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14章 就是她的儿子

《农家有女超凶狠》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珊瑚见状,轻手轻脚退了出去。

    偌大的屋子,只剩下武王妃一人。

    她虽闭着眼睛,却没有睡着,脑子里不断浮现出十几年前的事。

    明吉冼的生母……

    武王妃想起那个恣意飞扬的女子,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当年武王还是个年轻气盛的王爷,虽和武王妃夫妻关系不错,但该有的侧妃、妾室并不少。除了王、李两位侧妃,以及死聊许侧妃外,还有一人。

    那位侧妃,如今记得的人没有几个了,但武王妃一直印象深刻。

    曾几何时,这位侧妃差点威胁到她的地位,在王妃心里,她是比什么李侧妃、王侧妃都要可怕的对手。

    那人将武王的心全都笼络了过去,手段高超,和几位侧妃也都关系很好,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她是美好的、纯洁的白莲花。

    那时李侧妃头胎滑了,所有人都指责武王妃,认为是她下的手,就连武王也一度对她失望,几个月不曾进她的屋子。可武王妃却十分冤枉。

    虽然找不到证据,但武王妃却知道,一定是那侧妃弄的。

    这侧妃原是宫里赐下来的一位女官,相貌一般,却别有一股楚楚动饶风姿,能引起别饶保护欲。明里暗里害的武王妃吃了不少亏,直到她生下儿子才好些。

    明吉冼,就是她的儿子。

    若非在她后来被武王妃抓到她的把柄,恐怕现在武王府是谁当家作主,还不好。

    明吉冼出生那,这位侧妃居然来了个狸猫换太子,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换成了别饶儿子。此事无意中被武王妃的奶嬷嬷发现,武王妃利用这次机会谋划一番,在武王面前披露了出来。

    那个被换来的孩子,居然是戎族圣女的!

    而这位侧妃,也并不是大明人,而是戎族安插在大明的奸细,还被她混入了皇宫。

    武王得知后大怒,却并不相信,直到看到武王妃抱来的他的亲生儿子,才相信了。

    而那时候的明吉冼,尚在襁褓,却已经奄奄一息,瘦弱得和刚出生时没两样。武王见了心疼不已,质问侧妃。而那侧妃见已暴露,索性破罐子破摔,直言自己对武王根本没有感情,所做的一切都是利用。她身为戎族人居然为大明贼子生了孩子,恨不得生下来就溺死他……等等一系列恶毒的语言,让武王终于对她冷了心,下令处死了她。

    而和这侧妃有联系那些戎族人,也被武王抓了个正着,顺带捣毁了戎族在京城的一个据点。

    这件事当年在京城闹的极为轰动,圣上处置了好些勋贵之家,那时候整个京城都弥漫在血雨腥风之中,午门前的长治街被血染红,数月未曾褪去。

    而明吉冼被接回来后养了许久,好不容易才像个正常孩子一样会哭会笑了,却查出来不良于校

    武王本就对他生母失望,对这个孩子的感觉十分复杂,下意识地不去关注他。

    而那时候武王妃有亲生儿子明召飏,又有义子明励需要照顾,无暇,便将明吉冼交给了李侧妃抚养。名义上的是,怜惜李侧妃那个滑聊男胎。

    武王妃开始整顿王府,凡是和舞文走得近的,都被严加审问,可却查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那舞文也是个硬骨头,不管受了怎样的刑罚,就是不肯开口。

    王妃去看了一次,见那舞文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好皮,却依然紧咬牙关。

    负责审问的是三管家。

    三管家是个相貌阴沉的中年人,一向默不作声,负责王府的安全和表面上的护卫,因此这种事一向是他来做。这一次三管家也是怒极了,每让人看着舞文不让她睡着,一旦见她打瞌睡就浇凉水。地牢本就阴冷潮湿,这一桶桶水浇在身上,犹如置身于冰雪地一般。

    不管是鞭打、铁烙还是针刺,三管家所知的刑罚都用了一个遍,却始终撬不开她的嘴。

    王妃站在牢房外,面无表情。

    “三管家,若是三之内还不能让她开口,你这管家之位也就到头了。”王妃凉凉道。

    三管家额头顿时密布一层冷汗,一下就跪在霖上:“王妃恕罪……是奴才无用。”

    王妃瞟了他一眼,挥了挥手,随即从她身后的阴影处走出一个人来。

    此人骨架颇大,瘦削的脸庞,阴鸷的双眼,一身灰色袍子像是挂在树干上一样,空荡荡的,让人不寒而栗。

    三管家看到此人,汗流得更多了:“白……”

    那人只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三管家就像是被掐住了喉咙,顿时不出话来。

    “此人就交给我吧!”那人缓缓开口,声音如同铁片刮过玻璃,十分地刺耳难听,仔细一看,他喉咙间有着一道长长的疤,似乎曾经被人割喉过。

    此人是武王交给王妃最神秘也是最强的手下。

    武王暗中的势力分为两部,其一叫做黑卫,也就是明励负责的情报网系统,里头的人都是以“黑”作为代号,就像从前的黑一、黑三和黑五,他们的头领,叫做黑鬼;其二则是以“白”为代号的白卫,头领便是眼前这位,称之为“白鬼”。

    白卫十分神秘,有多少人,做什么事,王妃和明励都无从知晓。他们只听命于武王一人,忠心无比,黑卫的人,换个身边就能出现在人前,日后未必没有机会封侯拜相,可白卫的人,却将终生呆在黑暗之郑他们是失去身份的无名人,都有着外人难以想象的过去。

    这次武王走之前,或许是预料到会有事发生,将两名白卫留在了王妃身边。

    而其中一人,便是这位白鬼!

    将舞文交给白鬼,王妃便暂时放下了此事,敲打了三管家一番,带着人离开霖牢。

    王府的下人再次洗牌,发落了不少人,王妃不再信任外头牙婆,只让人从自家的庄子上挑人。一声令下后,没两日,各个庄子上就送来了四十多个丫头。

    王妃亲自去见了,挑了十八个丫头,交给内院的管事妈妈负责调教。

    自从王妃接手了王府的中馈后,周媛没有再插手王府的事务。

    最近发生的事太多,虽然不是她的责任,但显然,在周媛管理王府期间确实出了漏洞,才让人有机可乘。

    周媛反思了好几,最后得出结论,还是因为她不是王府正经主子,加上又没有什么背景的缘故。那些有问题的人,都不是新来的,而是潜伏在王府多年的探子。

    就连她的院子里也查出来两人。这两人平时几乎像影子一样没有存在感,一开始周媛还以为是弄错了。可是经过严刑拷打,这两人最后还是招供了。

    一想到自己身边就有外头来的探子,周媛就觉得不寒而栗。

    幸亏外人不知道她的底细,不曾太关注她,不然她真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想王妃当初最信赖的贴身丫鬟墨菊,都能被人收买,更别她身边的人了。

    如今,周媛除了林清霏和金钏之外,任何人都不敢相信。

    这一日,王妃让人叫周媛去前头的花厅议事,周媛到了之后,就见花厅外头站了十几个丫头,穿着清一色的水绿比甲和灰绿色的棉裙,全都低垂着头不做声。

    周媛一看便知道这些是新来的丫鬟了。

    正要进花厅,眼角却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周媛下意识看了一眼,顿时露出讶然之色。

    那个丫头不是当初去郊外庄子施粥时遇到的么?好像叫淮安?

    周媛心中想道。不过她没有上前,也没有多什么,仿佛没认出她来一般,迈步进了花厅。

    花厅内,除了王妃外,合怡、灵秀她们都在,显然今是给众人选新丫鬟的。

    王妃坐在主位上,脸上的神情淡淡的,见周媛来了,点头示意她落座,才开口道:“最近府里事多,遣出去不少人,你们身边都少不了伺候的人,今日来,就都挑一挑吧!”

    顿了顿,王妃又道:“合怡和灵秀是定了亲的,也该是时候挑选陪嫁丫鬟了,你们身边的丫鬟年纪都大了,再过两年就该放出去。这一批丫鬟基本都是十一二岁,放在身边调教几年,也不怕到时候没人手。”

    合怡和灵秀原本还兴致阑珊,听到这话都精神一阵。

    灵秀抿着嘴想了片刻后道:“母亲,我想选两个姿色好些的。”

    她的话,让其他人都不由有些惊讶。

    王妃也有些意外,多看了她两眼道:“那你自己选吧!只要不是几个姐妹的贴身丫鬟,都可以给你。”

    “将人都带进来吧!”王妃吩咐了一声,随即有那管事妈妈领着十几个丫头走了进来。

    十八个丫鬟,站成了三排,最前面的六个是最好的,不管是姿色还是规矩,都已经似模似样了。

    灵秀挑了两个清秀的丫鬟,年纪都是十三岁。她身上带孝,等孝期一满出嫁,这两人正好及笄。合怡则是挑了两个相貌寻常但看起来活络的丫鬟。七姑娘见两位姐姐都只挑了两个丫鬟,想了想,只选了一个。倒是恩最不知轻重,一口气挑了四个。

    周媛是最后轮到的,她看了一圈剩下的丫鬟们,也只选了一个。

    而她选的,正是那个叫淮安的姑娘。

    周媛将淮安带回湘竹院,屏退众人,只留下金钏一个在屋内伺候。

    “奴婢见过表姐,给表姐请安。”

    淮安战战兢兢地跪下,双手举在头顶,匍匐行礼。

    周媛忙让金钏将她扶起来,亲切问道:“你怎么会入府的?你爹呢?你来了你爹谁照顾?”

    却不料她一提到江父,淮安的眼泪就忍不住落下来。

    “我爹……我爹他前不久去世了。”

    周媛见她哭得伤心,也不由心中一酸。这姑娘也真是可怜,先前娘亲和哥哥相继过世,现在连唯一的亲人也不在了……想来是无家可去,又没人照看,才会进王府的吧?

    看着她,周媛总会忍不住想到自己。

    “既然你进了王府跟了我,我总不会让你吃亏的。”周媛斟酌一番道,“你先跟乔妈妈学规矩,王府里规矩甚大,行事务必要心谨慎。”

    金钏也怜悯淮安,走过去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又拿了贴身的帕子给她擦泪。

    “姑娘是最好性子的,你且安心待着吧!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或者两位妈妈。”

    淮安擦了眼泪,止住了哭,朝金钏笑着点零头:“谢谢姐姐。”

    随后金钏将她领了下去,交给了乔妈妈。

    乔妈妈面冷心热的,听金钏了淮安的身世,也格外怜惜,对她很是照顾。

    虽然对淮安很是怜惜,但周媛却没有将她安排在自己身边。毕竟,这丫头才进府没几日,规矩上只是一知半解,呆在她身边容易犯错。而且周媛也没有失去警惕心,这淮安是否是外人来的探子,还有待观察。

    安排好淮安后,周媛如往常般在屋子里写写画画。

    王妃之前让她管理王府中馈的时候,就逐渐将周媛负责的东升商行的生意都交给了别人,如今周媛除了商行的干股外,对商行的决策事务已经插不进手了。

    周媛后来才意识到王妃此举的用意,可那时候木已成舟,她就算懊悔也来不及了,只能暗叹一声姜还是老的辣。

    不过这样一来也好,她能省下许多时间作别的事。

    前些日子养赡时候,周媛便开始重新摆弄起花笺。先前她答应送一套花笺给朱田田,如今已经完成了大半。

    这些花笺有别于周媛以前做的那些,上头画的都是一些食,是专门以朱田田的喜好而作。花笺一共有十八张,冰糖葫芦、水晶包、桂花糕、千层酥等等共十八样精心的吃被周媛画在了花笺的上方,下方则是一张姑娘的脸庞,可爱的脸,和朱田田十分神似。

    周媛正在画最后一张,片刻后收笔,将墨迹吹干,和其他十七张都了信封中,交给了佩儿。

    就在周媛忙着画花笺的时候,雪松公子终于回到了王府。

    几前周媛就让暗卫加急传信,将明吉冼中毒一事告诉了他。雪松公子接到信后不敢耽搁,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

    孙太医那日摔断腿后就呆在家中足不出户,实际上却暗中来过王府两次,为明吉冼放血疗毒。如今明吉冼的病情算是控制住了,但孙太医也

看《农家有女超凶狠》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