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此地多煤

《朔明》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清晨迷迷糊糊醒来,高进第一眼就看到了木兰,昨天晚上他给父亲高冲上完药后,就被赶到了木兰管着的这处火头营,当然说火头营也不恰当,因为这里的蕃奴和伙计虽然不用上阵厮杀,可各种累活苦活都是他们干的。

    “少爷。”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里,木兰将一碗清水递给了高进。

    “木兰,我爹说了,我来这里是和你一起管着这营头,你再喊少爷,叫我怎么服众。”高进接过了木碗闷声说道,在这里过分强调尊卑,只会让人疏离。

    高家商队的核心无疑是自家父亲和叔伯们,他们都曾是大明边军里的精锐,十来年下来高家商队在塞外跑商没出过大事,依仗的便是他们的经验和武力,只不过如今他们年纪大了,这两三年里也招了些年轻力壮的伙计进商队。

    伙计们待遇不算差,能吃饱,回了边墙还有一点银钱发,昨天木兰带回来的那些破旧皮料发给他们,也叫这些伙计们个个高兴得很。

    高冲觉得高进开窍长大,便让他来打理这火头营,其中也不无考较的意思,剩下的八名伙计最短的也在商队待了一年多,品性什么的也都摸清楚了,值得信任。

    高进明白父亲的心思,商队要做大,便不能光靠他们这些老人,就是未来商队换血,一帮叔伯的子侄们填充进来做骨干核心,也要从外面吸纳人手,充做羽翼辅助。

    木兰看着高进紧蹙的眉头,知道高进是真的生了气,她抿着嘴唇,仔细想了想,还是没有改口。

    “是,少爷。”

    一群伙计在旁边瞧着热闹,木兰是女子,可这女子眼睛毒手,谁偷奸耍滑,一眼便能瞧出来,更别说性子凶悍,又有本事动起手来,几个壮汉不是对手,谁做错了事情,那便要挨罚,鞭子抽下来才知道疼,谁还敢把她当女子看,眼下他们倒是头回看到这个凶娘们朝人服软。

    高进没有和伙计说什么,漂亮话谁都会讲,可最终人们看的还是你做了多少,父亲让他管理这些伙计,可不是用嘴的。

    他让木兰照往常一样管着这群人,自己则是吃了东西后,在旁边跟着观察学习。

    伙计们要做的事情很多,收拾营地,把货物搬上厢车和骆驼,还有清扫粪便,事情多是些琐碎的杂事,可是真做起来也忙碌得很,高进在一旁也会帮忙。

    开始伙计们都以为这位少爷是来当监工的,可是当高进和他们一块搬运货物,说着土话和他们拉家常的时候,他们才知道高进那是真和他们一块儿干活来的,心里面不自觉地生出了几分亲近。

    那边高冲和魏连海坐在厢车上,看着高进忙前忙后,搬货捡粪,魏连海不由对高冲道,“你还真让二郎去干这些杂事,也不怕被人小瞧!”

    “小瞧个啥,要服众,靠耍嘴皮子就行吗?”

    高冲瞥了眼魏连海,没好气地说道,这老魏说起来比自己更宠小进,木兰好好一个女娃子,非让她喊小进做什么少爷。

    “他要是连这些伙计都管不了,商队日后凭啥交到他手上去。”

    魏连海不出声了,高家商队最初便是一帮信得过高冲的兄弟们聚在一块儿合伙做生意,高冲的脾气他最清楚,高进若是没本事,这日后接班商队的事情自然是休想再提。

    “小进长大了,这孩子自己有主意,不用咱们替他操心了。”

    看着很快便和一群伙计打成一片的高进,高冲忽地感慨道,自己儿子是好孩子,不管是练武读书,这孩子都做得不差,也有一股狠劲,唯独性子冷了点,可是这世道,他们这种普通军户家门,有本事又如何,不懂人情世故,不会待人接物,肯定会活得艰难,就算有一身本事也要蹉跎了。

    谁能想到对马贼冒进犯险,堕马摔到,却把整个人摔得活泛了,都说这人经历生死会有大变,看来高进也是这般,因祸得福,只能说神佛护佑,就算不怎么信,日后也要找着拜拜。

    所有货物全都上了厢车和骆驼背上,商队上路了,伙计们赶着车队和骆驼,高冲他们一群军汉则是分作了两拨,轮流骑马护卫在商队两翼。

    先前因为风沙商队离了窟野河的主道,寻了避风的地方扎营,如今天气放晴,自是再次沿着窟野河的方向前行。

    高进驱马走在了队伍的最前方,这时他已经没了“初来”的生涩,当先打马沿着河岸行进,却是和记忆里后世的窟野河的河段进行对比,他在市地质队那几年,在野外的日子几乎都是在窟野河的各处河段边上度过的......

    比起几百年后,此时的窟野河显得要更加浑浊,不过大体河道却没什么变化,一上午商队都沿着河岸边的“道路”前行,说是道路其实就是平坦来往人多的河滩地,也都是坑坑洼洼的,好在商队运货主要靠的是骆驼,车队更大的作用是遇敌时用来结成车阵防御用的。

    高进很快发现了马贼的踪迹,就像父亲高冲说得那样,这伙马贼还是没死心,依旧阴魂不散地跟着他们,只不过比起前几天来,在不远处跟着他们的马贼显得小心了许多,那几骑监视他们的马贼没敢再上前挑衅。

    商队的军汉们自然没把这些马贼放在心上,而高进在发现了马贼踪迹后,又巡视了一圈车队,发现那些年轻伙计们也都没怎么担心害怕,显然昨天晚上的胜利让他们有信心,相信马贼们即便再袭击商队,也绝对讨不了好去,甚至于是过来给他们送东西的。

    快到中午时分,商队的速度缓慢了下来,这时候一阵大风吹来,窟野河两岸的山丘漫山遍野都掀起了黄沙,远处的山洼顷刻间消失在混沌茫茫之中。

    高进眯起了双眼,常年在野外和风沙打交道的他很清楚,这阵风沙是突发性的,不会持续很久的时间,饶是如此,商队还是去了就近的一处山洼里躲避这场沙尘暴。

    大约一顿饭光景,风沙过去了,四周静悄悄的,高进抖落了身上的沙土,策马出了山坳,窟野河的河水依然在他的脚下潺潺流淌,他向远处眺望,一望无际的陕北高原和毛乌素沙漠边缘的结合部,簇簇沙柳在沙漠中依稀可见,在烈日骄阳下形成了雄浑而凄美的壮丽风光。

    商队再次上路,高进却是策马到了队伍中央处,“爹,我打算去前面看看!”

    “和你陈叔一道去,路上小心些。”

    高冲没有阻拦,在他看来,找矿的事情没那么简单,不过既然儿子想要试试,便也随他去,到时候再教训也不迟。

    老陈策马到了高进身旁,没有言语,高进知道这位陈叔是个人狠话不多的性子,也不多说话,只说了句“麻烦陈叔了”,然后便策马向着前方一处内弯的河谷地前进。

    窟野河两岸有不少露天的浅表层煤矿,一般还带些伴生铁矿,窟野河出了神木县,往内蒙而去便是乌兰木伦河,这条大河支流不少,不过那些露天矿基本上都在主河道边上的河谷附近。

    老陈策马跟在高进身后,看着高进策马上了一座丘陵,四处观察地势,觉得这小子看起来倒也像模像样的。

    榆林镇这样的九边重镇,向来是出将的地方,读书人很少,高进读书,自然不是为了去考科举,但是能识文断字,在边地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就拿在榆林本地赫赫有名的那位“杜太师”来说,这位总兵大人最爱干的事情就是赤膊骑在马上,以不识字为荣。

    不晓得老陈正心里琢磨自己,高进此时正全神贯注地观察地貌,窟野河两岸的地形是典型的风沙滩地,冬、春两季多以西北风为主,那些沙丘之间或是低洼地方,分布有大小不等的湖盆滩地,这些滩地中部平坦,夏季水草茂盛,在这个时代便是蒙古部落天然的聚居地。

    这边水土流失严重,也养不活多少大部落,所以一路行来也荒凉得很。高进下了马匹,在老陈的诧异目光里,去了这处干涸河谷地的岩石滩边,拿着一柄小铁锤围着那些石头敲敲打打。

    老陈自然不懂什么地理堪舆,实际上高进说要出来找矿,他也和高冲一样,觉得高进是在闹着玩儿,至于这窟野河两岸有煤,那是傻子都知道的,毕竟每年冬天过去,窟野河春汛的时候就会发大水,堡寨里的人都会去河里捞煤,可是也不曾听说有人找到过煤矿的。

    高进浑然没有在意自己的举动已经被老陈当做了胡闹,事实上他能肯定脚下这片河谷地有煤矿埋着,窟野河两岸便是后世神东煤田的主要矿区之一,还基本上都是易于开采的浅矿,而且采出来的煤也都是低灰、低硫、低磷、高发热量的优质动力煤。

    对于那些岩石,高进可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是后世窟野河区域的煤炭浅矿区,一般埋藏深度也都在两米到四十米之间,因为水流侵蚀和风沙侵蚀的缘故,便会将那些最浅层的煤炭剥离出来冲入河水中,这也是每年窟野河发大水的时候,神木堡下面的堡寨都有人去河里捞炭。

    只是眼下,高进却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告诉老陈他们,这河谷下面便是个矿区,毕竟商队是担着风险出门做生意,便是父亲高冲也绝不会相信他的话组织人手来开矿,于是高进便只能拿着那柄锤子,在一片岩石间敲来敲去,看看能不能撞大运,正好碰见一块含煤岩系。

看《朔明》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