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六十六章 满桂的建议

《明末小进士》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袁方与鹿善继二人越说越兴奋,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因为时间已是下午的申时,袁方主动邀请鹿善继去府上用晚膳,鹿善继欣然应邀。

    二人离开译审馆,坐了轿子往袁府而去。

    袁府并不在闹市区,地处偏远,从译审馆出来,轿夫走了将近半个时辰才到。

    下了轿子,鹿善继感叹袁府的阔气,他来山海关不是一天两天了,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个好地方。

    袁方告诉鹿善继这所宅子是王在晋分给自己的,还包括对面那所独院,鹿善继更是羡慕不已。

    二人边说边进了院子,袁方看到把门的头目是个蒙古人,又联想到刚才的译审馆。

    袁方请鹿善继在客厅坐下喝杯茶先,因为现在离开饭的时间还早。

    两人坐定之后,鹿善继突然问道:“山海道,我听说铁厂堡那边的矿山是你的,是吗?”

    袁方道:“是的。那座铁矿原先是孙得功的,他叛逃鞑子后,他的产业就没收了。因为我招抚哈刺慎部的功劳,王经略就把那座铁矿奖赏给我了。”

    “哦,原来如此!”鹿善继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王总督和王经略最担心的就是蒙古部落与建奴苟合,他们最希望的是蒙古部落能为我所用,与我共同对付建奴,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对西部蒙古诸部过分迁就,天天讲抚夷、用夷,却不注重力修内备,花朝廷的钱,款虏媚虏。我看虎墩兔憨也罢、炒花也罢,都给惯坏了,我们每年给他们的抚金超过了百万,他们还不满足,狮子大开口,向我们要价也越来越高,这样下去,没完没了,长此下去,我们的内帑都会被他们吃空。”

    袁方道:“伯顺兄所言,我也很赞同。就拿赵率教的事情来说,明明是抽扣儿有犯罪的事实,而王总督却对赵率教纠缠不放,甚至把赵率教的旧账也上报了朝廷,很明显是要把赵率教置于死地呀!”

    鹿善继赞同道:“这就是媚虏之表现,明知其犯法而不追究,反对执法者穷追其责。”

    袁方道:“对于抚夷用夷之问题,我主张与蒙古部落保持一定的关系便可,对其部落能为我所用的,当抚则抚;有耍滑头见风使舵的,当惩则惩。只要我们做到不卑不亢,不温不火,使其起到牵制建奴的作用,才是我们所应该追求的目的。”

    鹿善继道:“可是有人热衷于抚夷,说是用夷比募兵省钱。我们募兵二万,一年的饷银就要花去一百九十四万两,如果抚夷守边,百万两银子就够了,还能省下一半的银子。”

    袁方知道鹿善继所指之人是王象乾,天启元年,王象乾曾向皇上疏陈守御关外及召抚插汉诸部方略,他的方略得到朱由校的极力称赞,这一次他来山海关就是专门负责抚夷的。

    袁方很赞同鹿善继的看法,所以他说道:“我看抚夷绝对代替不了募兵,即便花一百万两来抚夷,我们还是不能省去一百九十四万两。很明显,边塞一定要有我们自己的军队,才能确保边关的平安。”

    二人正议论,布仁夫进来禀报,说是有一个叫满桂的将领求见。

    袁方前几天见过满桂一面,那是整军结束后,袁方为喜峰口将领饯行时,在酒宴上见过他,他现在是喜峰口的一员参将。

    鹿善继听说有客来访,他主动提出:“山海道,我先回避一下。”

    袁方道:“伯顺兄无需回避,一起听听满桂将军有何话说。”

    原本站起身的鹿善继又坐了回去。

    袁方对布仁夫道:“快请满桂将军进来!”

    布仁夫出去没一会功夫,就把满桂领了进来。

    满桂是宣府人,蒙古族,曾任石塘路游击,现任喜峰口参将,三十来岁年纪,长得虎背熊腰,颧骨很高,眼睛细。身披盔甲,外罩黑色战袍。

    “末将参见袁大人、鹿主事!”

    袁方对满桂微笑道:“满桂将军,请坐!”

    “多谢袁大人!”满桂谢过后,就自己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袁方问:“满桂将军为何事而来?”

    满桂道:“末将听闻要派将领去宁远,末将愿意领一营人马前去协防。”

    袁方知道满桂是一位很能打战的将领,对于满桂的主动请战袁方当然很高兴,但是袁方没有调兵之权,他这个代理经略的权利,在孙承宗来到山海关就自动失效了。

    “调谁去宁远,孙大人会有全盘的考虑。你能够主动请缨,是不是已经有了如何防守宁远的计策?”

    鹿善继也道:“是呀,如果你有良策,我们可以把你推荐给枢辅大人。”

    满桂道:“末将并无良策,只是有一腔报国之热血,哪里最需要末将的地方,末将就会去哪里。只是,只是——”

    满桂的话讲到一半没有往下讲,袁方鼓励满桂把话讲下去:“说吧,只是什么?”

    满桂起身继续说道:“说到全盘考虑,末将以为蓟辽山海应当看作一盘棋,在东路而言,其中燕河营、建昌营、石门寨、山海关这四路最重要,应当侧重防御。但我西路也不能疏忽,西路边防线长,隘口众多,地形复杂,且近京师,而历来兵少,必须加强这方面的兵力布防。总督大人觉得西部长城外边是虎墩兔憨的地盘,只要朝廷多花点银子,搞好抚夷用夷就可万无一失。其实这样的想法实在是要不得,虎墩兔憨虽然可用,但也有靠不住的时候。末将是蒙古族人,不该说本族的坏话,但是西部蒙古部落为了各自的利益,常常是出尔反尔的,这都是有目共睹的。东北方的科尔沁部、喀尔喀部原本也是和大明交好的。前些年,这几个部落经不住建奴的压力和诱惑,全都被拉拢了过去,努尔哈赤娶了科尔沁部明安贝勒的女儿为妻,结果科尔沁部成了建奴的盟友,努尔哈赤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喀尔喀的首领,喀尔喀部就成了建奴的帮凶。所以我认为,对察哈尔部、喀喇沁部、炒花部、朵颜部也得防着点,不能一味地安抚他们。”

看《明末小进士》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