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六十五章 拨开云雾

《明末小进士》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鹿善继的祖父叫鹿久徵,也是万历年间的进士,担任过息县知县。在他担任知县期间,朝廷传令丈量田地,各地都要把田地分为上中下三等予以登记,鹿久徵却把息县的田地都当作下等进行登记,因为田地登记为下等,百姓所承担的赋税就会低,他认为丈量田地的目的,应该是为了解除百姓的贫困,而不是增加百姓的负担。后来他补山西襄垣县,擢陕西道御史,又补江西道巡按苏松诸郡,皆伉直任事,勤政爱民,又敢于犯颜争辩,很具正直儒者之风范。

    鹿善继的父亲叫鹿正,苦行守节,自我砥砺。曾经有一个县令想见他,当时他正在给田施粪,扔下铲子就走上前,毫不磨蹭。他替别人的困难着急,就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人们都把他称为鹿太公。

    鹿善继秉承了祖父和父亲的优点,为人正直谨慎。早年担过了户部山东司主事,中间为母亲丁忧三年,后起复原任。当时辽东军饷中断,他几次请求拨出国库银,万历皇帝朱翊钧不做答复,正好广东运来了金花银,他向尚书李汝华提议,“与其奏请皇上不肯拨出的国库银,为何不留下这些还没入库的银子?”

    李尚书同意鹿善继的提议。

    按照旧制,金花银应当收进国库,供各边镇使用,他们擅自做主把金花银截留了,皇上发怒了,扣了鹿善继善继一年官俸,贬官一级,外调地方,李汝华也被皇上罚俸两月。

    直到天启元年辽阳失守后,鹿善继因有才干被改任兵部职方主事,现在跟着孙承宗来到了山海关。

    鹿善继在京城的时候,就听说袁方砸了东林党人的首善书院,虽然他并非东林党人,但是对袁方的这种行为他还是颇有微词的,所以他见了袁方并不像王世忠那般的热情。

    杜应芳就比鹿善继热情多了,他主动走向袁方行礼道:“应芳给山海道行礼了!山海道年轻有为,而且深得前方将士们的信赖,我十分愿意与山海道一同守卫这道防线。”

    袁方客气地回礼道:“共同努力!共同努力!”

    “大家都认识了,下面我们就谈一谈正事。”孙承宗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问王世忠,“近日蒙古方面可有信息传来?”

    王世忠道:“前个月,虎墩兔憨(林丹汗)派人来,看到枢辅大人对下官十分器重,又格外恩礼,回去禀报大汗,大汗甚是感动,准备派使者前来谒见枢辅大人,以通永好,共拒建奴。”

    王世忠所说的枢辅大人指的就是孙承宗。孙承宗听说后高兴道:“这是一件大喜事,本督热烈欢迎虎墩兔憨使者的到来。”

    王世忠道:“请枢辅大人给一个明确的时间,我好向虎墩兔憨邀约。”

    袁方看了一眼袁方,问:“袁方你安排一下与虎墩兔憨使者见面的日程吧!”

    袁方道:“事不宜迟,时间就定在二月上旬,我们在义院口接待虎墩兔憨的使者。”

    孙承宗对王世忠道:“你转告虎墩兔憨,二月上旬,本督委任袁方作为本督的全权代表,在义院口接待他的使者。”

    这件事谈妥之后,孙承宗和杜应芳就先返回了总兵府,留下袁方和鹿善继在译审馆。

    袁方不知道鹿善继不理自己的原因,但是为了工作,袁方还是主动地上前去与他打招呼。

    鹿善继是个四十七岁的中年人,袁方官职虽然比他大,但却能够放下身段与之对话:

    “伯顺兄,我在京城常听家岳赞颂你,‘学行著世,忠正节义,尤以躬行任事而闻名,海内争以孤凤似之’”

    鹿善继道:“令岳乃东林嫡派,洙泗正脉,大儒也。鹿某三生有幸,能以平生之仰为山斗者而交臂遇之。而你袁方,却做出亲者痛仇者快之事,鹿某不屑于之为伍。”

    袁方心想,这个迂腐之人一定是对自己砸了首善书院怀有很大的偏见,他明知故问:

    “愚弟做了什么亲者痛仇者快之事?还请伯顺兄言明。”

    鹿善继凶巴巴道:“你砸了人家的首善书院,难道不是亲者痛仇者快吗?”

    袁方道:“伯顺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个首善书院应该砸。”

    “应该砸?”鹿善继鼻子里“哼”了一声,又接着道,“亏你还是个读书人,这样的话也说的出来。”

    袁方问:“我们为什么要来山海关?”

    鹿善继答:“保家守土,匹夫有责。自辽东兵败,建奴侵占我辽东大片土地,并对我百姓烧杀掠抢,在此国难当头之时,我等七尺男儿,应当为国效力,这山海关是抵御建奴的最前线,所以我们来了。”

    袁方又问:“国难当头,我们应不应该唤起民众共同御敌?”

    鹿善继道:“这是应该的。那么跟你砸首善书院又有何关系?”

    袁方告诉鹿善继,首善书院只是单纯地灌输孔孟之道,全然不顾当前辽东的危机,而把唤起民众之责搁置一边,这个书院其目的不是为了国家,而是以招纳党徒为目的,这样的书院有何存在价值?

    鹿善继道:“就算是你说的这样,你也不应该擅自把这个书院砸了。”

    袁方问:“你听谁说的是我擅自把书院给砸了的?”

    鹿善继想都没想就到:“都是这么说的呀!”

    袁方道:“我是奉了皇上的口谕去执行砸书院的。”

    鹿善继吃惊道:“当真?”

    袁方道:“当真。这件事孙大人也知道,不但孙大人知道,叶阁老也知道,家岳高大人也知道。”

    袁方把叶向高和高攀龙抬出来,是因为这两人都是东林党的人。

    鹿善继更加吃惊了:“原来不是京城流传的那样!”

    “京城的传言都是道听途说。”

    鹿善继在袁方面前倒头就拜:“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误会山海道,还请山海道赎罪!”

    袁方笑着把鹿善继扶起,道:“不知者无罪。现在我们身处前线,都是督师麾下的将领,更应该团结一致,让我们携起手来一起建立一个稳固的山海防线。”

    鹿善继激动道:“山海道的一席话令鹿某茅塞顿开,拨开了云雾,从今往后,我一定全力配合山海道!”

看《明末小进士》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