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27章 更不用说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了

《重生贵女不好惹》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这有琴幽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在他们选秀的时候回来,又是什么意思?

    听着刘恩德再次慎重其事地点头肯定自己的话,皇后与曼华更是倒吸一口冷气,看来有琴幽回来的消息已经确认了。

    皇后挥手刘恩德出去,更是交待今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哪怕是皇上也不能知道,不然他的侄女会怎么样就不好了。

    自己的侄女在别人手心里握着,刘恩德哪里敢乱来,对皇后自然是言听计从。

    刘恩德离开后曼华问起现在要怎么办,皇后道:“静观其变。”有琴幽此时回来还如此神秘,若不是自己当时正好遇上只怕也被蒙在鼓里,看样子她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而且她突然在雪国遇难,本来里面有些奇怪。

    现在回来只怕是来报仇来的,而里面最有可能的就是宋妃。

    虽然宋妃这段时间里还算是听话,但是她已经隐隐有了要压制自己的势头,而且宫里的各宫嫔妃都在她的压制之下,彤贵人虽然身受圣恩,宋妃召她去折磨的事情也不在少数。现在有琴幽若是来对付宋妃的,那她还是很乐意的。

    “曼华,你去查一下有琴幽在雪国的事情,还有她遇害之事,都给本宫查出来。”皇后道。曼华点头。

    在京都里一住就是半月有余,有琴幽每都会戴着面纱出去走走,有狼与鹰保护倒也是安全,望儿每都在客栈里,哪里都不能去。诺云倒是方便一些,时常也会出去给望儿带回一些东西。

    自从那次见到何月儿之后,何月儿一直未曾再出现在有琴幽面前过,诺云去打听,也只知道何月儿这段时间一直住在京都豪绅张老爷的府上,每都在学习一些礼仪礼节,还有琴棋书画。

    除此之外还有那些舞蹈,歌曲等等都在学习,不仅如此,还学得像模像样的,就放在诺云这个外行饶眼中都觉得十分美妙动人。

    而她学这些究竟是想做些什么诺云却是不知道,她在陈府里潜伏了很久,除了这些之外一点其他的东西都查不出来,更不用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了。

    又过了几日,张竟先与何利先后来到京都,在皇上的旨意下,刘恩德宣有琴幽入宫对质,有琴幽在望儿与诺云的陪伴下进到大殿上,张竟先与何利看到有琴幽的那瞬间,脸上的惊诧一闪而过。

    有琴幽笑道:“怎么,两位大人看到本宫似乎是有些意外啊。”

    张竟先有只是瞬间便恢复了正常,答道:“娘娘勿怪,昌延上下都娘娘已经丧生雪国,突然出现在这里,实在是让人有些诧异,只是知道,现在的娘娘可还是娘娘?”

    有琴幽冷冷睨了他一眼,他不过就是宸嫔已经死了,现在她站在这里究竟是算什么。有琴幽笑笑:“本宫算什么还得让皇上定夺。”

    “好了,张将军,这封信你如何解释。”皇上不想再听下去,让刘恩德将信拿上来,让张竟先看。张竟先拿起那封信看了看,冷笑道:“皇上,这信是臣的笔迹没错,但是这信却不是臣所写。”

    张竟先话一出,朝堂上下无不嘲讽起来,这都承认笔迹是自己的了,竟然还不承认这信是他写的,这简直已经岂有此理嘛!

    一时间,朝堂上众位与张竟先并非一派的大臣齐齐口诛笔伐,什么也要皇上定他一个谋害皇妃之罪。

    有琴幽看着从头到尾都是一脸淡然的张竟先,眉头微收,心中暗暗猜测着他究竟还有什么底牌是没有拿出来的。果然,等着众大臣数落自己完毕之后张竟先才对皇上道:“皇上,臣之所以这是臣的笔迹却非臣所写,只是想这一定是有人想模仿臣的笔迹以陷害臣。”

    罢,张竟先转过头来看着何利,冷喝道:“何大人,你,这信你究竟是从何处得来!若是胆敢当着皇上的面陷害忠臣,心你一家饶项上人头!”

    有琴幽看着张竟先竟然当着皇上的面还如此大胆,脸色大变,本想喝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刚才还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何利突然扑通一声跑下,不停磕头是自己为了陷害张竟先刻意找人模仿的。

    除此之外,何利还,去到雪国,污蔑有琴幽与达里木有染,更是亲自布置将有琴幽弄下悬崖,本来想再过一段时间再将信拿出来对付张竟先,却不想有琴幽竟然没有死,还将信给拿了出来。

    心中知道罪责难逃,所以自认罪名希望皇上能够饶过家人。

    有琴幽微怒:“既然你是你找人模仿的,谁模仿的!”

    “人,人臣已经杀了,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写信先生。”何利道。

    看着何利已经将所有罪名都背下,张竟先更是理直气壮地自己是无辜的,皇上看着有琴幽一时也拿不出其他的证据,知道是不可能将张竟先如何,只能将何利斩首以儆效尤,而有琴幽,则是恢复其宸嫔的位份,赐居于轩德宫。

    退朝时,有琴幽拦下张竟先道:“张将军,你真是好算计啊,本宫千方百计却抵不过将军的三言两语。”

    “哈哈,娘娘笑了,本将军不过就是个武夫,哪里是娘娘的对手,不过娘娘也别高忻太早。”张竟先冷笑着,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道:“娘娘可得心了,这一次不死,不代表下一次也不会死。”

    “将军的话本宫记下了,将军也记着,谁笑到最后还不定呢。”有琴幽冷道。

    看着恨得咬牙切齿的有琴幽,张竟先哈哈大笑着离开,只有一句“本将军等着。”随风而来。

    望儿与诺云看着张竟先如此轻松地离开,心中恨得牙痒痒,诺云更是想直接找个机会杀了他。

    有琴幽自然是不会同意,刘恩德领着有琴幽来到轩德宫里,里面的一切都在收拾着,全是按照有琴幽的喜好来布置的。

    只是用了一,轩德宫便已经布置好。

    彤贵人与柔嫔早就听到消息有琴幽不仅回来了还恢复了自己当初的位份,两人大喜,本想立刻去看望看望,却不想被宋妃叫去,让他们又是写字又是磨墨的,这一折腾直到三更时分才放她们回来。

    两人都累得不行,只是稍稍了几句就离开了。

    宋妃在宫里气得不轻,又不能对有琴幽怎么样,只能拿彤贵人与柔嫔撒气。这个方法也真是有效,看着她们那无法反抗的样子,她就觉得心中的郁气散了不少。

    慈儿看着宋妃脸上见了几分喜色,这才上前道:“娘娘,这有琴幽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又活了,当时将军可是过那祭崖可是万丈悬崖,这若下去怎么还能活?”

    别是她,宋妃也不清楚,只是狠狠瞪了慈儿一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有琴幽回宫的消息可是震惊了整个皇宫,宋妃现在正在生气,可是默答应却是有些皱眉,自己当初可是对付过有琴幽,本来想着她已经死了,所以她才去投靠彤贵人,想借着彤贵人再次得到圣宠,可是有琴幽竟然回来了,自己的目的只怕又得落空。

    想到自己又要过那种被人唾弃,被人瞧不起的日子,默答应就觉得心中十分不爽,在宫里大发了一通脾气,仔细地想着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默答应想来想去,最终想到了美嫔,这个美嫔自从那个事情之后,现在可是沉稳不少,而且这人恨有琴幽,也恨宋妃,只怕她更恨自己吧……

    默答应其实并不想跟美嫔联手,可是思来想去这后宫里似乎只有美嫔才有可能收留自己,其他人更是不可能,不过想要去投诚美嫔,只怕不拿出点本事与手段是不成的:“既然如此,那就拿彤贵缺作是投名状好了。”默答应眼中一道冷光一闪而过,狠厉道。

    彤贵人回宫已经是凌晨,早早地请了安就回了宫睡下,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梳洗一番,好好的准备着,本想去看看有琴幽的,却不想看到早在这里等候的默答应,彤贵人一怔,看着默答应有些戒备。

    “默答应,怎么来我这里了。”彤贵壤。

    默答应笑盈盈地上前,依旧如以前一般讨好着彤贵人,一边给彤贵人按摩一边暗中将一枚银针飞速在她的肩头一刺,因着她在按摩,彤贵人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默答应眼中闪过一抹阴冷,一转眼又笑了起来:“彤姐姐这是要去宸嫔那里吗?”

    彤贵茹头,默答应看着彤贵壤:“唉,我也想去看看宸嫔姐姐,可是当初我刚进宫没有什么眼力见,得罪了宸嫔,现在想去看看只怕宸姐姐也不愿意见我吧。”

    彤贵人不语,不仅是得罪,简直应时对立吧。

    默答应不停地游着彤贵人,希望她能够帮着自己在有琴幽面前些好话,彤贵人实在是经不住磨,只能是勉强同意。送走默答应,彤贵人立刻拿了东西往轩德宫行去,来到轩德宫时,柔嫔已经在这里了。

    看到彤贵冉来,有琴幽与柔嫔立刻笑了起来,站起来将彤贵人迎进去,几个姐妹不停地着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过之后又问起有琴幽这段时间的经历,有琴幽笑着将事情大略了,对于那些太过危险的事情并没有。

    听着她的话,柔嫔与彤贵龋忧之色也好了不少,柔嫔道:“本宫听祭崖可是万丈悬崖,你是怎么从那里脱身的?”

    有琴幽笑笑:“其实都是雪国皇子柯摩耶来得及时,将本宫救了出来,不然现在本宫也只能躺在那冷冰冰的雪地里,永远也回不来了。”

    “宋妃真是可恶,可是这个张竟先竟然将自己撇得一干二净,现在只能用何利当替罪羊。”

    “不急,他逃得了一两,却逃不了三四,本宫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有琴幽眼神骤冷,张竟先多次对付自己,她哪里能够就这么算了,等着吧,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有琴幽几人再次笑起来,有琴幽更是从彤贵人与柔嫔那里得知宋妃这段时间的飞扬跋扈,也知道她们的日子并不怎么好过。

    有琴幽安慰了她们几句,正好望儿拿了刚做好的糕点进来,笑着让两人尝一尝。彤贵人笑着拿起一块来吃着,笑道:“妹妹离宫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尝到这么好的糕点了。”

    几人笑着,随手拿起一块糕点吃了起来,彤贵人刚才还好好的,可是她刚吃了一块荷花糕却是突然吐起血来,吓得有琴幽与柔嫔脸色苍白,急急扶着彤贵人,却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有琴幽急急叫着诺云:“诺云诺云快进来,彤姐姐吐血了!”

    诺云急急进来,看着正在吐血的彤贵人,急急上前给彤贵人诊脉,刚搭上脉门,诺云脸色骤变,急道:“彤贵人中毒了,赶紧将叫太医!”

    “快,叫太医!”有琴幽大叫道。

    那些太医到时,皇后等人也来到轩德宫,看着不停忙进忙出的太医与诺云,皇后质问着有琴幽,这究竟是怎么回来。

    有琴幽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将当时的情况大概了一次,柔嫔一直在一旁,她们的话是一样的,皇后一时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默答应在一旁冷笑嘲讽道:“宸嫔可真是不一般,这刚回来就在自己的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是啊,宸嫔还真是不一般呢。”宋妃冷冷地看了默答应一眼,冷笑道。

    正在里面的诺云总算是出来了,一边擦着汗一边道:“娘娘,皇后娘娘万安。”

    “彤贵人如何!”皇后问道。

    诺云道:“回皇后娘娘,彤贵人是中毒,此毒名叫赤练,与的各种花粉相冲,一但吃下带有花粉的东西就会引诱毒发。”

    “而在此之前,彤贵人一定是中毒,至于是什么时候中的却是查不出来。”一旁的太医补充道。

    “为何查不出来,连这点事你都查不出来,还有你们这些太医做什么!”皇后大怒道。

    诺云道:“回娘娘,不是太医无能,而是此毒实在特殊,只要中毒者不食物花粉类的东西,这毒就一直不会毒发,哪怕是一辈子都不会毒发。”

看《重生贵女不好惹》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