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六十四章 孙承宗的六馆

《明末小进士》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袁方一行在宁远城住了一晚,第二天他视察了宁远城的城墙,现在的城墙多半都被鞑子所破坏,急需重新修筑。

    祖大寿说了一大堆的困难,最终的目的还是要钱,袁方答应先拨十万两给祖大寿,让祖大寿尽快地把城墙修筑起来。

    袁方提出要去城外看一看百姓们开垦田地,祖大寿坚决不同意,他说宁远城郊还有鞑子出现,很不安全。既然祖大寿这样说了,袁方也就不再坚持,他要祖大寿尽快把觉华岛上的那六千辽民迁过来,加快这座城市的基础建设。

    袁方正在与祖大寿谈论着事情,赵率教派人从前屯过来禀报,孙承宗已经到山海关,请袁方立即赶回去。

    袁方只好下令回关,出发前,他命令祖大寿,从觉华岛增调一些人马过来,为迎接大军进驻宁远城作好准备。

    袁方离开了宁远,一行人经过两天的行程,返回了山海关。

    回到山海关袁方才知道,这次回到山海关的只是孙承宗,阎鸣泰还在京城没有回来。

    袁方一到山海关没有急于回府,而是直奔山海关总兵府。总兵府并非是总兵的府邸,而是山海关最高办事机关所在地,督师和经略的府衙都设在这里面,当然,总兵衙门也在里面。

    袁方来到孙承宗面前行礼道:“学生拜见恩师!”

    孙承宗微笑道:“袁方呀,本督一回到山海关就感受到了一股紧张的练兵之气氛,全军上下都在勤于兵事,与本督离开前的情景大不一样,之前的人浮于事、敷衍散漫的风气已荡然无存,这都是你治军之功呀!快说说,想让本督给你什么赏赐?”

    袁方道:“这都是恩师的治军之道而形成的一股正气之风,学生只是恩师授权在山海关的一个执行者,学生不敢冒功领赏。”

    “哈哈哈……”孙承宗长笑一声,道,“不愧是本督的学生,完全领悟了本督的精髓。”

    袁方恭维道:“这都是恩师教导有方!”

    孙承宗问:“你来山海关有些日子了,而且又出关巡视了一圈,对现今之状态有何看法呀?”

    袁方道:“学生去过了义院口一带,又去了前屯卫、中前所和宁远,前屯卫和中前所都治理得很好,军事生产两不误,就是宁远城有些跟不上。”

    孙承宗道:“这不能怪祖大寿,本督派他去宁远没多长时间,他们能有现在的局面已经很好了。”

    袁方道:“宁远的城墙急需加固,学生已擅做主张,答应先拨十万两银子给他们。”

    孙承宗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你先坐下吧!你做得很对,本督在临离开之前就决定调拨二十万两银子给他们用于筑城,只是当时时间紧迫所以没来得及下达这个命令。”

    袁方又道:“学生认为现在在宁远的军队人数太少,必须再增派人马过去,以加强宁远的防务,这样也可以给那里的百姓一个安全的保障。”

    “孙承宗问:“你认为加派多少人过去合适?”

    袁方答道:“三营人马,最好能把骠武营调过去,以加强宁远的机动作战能力。”

    骠武营是个三千人的骑兵营,孙承宗同意了袁方的建议。

    袁方又向孙承宗说起了赵率教的事情,孙承宗告诉袁方,赵率教擅杀蒙古人的确不应该,这会影响到我们与蒙古部落的关系,蒙古人犯了法把他们抓起来是可以的,但是要交给王总督来处理,他是负责辽东汉蒙关系的总督。

    袁方问:“难道就不能给赵率教免责吗?”

    孙承宗道:“这件事叶阁老和魏公公都知道了,他们两已经同意免除赵率教的罪责,但是,你要告诉赵率教,此类事情今后绝不永许再犯。”

    袁方道:“多谢恩师网开一面,赵率教的确是个军事人才,学生才极力为其求情。”

    孙承宗在袁方面前强调,我们应该把处理好与蒙古诸部落的关系作为重要事情来办了。他也是相当重视对蒙古诸部落的拉拢,他让袁方与王象乾合作,重点来做这件事情。

    孙承宗对袁方道:“袁方你随本督去一次译审馆,本督让你见一个人。”

    “见谁?”

    孙承宗道:“王世忠。王世忠本是女真族人,本名革把库,是女真南关即哈达部首领王台的后人。他现在是我朝的副总兵,我这次特地从京城把他带过来,执掌译审馆。”

    孙承宗为了招揽天下豪杰,在辽东设立了占天馆、查地馆、译审馆、侦谍馆、异才馆、大力馆。而这个译审馆就是孙承宗设立的六馆之一,译审馆是专门吸收识写夷字,通说夷语及情事者的机构。

    袁方跟着孙承宗来到了译审馆,在这里他见到了王世忠,此外还见到了两位也是孙承宗从京城带过来的文官,一位是兵部职方司主事鹿善继,一位是兵部武库司主事杜应芳,这两位都是孙承宗带过来协助王世忠的。

    王世忠是女真南关即哈达部首领王台的后人,他是猛骨孛罗的次子,乌尔古岱之弟。

    一直以来女真海西四部叶赫、哈达、辉发、乌拉都以南关为尊,在南关被建州女真努尔哈赤吞并的时候,王世忠只有六岁,后来他流落到京城受明朝抚养长大。

    北关首领有一个女儿名叫中根,中根与王世忠是表姊弟,后来中根嫁给了林丹汗为妻,备受恩宠。因为南北关两部除了投降后金的只有中根与王世忠两人在外,所以中根非常思念他这位在明朝的表弟。

    王世忠被朝廷封为卫护北关的副总兵,结果还未到职,北关就已被努尔哈赤消灭了。王世忠没有任所,在北京无所事事,消磨时光,十分落魄。孙承宗了解到他与林丹汗之妻中根的关系之后,立即奏明朝廷,调到山海关译审馆,孙承宗还把皇上赐给自己的蟒袍与器仗赠给他,他对孙承宗感激不尽,对孙承宗万分敬重。

    王世忠知道孙承宗和袁方来了,他恭恭敬敬地将二人迎入译审馆,让到上首就坐,在座的还有鹿善继和杜应芳。

    礼毕之后,孙承宗要把袁方介绍给王世忠,王世忠告诉孙承宗,他在京城已经听说过袁方的大名,只是一直无缘谋面。

    王世忠说完,走到袁方面前行礼道:“末将久仰袁公子大名,素有结交之意。”

    袁方道:“我也诚心与王将军交往。”

    孙承宗非常赞许属下之间友好往来,他不但把王世忠介绍给袁方相识,还把鹿善继和杜应芳也向袁方做了详细的介绍。

    鹿善继是北直隶定兴人,字伯顺,万历四十一年的进士,与高攀龙、左光斗交情很深。

看《明末小进士》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