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邱澜姐姐

《灵缘界》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这一日,沐青被打的皮开肉绽,痛昏过去三次,但他却始终是一脸傲然,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几乎发了疯的那个刁家的公子——刁笑笑。

    待日头西斜,沐青才被抬回了之前的小屋。

    沐青满身是血的躺在床上,嘴角却露着浅浅的笑意。

    那位主刑的刁笑笑也只不过是开灵后期修为,那四名大汉均是凡人,在这一天的行刑中,他们并未发现沐青体内已经积聚了不少的灵力,更加猜不到他可以自行冲开封闭的窍位。

    所以,虽然皮肉之苦受了不少,可经脉、修为,却是丝毫未损。

    这些皮肉之苦虽然难熬,但比起之前沐青吞下那颗大道丹时的苦痛,那简直是天壤之别,更何况,这肉身的疼痛到了一定程度,沐青就昏过去了,不像当时那种越痛感觉越清晰,让人生不如死的境地。

    沐青躺在床上,体力灵力一动,封闭的窍位就已打开,于是开始再次吸纳灵气入体……

    昨天那一夜,沐青感觉自己的灵力已经开始在经脉中形成一股细细的气流,即便不去催动,这股气流也会沿着经脉自行流淌,时刻冲刷着经脉,改造着肉身,按他的估计,如此修炼上一个月,自己就可以开始修炼那土遁术,到时候自然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刁家?再见喽!

    等下次再见,就不是你们来折磨老子,而是老子要好好招呼一下你们!

    凭自己五行天灵根的逆天资质,躲起来修炼几年,小小的刁家也就只有任凭宰割的份了!

    虽然自己家族大难,父母和小妹失踪并不是刁家直接所为,但和刁家也脱不了干系,即便是脱得了干系,那这番折磨,这番欺凌的账,还是要好好算算的!

    沐青正在修炼,突然房门吱扭扭一响,一个轻轻的脚步走了进来。

    沐青忙收了功法,装作昏死过去。

    只听那脚步声已经走到内室门口,却是突然发出“啊——”的一声女子的惊呼,紧接着,一个人就已经趴伏在床边,一只轻柔的手掌就扶在了沐青肩膀上一处血淋漓的伤口上。

    沐青假装昏迷,心中却已经知道,来的这人并非别人,正是昨日那位来色诱自己的妙龄少女——邱澜。

    此刻只感觉邱澜取出了一方丝帕,沾了清水,在沐青脸颊上轻轻擦拭,丝帕凉凉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似乎顿时消减了不少,就好像自己小时候受了伤,娘亲给自己擦拭脸上的伤口一般。

    待把脸擦拭干净,邱澜出去换了一盆清水,又开始擦沐青的脖颈和四肢。

    接着又是换水,这次却是缓缓将沐青的衣襟解开,开始擦拭沐青身上的血痕。

    沐青只觉得邱澜的动作轻微细腻,那纤纤玉指时而接触到自己的肌肤,顿时传来一股奇妙的感觉,几乎让自己这假装昏迷难以继续。

    突然,几滴水珠滴落在沐青的胸口!

    穿来一丝冰凉……

    她哭了?

    她竟然哭了!

    沐青只觉得邱澜已经停止了擦拭,用衣袖去摸脸上的泪珠,口中还喃喃自语道:“刁家,你们太狠了,这样柔弱的一个孩子,竟然能下这样的狠手!”

    说完这一句,邱澜好似哭的更加伤心起来,竟开始低声抽泣。只听她继续道:“这孩子长的真好,皮肤白白的,眉清目秀,像个小姑娘,弟弟,你若还在世,也是这么大了吧!”

    弟弟?

    沐青心中一愣。这位邱澜姑娘有位弟弟,似乎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听这话头,好像是已经去世了。

    只听邱澜继续道:“弟弟,姐对不起你,连你最后一面也没见到,都是姐不好,姐当年不该任性的离开,不该惹你哭……”

    说着,邱澜竟然爬在沐青身上,口中呼喊着“弟弟,弟弟”,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就好似沐青是他弟弟的尸身一般。

    这下沐青惨了,之前装昏迷,此刻却被人当做一个死人,还抱着痛苦流涕,还哭的这么伤心,怎奈自己装都装了,却也不能突然“诈尸”啊!

    ……

    邱澜哭了好一会儿,情绪终于平复了下来,似乎很不好意的把沐青胸前的泪水拭干,又出去换了一盆清水。

    沐青这下真的紧张了。

    她,她不会是……

    不会是要脱我的裤子吧?

    大姐!我可不是你弟弟啊!

    男女有别好不好!

    人家是黄花大小伙子好不好!

    就算真是你弟弟,你也不能脱他裤子吧!

    沐青心中呐喊着!可是,该来的还是会来!

    邱澜一双纤手已经摸在了沐青腰间……

    不要啊!

    沐青实在是憋不住了,只得嗯了一声,缓缓把眼睁开……

    邱澜一看沐青醒了,立刻关切的问道:“小兄弟,你的伤势怎么样?疼不疼?”

    沐青此刻伤势均是皮肉伤,疼是疼,但却能忍受,却故作一脸痛苦的道:“疼,全身都疼,疼死我了!”

    邱澜顿时又要哭,沐青急忙道:“不过没事,我皮糙肉厚,死不了。”

    邱澜道:“那刁家为何要如此对你一个孩子?有什么深仇大恨?”

    沐青惨笑一声,道:“我也不清楚啊,一开始好吃好喝的待我,还让你来跟我……那个,可突然就变脸了,把我打的半残,非要我说出什么宝物所在,我哪里知道什么宝物所在啊!”

    邱澜听沐青说刁家让自己和沐青那个,顿时脸上映上一片红晕,低着头道:“小兄弟,不行你就求饶吧,或者乱编一个地方让他们去找,这样,至少能少受些皮肉之苦。”

    沐青神色一正,道:“男子汉大丈夫,岂有求饶一说?”突然又反问道:“这位姐姐,你怎么又来了?那刁家不是又让你跟我……那个吧?我今天就是想也不成了啊!”

    邱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满脸绯红的道:“你放心,刚才那个管家说怕你死了,让我来照看你。”

    “原来是这样……”沐青一幅恍然的样子,突然又问道:“这位邱澜姐姐,你怎么好像哭过?”

    邱澜闻听,立刻下意识的去抹脸颊上已经擦干的泪痕,口中道:“哭了?没,没啊,可能是你身上的血腥味冲了眼睛吧。”

    沐青却一脸坏笑的道:“邱澜姐姐,是不是你看我被打的这样惨,有些心疼我?是不是想起了家中的亲人?他们也被打的如此惨吗?”

    邱澜闻听一愣,呆呆的盯着沐青,眼中的泪花不争气的又滴了下来,却以异常冷静的口吻说道:“我家人都死了!”

    沐青也是一愣,目光闪烁的道:“原来姐姐也是个没家的人。”他说完这一句,顿时又想起自己的父亲、母亲、小妹、爷爷,还有族人们看自己那种又怕又恨的眼神,不由得和眼前这位邱澜姐姐有了几分同病相怜之感。

    邱澜露出一脸关切,问道:“小兄弟,你的家人也都死了吗?是刁家害死的?”

    沐青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道:“爹娘和小妹生死不明,爷爷和叔叔他们不要我了……”

    邱澜听沐青所言,脸上关切之色更甚,转而是一股凄然,这股凄然之色却是一闪即逝,所替代的是一股决然。

    她缓缓开口,道:“我和你差不多,五年前我离家学艺,可是却毫无收获,等我回来时,家没了,家里人都不在了,弟弟也不在了,我离开时他十岁,整天缠着我,我有时还有些烦他,可……他却已经不在了!”

    学艺?

    沐青听邱澜说到学艺二字,不由心头一动,靠近邱澜的一只手掌好似不小心的放在了邱澜扶在床边的一直玉手上。

    神识顿时从指尖涌出,直入邱澜体内。

    这用神识窥探别人肉身之法,是沐青自己琢磨的,他之前得到那白衣老者神识之力后,就感觉自己也应该可以像他那样,在接触别人身体,甚至是不接触别人身体时,就能探察到别人体内情况。

    只要神识之力够强,这自然是可以做到的,要不然那白衣老者怎么知道自己肉身和经脉远超常人的呢?

    果不其然,神识顿时将邱澜体内经脉看的清清楚楚。

    这第一次用神识探察别人肉身,沐青心里有些小兴奋,可更令他兴奋的是,眼前这位邱澜姐姐,竟然也是一位开灵修士,还是三水,两金,乃是一位上品三水灵根修士!比这资质再好的,也就只有普通四灵根、上品四灵根,再往上就是天灵根了。

    这资质也可算的上是绝佳了啊!

    可令沐青感到蹊跷的是,这位邱澜姐姐虽然是开灵了,但修为确实空空如也。也就是说,她竟然从来没有修炼过仙家功法!

    原来是这样啊!

    五年前,她应该是发觉自己开灵了,于是离家拜师学艺,但却没有找对门路,五年后回来,自己家里就发生了变故,这才跑到刁家为奴,是不是想从刁家找到修仙功法呢?很有可能!

    沐青神色如常的道:“邱澜姐姐,那我两个还真是同病相怜,干脆这样,你没了弟弟,我丢了妹妹,你就当我做弟弟,我也就多了一个姐姐,如此可好?”

    邱澜微微一愣,紧接着却一把将沐青搂住,呜咽着道:“好,好,好弟弟,以后我就是你的姐姐!”

    沐青被这温香软玉的怀抱抱的紧紧的,也是心里一阵舒畅,开口叫了一声:“姐姐。”

    两人抱了好一会儿,邱澜把沐青松开,却又是一脸绯红的道:“弟弟,我还有一事,那管家说,对你要双管齐下,耗的你身心俱疲,神魂颠倒,所以……我今夜……”

    沐青呵呵一笑,道:“那就睡呗,不过今晚我可不能出去了,我坐不起来。”说着,还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邱澜脸上更热,低头道:“那我搂着弟弟睡,你要是晚上疼了,就喊我。对了,我还没问你的名字?”说着,邱澜已经脱鞋,带着一股诱人的清香爬上床来。

    “我叫沐青,木生水边的沐,青山绿水的青。”

    ……

    这一夜,耳中听着邱澜轻柔的鼾声,鼻中传来少女那特有的体香,沐青睡的很熟,甚至连梦都没做,自然也没有修炼……

    他也是好久没睡的这么安稳了。

看《灵缘界》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