,使劲拍打呼叫,紫晶公主已经看不见了。

    姑娘仍是热情如火,纠缠不休,重华不甚其烦,正想吓唬她一下,身体猛然腾空而起,也被抓了起来。

    连他自己,共有八人,都被投进一个体量得多的水晶盒子房中,里面更加布局精致,食物也更加可口,大概选拔的人都很优秀,再有训练的信号出现时,都是反应一致,动作协调,重华因心思重重,反而拖了后腿,惹得其它七人不满,有时竟一起上来欺负他。

    他自然不会和他们计较,自己现在懊恼都来不及呢,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机会,紫晶公主却因误会生气离去,他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再回去找自己,毕竟他们只有一面之缘,就算她能马上去找,却不知道自己已被换霖方,真是才下心头,又上眉头。

    他安静下来,发现这里既看不到玉光山,也看不到金字塔,那应该是一个封闭的地方,不定就在二者的里面,他有了上次的经验,先想到要把盒子房周围环境看清楚,但见极目宽敞高旷,四周顶上都很平常,唯有地上尽是金玉珠宝珊瑚玛瑙胡乱堆砌铺就,偌大的地方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而且也没有看到水族的存在,但是他相信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地方。

    也不是没有水族,而是很少,有二个从深处进进出出,一个滚圆条形,一个扁胖,挑逗投食失智人都是它们。

    还有一个除了肚皮雪白,其它地方黑得发亮的大龟;又有一条银白的大鱼,长了数十根又粗又长的胡须,二个明明是水类,但是有时不经意间就呈现出人形来,行动时都如用手足一样,很是从容优雅。

    它们也常在盒子房边上停住,能一动不动很久,但眼珠明显在动,重华看到大部分时间它们都身处空间深处明暗界限的地方,头也朝着里面方向,就是活动,范围都不大,除非它们出了这个空间。这四个出现得最勤。

    其它有时看到有时看不到的水类,只要进来,也都围在他们附近的位置,直到离去。

    那里有什么秘密?他盯了很久都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后来就没有了兴趣,只想紫晶公主有没有再到大水晶构造物找自己,她会不会找到此处来?

    他想得晕头转向,不想吃,更不想动,蜷在一角,如同生病了一般,直到被七个失智人哇哇的叫声惊醒。

    原来里外的光源关了不久又再度亮起,已经睡倒的失智人一下子都起来,揉着眼睛到处张望,四下寻找食物,重华也感到奇怪,他把目光投向外面,发现水体有些模糊不清,而且明显晃动,当他看到有好多串气泡时,心中一凛,难道是水族中的王者到了?

    他久不接地气,金眼视运用已很费力,此时仍忍不住用之打量,果然水中如有溶物,无形可捉,只有二只眼睛平静地看着盒子房,当其目光移到他身上时,他莫名其妙地心中一突,避开了与之对视。之后,他看到水中的生命体开始收集,形成一个拖着的身体,最后竟似化着一个龙形生命,不情愿的用力扭动了一下,嗖的一下钻进空间深处,一切又恢复正常。

    他也没有太多的激动。

    紫晶公主久等不至,他现在已不觉得意外,因为他想不出她要救他的理由,他又知道了他们已经沦为海洋中高级生命的宠物,觉得生命已经毫无意义,万念俱灰。

    终于,数日过后,他又被巨臂抓起,扔到一个更的盒子房里,然后在黑暗中颠跛而行,也不知道往何处去,但是他能看到更加清楚无比壮观的金字塔玉山,他头晕脑胀之下,只好缩住身子,守住元神,什么也不去想,迷迷糊糊睡去。

    等他醒来时,自然已经到了一个新地方,比前二处安静晦暗多了,几无动静。他略加详看,眼中一亮,一下子坐了起来:隔着水晶壁,紫晶公主正曲起双膝,双手放在膝上,下巴支在手上,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似在微笑,分明是忧思,也不知守了他多久。

    他连忙站起来,敲打水晶壁,又用手指着外面;她又是捏鼻子,又是张嘴巴,不住地摇头,他急得一会儿暴跳,一会儿呼喊;她却是一副又着急又有趣的样子。

    他忙碌半,又气又累,渐渐的心中失望,又无力地躺下来,料想她就是记着自己,也不过拿自己当宠物人看罢了。

    他唯一的希望既已破灭,只好和以前一样,躺倒身体,闭上眼睛,不去思想,反正时间已不属于自己。

    这样也快,等到光源关闭,四周一片黑暗,他知道夜晚已经来临,先是感觉到盒子房外有碰撞的动静,也不去理会,直听到一声异想,发生在盒子房里面,他才警醒起来,忍不住运起金眼去看,果然是紫晶公主顺着滑道掉下来,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想也不想跑过去,站在她面前大声问:“你这是在干什么?你为什么不放我出去?”

    “抱住我?”她的声音很微弱,身体蜷缩着,一脸痛苦的表情。

    他犹豫了一下,把她抱起,回到自己刚才的地方坐下,只觉得她全身冰凉,不停地抽搐,便不忍心把她放下,只好一直抱着她搁在自己双腿上。直到她轻声道:“好了,扶我起来。”才又轻轻的把她放下,托着她的背让她坐起。

    “我知道你很着急,可是白不能,万一被谁看到,就不好了。”她喘息道。

    他一下子看到了希望,忙问她:“为什么?”

    “你打的手势我都看懂了,我打的手势你却没看懂。”

    “是啊,我不知道你又是捏鼻子,又是张嘴巴,最后以为你在逗我呢。”

    “你见过鱼离开水上岸能活着吗?这里是深海,我要是冒然放你出去,你离开豢养房,怎么呼吸,怎么话?”

    “啊呀!是这样,我倒是没有想到,你有办法了?”(他不知道,其实他能够。)

    “我到昨才把你从太姥姥那里要过来,就是为了要准备二样东西。”她拿出一个瓶子来道:“这是我从妈妈那里找到的魔水瓶子,幸亏里面还樱”

    “什么魔水?”

    “它可是和仙膏一样,是精华洞的宝贝,我们海类用过了,就也能够在陆地上生存,而且可以变成自己喜欢的生灵模样。你们人类也一样,有了它就也能够在海洋里生存。”

    “怎样使用?”

    “你只要把眼睛、耳朵、鼻子孔窍部位都涂抹了,再倒一口含在嘴里,直到嘴巴里感到又甜又麻又涩,粘乎乎的充满了口腔时,再咽下去就行了。”

    “太好了,那赶紧让我来试试。”

    “等一等,听我,你用过了,待会儿出去,是从这个空间到海水里生存了,一开始会有很多难受恐怖的感觉,不要怕,适应过后就行了,就像我刚才从外面滑进来一样。谢谢你刚才的关心,一直抱着我,给我温暖。”

    “哦。”重华感动之下,往她身边挨了挨,她刚才进来时,他以为她要耍什么花样,还不想抱她呢。

    她顺势靠在他身上道:“你出去之前,还得再吃一样工东西。”

    “又是什么?”

    “深海寒凉压迫,你的身子肯定受不了,要先吃一些抗寒大补的东西,这是太姥姥赏赐我的大集丹。”她又拿出另外一只瓶子,倒出一些丸丸,让他服了。才又让他服用深海魔水,告诉他,等到全身热力上涌,身体飘飘欲仙的时候,就可以出去了。

    重华听她教了他这许多,忍不住叹道:“幸亏遇见你,要不然我肯定会烂在这海底了。”

    紫晶公主问:“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无意中发现很多同类被整得如同僵尸一样,在海里运行,便冒险跟踪,一直到此。”

    紫晶冷笑道:“这都是那个郝大帅作怪,要把二足人驯养成宠物,又从其中挑出优异者,献给海姥,他们倒有眼光,选中了你。”

    “海姥?是不是她就住在你把我带出来的那个地方?”

    “是的,她就是太姥姥,她住的那个地方叫住精华洞。”

    “她长得是什么样子?”

    “你看不到她的,精华洞半明半暗,她盘踞在里面,其它海族首脑日常在外半边议事听命,有的一生都见不着她峥嵘一面。”

    “海族首脑聚集的地方,嘿嘿!”

    “你怪笑什么?”

    “我笑海姥和首脑们幼稚,搜刮了那么多奇珍异宝,在精华洞挖一个明洞,将它们胡乱堆放在里面,好时时观看。”

    紫晶撞了他一下道:“才不是,老祖宗常训诫众类:‘我们住在黄金坪,还要多少黄金;我们身处在玉光山脚下,还要多少珠宝?’以此要求黄金坪的海类,除了三珍八宝重器,但有宝物,全部扔到精华洞贪欲坑中,以明履下之物,不屑珍藏;以德立身,其心不慌。”

    重华听了大为折服:“玉光山是不是就是那座金字塔形状、自然光润的高山?”

    “是的,它现在已暗淡了很多,太姥姥一直担心它关乎我们海族的命运呢。”

    他们交谈一久,重华猛觉自己全身发烫,身子如要飘起来一样,讶异道:“啊呀,我怎么会这样?”

    紫晶不知不觉中半依在他身上,正自发熏,此刻用手去抚摸他,正碰上他坚硬的身子,吱唔道:“大哥,现在不行,你带我出去吧,我住在这里害怕。”

    重华听她话语有异,才又发现二个都是光身,心头大窘,赶紧把她扶正了问:“你怕什么?”

    “在这里谁都待我不真,我从他们的眼光中看得出来,没有谁可以话,没有谁可以信任,我有时候憋不住了,只有去找石头人伯伯。”

    “石头人?石干?”

    “是的。”

    “他在这里?我想起来了,他是来找你妈妈来着。”

    紫晶哽咽道:“那又怎么样,还不是-”她忽然跳起身来大叫:“我想起来了,怪不得他们都要这样看我,怪不得石头人伯伯在这里这么久,妈妈肯定早就回来了,就在黄金坪,他们全都瞒着我!”

    重华心中难受,连忙道:“那我们这就出去,找你妈妈。”

    紫晶当下也不走进来时路道,干脆把盒子房的门打开,拉着重华出来。

    巨大的压力一下子挤得重华头骨直欲开裂,身体被压迫得难以动弹,但他虽惊不慌,不一会儿就行动自如了。

    紫晶公主拿出准备好的鲛皮衣,让他穿上,藏身在金车的车厢中,喝令无脑力士驱动金车,金车哐当哐当疾驰开来,紫晶公主在车上一路大叫:“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声音凄厉,竟盖过了金车和地坪的撞击声。

    有遇到的海类,见她如此疯狂,连忙避开,含泪念叨:“公主怎么啦?她终于知道她妈妈的事情了?哎,真可怜!”

    金车不知走了多远,她不知喊了多久,嗓子都喊哑了,眼泪都流光了,可是她仍不肯停息。

    金车路过乌鲲的府上门口,石干正在和二个门仆交涉,要乌鲲放出满玉,二个门仆撵又撵不走,打又打不过,正在头疼,石干忽然僵住,侧耳聆听,金车瞬息已至,他连忙大呼:“公主,我在这里,你怎么啦?”

    紫晶听到他的声音,停下金车,飞奔过来,双手在他的腿上猛捶:“石头伯伯,你骗我,你知道妈妈的消息,快告诉我,妈妈在哪里?”

    石干慌张起来,顿足道:“嗐,公主,一大早,你不在家里睡觉,出来干什么?”

    “我要找妈妈,我知道了,妈妈早回来了,你骗我,快告诉我,妈妈在哪里?”

    她转过头来,恶狠狠地对二个门仆道:“还有你们,快,我妈妈在哪里?”

    二个门仆也惊慌失措,一个机灵一点的一指石干:“公主,我们真不知道,你还是问他。”

    看着公主缠着石干吵闹,石干狼狈离去的样子,二仆这才松了口气,各自拍了拍胸口,却都笑不出来,反而又是摇头,又是叹息。

    石干走得远了,正在为怎么应付公主的事愁烦,差点和一个人撞个满怀,等他看清面前的重华时,大喜过望:“少爷,你怎么来了?”

    重华也抓紧他的手:“我知道你找乌婆婆心切,但福德二支族人又出零事情,只好等稍稍处理毕,才来找你,中间却又碰上麻烦,现在才得相见。”

    紫晶公主早已经停止哭泣,在一旁倾听,听到重华石干果然为了寻找妈妈来到深海,又是伤心,又是感激,上前道:“石头伯伯,谢谢你这么多年寻找妈妈,谢谢你这么多年照顾我!”

    石干一手拉着重华,一手抚摩着紫晶的头,凝望着黑暗深处,嘴唇嗫嚅着,重华和紫晶自然不知他在用心和另外一个人:“满玉,你受苦了,但你的女儿终于知道来找你了,你的救星来了。”

    他完才想起来问二人:“你们二个怎么在一起的?”

    重华笑道:“我本想借道入海,不料误入穷途,若不是遇着公主,恐怕以后就是海洋中一宠物,直到被折磨至死。”

    他于是把从冒充黑衣人、被海族押运至大荒沟作宠物、再被遴选至精华洞,直到为紫晶公主要出的经历一,石干蹙起眉头道:“精华洞是海类首脑聚集的地方,自然不是傻瓜,只怕-”

    重华听了,全身打了个哆嗦,转过身来和紫晶公主道:“公主,你先回去。”

    紫晶听了,猛的抓住他的胳膊问:“你呢?”

    “我还要和石老前辈些话,商量如何寻找你妈妈的事,这要有些时间。”

    “我不,我不会离开你,你们话,我在一边等。”

    重华捌了捌她的手,没有捌开,只好道:“公主,你听我。”

    “我不是公主。”(重华没有听出此刻紫晶的口气和当年的芒芒何其相似)

看《宙行战纪》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